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们把话筒对向男人不说,还试图让她怀里的宝贝疙瘩开口。

有胆大的见傅景恒护得紧,干脆点名直问:“季小姐,请问您认为自己是代替品吗?”

“跟照片上的女孩比起来您觉得有什么优势没?”

那人还想再说,傅景恒一记冷眼扫过去,对方瞬间安静。

长臂紧紧搂住怀里的小女人,深眸从左到右,越发幽暗寒冰。

薄唇抿了抿,语气不缓不慢。

“都说是绯闻了,那其中的真实性自然值得推敲。”

“有人故意散播谣言,传播虚假新闻,像这种恶意诋毁的行为我会交给律师处理。”

“别的话多说无益,浪费时间也浪费口舌。”

“但有一点,我傅景恒从小有洁癖,不管对生活,感情,还是身体。”

“所以我这辈子只会有一个女人,就算金屋藏娇,也只会是这个女人。”

“而她,此刻正在我怀里。”

话音刚落,人群内忽然闪进来几个黑衣人,纷纷给傅景恒开道。

他们动作迅速,且干净利落,训练有素,自成一派。

围观群众有心想看笑话,没想到结果却狠狠吃了把狗粮。

傅少如此表态,根本就在替小女友撑腰。

人家都这么说了,绯闻一事自然不攻而破。

再加上他多年来冷漠而低调的形象,很多人本就不相信,现在更嗤之以鼻了。

回到车上,季晚婷频频露笑,只觉得心里面跟吃了蜜糖一样甜。

他说从小有洁癖,不管对生活,感情,还是身体。

还说这辈子只会有一个女人,就算金屋藏娇,也只会是这个女人。

想起最后那句肯定,季晚婷亦如在做梦。

‘而她,此刻正在我怀里。’

不同于当众表白那天的浑浑噩噩,这回她十分清醒,也更加确信男人的强烈爱意。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以他的性子,要么不说,一旦出口,必定没有假话。

“晚晚感动了?”女人时不时傻笑,傅景恒跟着被感染。

薄唇轻扬,眼睛里笑意渐浓。

小豌豆也太容易满足了。

不过几句话而已,也能高兴成这样。

“傅景恒,谢谢你。”季晚婷没有回答是或否。

起身坐正,娇嗔一笑。

趁着男人不注意点时候,忽然在凉薄唇瓣上印下一吻。

本想趁机退回,却被傅景恒抓个正着。

什么也不说,直接加深这个亲吻。

撬开贝齿,长舌带着小舌共舞,在那甜蜜的口腔里演绎着它们的美好和缠绵。

半个小时过后,黑色轿车停在湖语别院的车库内。

傅景恒拉着季晚婷的小手一路走进家门。

现在是饭点,两人换好拖鞋直接去了饭厅。

刚到门边,就看见餐桌旁几个人伸长脖子等着。

那期待的模样就像他们是待宰的羔羊。

傅景恒瞥了眼桌上的菜,心里了然。

又想玩补品花样?

那也得看他愿不愿意。

“阿恒,晚婷,你们回来啦?”傅昌荣的那双老眸里冒着精光。

看似和蔼可亲,实则在想要怎么说服孙子再好好把肾补一补。

狐狸祖师爷对上老狐狸,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爷爷好,伯父伯母好,让你们久等了。”季晚婷礼貌开口,大方又懂事。

想起上次叶素英的热情,她这回先一步动手。

不但给准婆婆盛了一碗双耳汤,还给准公公和老爷子也盛了。

看到这里,傅景恒暗暗叫好。

让他们整天只知道抱孙子抱重孙,现在招“报应”了吧?

望着眼前的小碗,叶素英颤抖的扯了扯唇。

这要真喝下去,老公还受得住吗?。

算计不成反被算,她相当于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傅宗远没料到季晚婷会有这样的举动,等回过神来,恨不得碗里的汤立刻消失。

女人吃的东西,他喝下去真的好吗?

小晚婷在故意整人吧?

除他们夫妻之外,不淡定的还有老爷子。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