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清,你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那个皮特又找事?”章婳气势汹汹。

皮特找事?不过是要她加会班,她就这么和朋友抱怨,还真是两面三刀,不知道皮特怎么会被她骗了。

计成萧扭头看了萧颜清一眼,厌恶毫不掩饰,对着手机说道:“她现在在医院。”

“医院?哪个医院?颜清怎么了?你是谁?我就知道那个皮特又欺负颜清,等着,我这就过去。”章婳一如既往的霸气。却不知道,计成萧因为她的话对萧颜清又多了几分不满。

计成萧发了地址放下手机,发现萧颜清已经醒了,眼睛正看着他。

“总裁?”

计成萧把手机放到床头的桌子上,坐了下来:“你朋友说马上会过来。”

“哦,婳婳吧,你送我来医院的?”她还记得当时她晕倒的时候好像是凯文在,没有看到他。

计成萧看着她,脸色苍白,显得眼睛愈发大。往日清而亮的眼睛,此时竟然闪过哀伤,他扭开头,不再看她。

虽然接触不多,萧颜清对计成萧的沉默有一定的感触。他没有回答,她也不再问了,估计是觉得她问的太白痴了吧。

“谢谢你,麻烦了。”萧颜清觉得还是要说些什么。

计成萧又扭过头来,看到她神情茫然,似乎不知所措,是因为年龄小吗?总是缺少那个女人处事时的娴熟!

“麻烦你了,谢谢,我没事了,你忙去吧!”萧颜清说着挣扎着坐了起来,胡乱的把头发别到耳后。

计成萧抬眸扫过她的面容,转身推门离开,在门口停顿了一下,走进医生办公室。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又走到病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应该是那个婳婳。他双手插在兜里,慢慢走出走廊,下楼梯时,从下面冲上来一个人,他回头,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自己今天当了月老?

还是想想明天那个女人会是什么嘴脸心情更好一些。

萧颜清正和章婳说着聊着,章婳认定她是工作太辛苦才会晕倒,发着恨要给皮特个教训。

“好,明天我下班我约他出来,你帮忙骂他。”萧颜清浅笑着应和。

“要是不解气,我们喊丹妮过来,揍他一顿,让他在纽约欺负你,来到中国还欺负你,哼,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要是皮特现在在面前,萧颜清毫不怀疑章婳会给他几巴掌,让皮特担了黑锅,她自己觉得有些可笑。

她轻声笑着,在看到君泽突然出现在面前时,笑容戛然而止!

“表哥,你怎么才来?我都到了一会了。”章婳看到他还抱怨。

说着拉着他坐到旁边,又抱怨起来,“我不过就走了十几天,你看看颜清瘦了多少,走的时候还要你请她吃饭,你是不是一次都没有请?”

“出差了。”君泽看着萧颜清回答道。

萧颜清眼睛看着被子,实在没有勇气去看他。

章婳突然看到点滴没有了,惊叫一声:“我去喊护士。”

君泽走到床边,把点滴关了,然后看着萧颜清,轻声喊道:“颜清?”

萧颜清低着头,右手捏着被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她抬起右手拉着自己的头发说道:“这几天工作有些忙!”所以才会生病,晕倒。

君泽走近把萧颜清拉着自己头发的手放下来,“颜清!”他柔声轻喊,眉目间都是柔情,总是让她瞬间沉溺。

两人之间的静谧,在章婳拉着护士进来时打破了。

护士换了药说道:“这一瓶挂完就没有了。”

“护士,等会可以直接走吧。”萧颜清问道。

护士看看她,回答道:“医生建议你明天做一下检查,怀疑你有厌食症倾向。”

“厌食症?怎么可能,她每次都吃好多。”章婳说道。

“吃很多,还这么瘦?”护士很怀疑。

“现在是瘦了一点。”章婳不得不承认。

护士一副就是这样的样子走了。

章婳捏着萧颜清的脸,有些苦恼:“我走了后,你都没有吃饭吗?怎么会瘦成这样?”

“工作多了点。”萧颜清说道。

君泽看着她,眸中闪过心疼,从北京回来后,他特意给自己安排了出差,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样。

最后一瓶水不多,很快下完了,拔了针,萧颜清坚持要回家,章婳对医生说的什么厌食症很是怀疑,所以也支持萧颜清出院。

三人一起出了医院,行至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