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猛的一跳,傅景恒觉得不对劲,连忙将手探向光洁额头。

见没有发烧的迹象,再低头侧耳,听听心跳,又摸了摸柔软娇躯。

确定真的没生病,这才松开绷紧的俊脸。

仔细去想,傅景恒发现二十四小时内已经折腾小女人三回,每每的次数都不等。

最先是晚上,相对多一些,接着是早晨接到岳父的电话之后,再加上现在。

前前后后运动那么多时间,以晚晚的体质,累成这样实属正常。

找到问题所在,傅景恒不免一阵心疼。

都说只有耕死的牛,没有累坏的地。

看来,是他太相信这句话了。

缓缓垂眸,大手由上而下抚摸着纤细胳膊,还有那笔直双腿。

眼神微微一沉,傅景恒决定等回去后,加大早上的晨练计划。

如论动作还是分量,都要往上提一提。

否则,以小豌豆这娇弱的身子,根本容不得他如此孜孜不倦的折腾。

刚才还在心疼,现在又替自己谋福利。

这男人呐!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清晨,没等天亮,傅景恒便轻手轻脚起床。

在季晚婷额前留下一个早安吻,不着痕迹的从窗户边离开。

临走前,还不忘顺手牵羊的把作案后留下的证据带着。

回到后屋,立马用打火机点燃,彻底销毁。

焦味一点点散去,傅景恒坐下抽了根烟。

不急不缓,优雅中透着点慵懒。

等烟屁股被掐灭,起身走到床边,把被子弄成睡过的模样。

确定看不出什么问题,这才满意的走出后屋,来到右前方的厨房门外。

时间是早上五点半,傅景恒弯腰从旁边的石头蹲下拿出钥匙插进锁孔。

身份尊贵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常养眼。

哪怕烧锅做饭,也丝毫影响不了那种与生俱来的矜贵气息。

季庆国习惯早起,走出大屋正打算去后面的洗漱间洗漱。

忽然发现厨房屋顶上的烟筒在冒烟,瞬间顿住脚步不动。

怎么回事?

秀芬还没醒,谁这一大清早的跑进厨房烧火?

想到这里,季庆国连忙探着身子走过去,打算仔细瞧明白。

等发现是那个拐走自家女儿的臭小子时,一张老脸瞬间变黑。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哼!骗子。

季庆国不悦的翻了个白眼,转身往洗漱间放向走去。

昨晚的事情没成,现在又来作妖。

准备做早饭感动他?

切,没门。

半个小时之后,糯糯的米粥上桌。

傅景恒猜到季庆国不会有好脸色,也不在意。

做这些并非想要表现什么,而是小豌豆昨晚说恩师烧的菜太油。

吃那么少,又过了一夜,还被他欺负,肯定早就饿了。

等米粥凉些,他得端到房间去把人喂个半饱。

傅景恒小心呵护着面前的粥碗,面色柔和却不吃。

季庆国想了想,这才明白过来。

感情,这小子没打算讨好他,而是直接冲晚婷去的?

如此说来,自个儿先前在自作多情喽?

季庆国昨晚吃得不开心,今天大清早的又憋着气。

退一步难受,进一步不忍。

活了五十多年,他还真的从来没这么摇摆过。

臭小子想送早饭是吧?

行。

不允许。

季庆国发话,傅景恒最终没喂成季晚婷,反而被发配到地里。

任务:挖些荠菜回家包饺子。

没要求,愿意干就干。

不干也行,立马滚蛋。

季庆国在气头上的时候特别霸气威风,等回家后气消了大半,莫名的开始后悔。

一方面在乎这个睿智沉稳的学生,另一方面考虑到女儿的幸福。

万一这事儿最后还是成了,那小子会不会把气出在晚婷身上?

季庆国频频叹气,韩秀芬也跟着担忧。

等季晚婷睡到自然醒,便看到父母亲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