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性子都比较急,两人对视了一会儿,老爷子憋不住了。

“说吧!哪家的姑娘?多大了?”傅昌荣清了清嗓音,问得从容不迫。

事实上,心里面别提多猴急了,巴不得快点知道全部消息。

“她叫季晚婷,茗沧县南阳镇人,今年24岁,父亲是镇上的中学教师,母亲没有工作,在家务农。”多年来,傅景恒第一次主动说出这些。

本以为只是介绍而已,不会有什么感受,没想到他竟浅浅扬唇,大有愉悦之意。

情绪的变化让傅景恒微微一怔,随后很快了然。

原来,小豌豆对他的影响已经这么大了,就连提及她的家人,他也能不由自主的心生喜悦。

看到傅景恒的表情,老爷子就知道这个孙子算是真载在那个小丫头身上了。

回想起刚才所了解到的讯息,傅昌荣微微拧眉。

季晚婷?没听说过。

不过,茗沧县南阳镇他倒有点印象。

“你说那丫头的父亲是一名中学教师?”傅昌荣摸了摸下巴,抓住重点询问。

若记得没错,前些年的教育事业上发生了一件大新闻,其中一个主人公就姓季,来自南阳镇,也是中学老师。

“没错。”傅景恒点头,接着反问道:“爷爷认识晚晚的父亲?”

如果真是这样,也不奇怪,毕竟当年他下乡体验生活可是老爷子的决定。

“认识倒不至于,但如果她父亲也叫季庆国的话,或许**不离十,至少我听说过这个人。”傅宗远摆摆手,思路和傅景恒的完全不一样。

记得当时的事情闹得挺大,他为此还发了一通脾气,甚至摔碎一套上好茶具。

“爷爷,我十五年前去体验生活的地方就是南阳镇,还有幸当过季老师一天的学生。”傅景恒眸光闪了闪。

不知道在质疑老爷子的记性,还是埋怨他只知道想着重孙,对这个孙子关心太少。

“嗯?好像有这么回事。”傅昌荣一愣,点头想了想,吃惊不小:“你的意思是……下乡那会儿就惦记人家丫头了?”

乖乖,臭小子瞒得够严啊!

不错不错,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趴在沙滩上,孙子果然比儿子强,就是办事速度慢了点。

经过一番了解,傅昌荣已经确认季晚婷的父亲就是记忆中的新闻主角。

既然是季庆国的女儿,人品肯定只好不差,这点他还是信得过的。

外面那些风言风语在傅昌荣这边起不了任何作用,一个人到底怎样,唯有长期相处之后才会知道。

听完这些基本信息,他对季晚婷这个孙媳妇已经认可了一半。

剩下的,就差亲眼见见了。

爷孙俩又聊了会儿,傅昌荣越说越兴奋,丝毫没有睡意。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先前叶素英说要等傅景恒下班,所以让他先睡了个早觉。

这才起来没多会儿,自然不困。

傅昌荣还想继续拐弯抹角的打听,傅景恒只得说明天一早要去找季晚婷。

老爷子听了,立刻麻溜的放人去睡觉。

约会什么的怎能迟到?又怎么能顶着黑眼圈?那该多丑?

他傅昌荣的孙子绝对是茗溪市最帅最酷最好看的,不接受任何反驳。

若傅景恒知道这番想法,怕是只能无奈扶额,轻轻摇头。

老爷子年纪大了,性子简直越来越像小孩,不但话多,还幼稚。

笠日,一则报道轰动整个茗溪市,无论照片或视频,都占据了各种媒体的新闻板块。

之前的校园流言很快被淹没不见,人人开始议论这次的女主角。

其中,当属瑞鑫房产内部最为激烈。

“这不是雅涵吗?难道那天在恒隆享受免单特权的女人就是她?”

“照片和视频上拍得清清楚楚,不是她又是谁?除非双胞胎。”

“呵呵!我说她最近怎么不停的换新衣服,还都是奢侈货,原来如此!”

“是啊是啊!怪不得那天说起恒隆发生的事情后她气呼呼的走了,我还一直奇怪呢!现在总算明白了。”

早上的新闻一般在七点钟左右发布,季雅涵起来后自然也看到了这则报道。

望着手机屏幕上的文字,照片以及视频内容,她气得全身直抖。

事情都过去半个多月了,为什么突然被人挖出来捅给媒体?

谁,究竟是谁把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