他已经把她折磨到这个地步了,还不放过她,她上辈子欠他的吗?

“你害过我,我也害过你,我们扯平了,现在,我只请你让我回到原来的生活。”沐之茵僵硬道。

“你想回哪里去?去受尚中天的气么,据我所知,你已经被他赶出A市了。”

“不关你的事……”沐之茵难堪地撇头,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像剥光了一般,没有半点**,尤其是她最厌恶最想掩埋的过去,这个人都一清二楚。

韩沐华真想把她的脑袋掰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对她还不够好么,换成别的女人敢这样对他,早被他发配到火星去了,哪里还有机会活在人间。

他有钱有势,也不比尚南城差,她为什么老是想跟他划清界限?

-

尚南城进了重症监护室,佣人每天24小时轮流照看。

沐之茵不知道的是,尚南城为了见她,砸破了窗子顺着阳台偷偷爬下来,被保镖发现,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毫无意外地扭了脚不说,也被玻璃碎片割破了手心。

他顾不上那么多,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她却骗他在A大,他满A大乱窜,最后因失血过多昏倒在女生宿舍门口,还是被宿管大妈打了急救电话送进医院的。

好在有认识他的小迷妹路过,立马报告了辅导员,辅导员通知尚父尚母,他们很快赶到。

白血病一旦有了喷薄的出口,流血就难再止住。

尚南城失血过多,加上他又是HR阴性血,极为稀少的血型,医院库存根本不多,尚母和他一个血型,瞒着尚父偷偷让医生抽走自己300cc,差点晕倒过去。

尚父脸色铁青,立即下令全国搜寻有HR型血的人,重金“买血”。

医生满头大汗从医院出来,给他一个官方的答案:“血总算止住了,但能不能醒,看天意了,因为病人失血超标,大脑缺氧,送来的时候心跳每分钟六十多下,接近极限……

按理说我们已经给他做了急救措施,但无法保证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如果长时间不醒,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长时间是多长?”尚父沉声问道。

“这个没有确切的界限,时间越长,成为植物人的可能就越大。”

尚母刚输了血本就虚弱,这句话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晕过去。

尚父及时接住她,将她打横抱起,医生面色凝重,又给尚母做了个检查,并无大碍,只是体虚罢了。

尚父锁着眉头,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但他是这个家的天,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

龙曼佳听闻尚南城进了医院,风风火火地赶来,只看到一夕之间白发丛生,恍然老了很多一样的尚父。

在她心里,尚父就像她的父亲一样,从小疼她,也把她当女儿一般对待,她的眼泪迸发出来,扑过去抱着尚父,一边给他安慰,一边陪着两个老人家。

她把医院当成了自己家,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尚南城。

尚母转醒,看到龙曼佳如此诚恳,生硬的心一点点被感动软化。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所有人都越来越绝望,尚南城再也不会醒来这个念头,似乎成了每个人心知肚明的最终结果,但没有人说出来,大家把悲伤咽进肚子里,依旧日复一日地照顾他。

从医院,搬回了尚家城堡。

半个月过去了,龙曼佳依然像往常一样来看他,陪他说话,给他讲段子,讲搞笑的故事。

说着说着,尚南城依旧安静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回应,她却被自己的笑话弄哭了。

……

这天,艳阳高照,龙曼佳照常来报道,一个佣人正在打扫卫生,忽然从床头柜落下一个本子来。

厚厚的一大本,磕出很大的声响。

刚好落到她脚边,立体变幻的星空封面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好奇地捡了起来。

本只是随意翻一翻,却看到了每一页顶头标注的日期,天气,心情。

她微微错愕,这是……日记?

【Don'twakemyloverandwaitforhertowakeup.——MZY(不要叫醒我的爱人,让她自己醒。)】

这是《圣经〔马太福音〕》里很经典的一句话,被尚南城搬到了扉页,手写的花体英文看起来比电脑打印出来的还要赏心悦目。

龙曼佳知道这是他的**,她不该动的,尚南城最讨厌别人未经允许乱动他的东西,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她翻得很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