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若风?

大上午的,他怎么在这里,还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在季晚婷的印象中,潇若风是一个经常面带微笑,风度翩翩,绅士干净,且极具温柔的男人。

可眼前这位,胡子拉渣不说,还盯着一窝乱糟糟的头发,金边框镜上沾着点点灰迹,白色西服套装似乎几天没有换洗,憔悴的面容像是遭受了什么极大痛楚,整个人看上去非常虚弱。

“潇若风,醒醒,潇若风。”季晚婷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胳膊,声音尽量柔和。

若傅少看到她这幅关心模样,怕是一坛醋也不够喝。

潇若风昨晚打完电话就该回楚京潇家,可强烈的恐惧感让他决定来小店守着。

有些话若不说出来,他根本不放心离开。

潇若风靠墙站着,睡得不深,感觉到胳膊被触碰,立刻睁开双眼。

“晚婷!”他欣喜的喊出两个字,无视短暂的头晕目眩,一把将身旁的女人紧紧抱住。

自茗帝那夜起,潇若风便没再笑过,这一刻,他的唇边终于有了弧度。

就像孩子得到最心爱的玩具,笑得格外开心,却又透着点不舍。

拥抱来得太突然,季晚婷吓得连连挣扎:“你……你怎么了?”

见效果甚微,她只好放弃反抗,僵硬的站着。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潇若风紧抱不放,嘴里还小声保证:“真的只要一会儿。”

初中时一见钟情,暗恋十年,相思十年,今天他终于如愿把人搂在怀里了。

潇若风苦苦乞求,态度卑微,季晚婷不忍拒绝,糯糯回了声:“哦!”

一个拥抱而已,谁还没个受挫的时候?

她光顾着从朋友的角度去想,却忘记有个词叫“避嫌”。

“好了,谢谢你,晚婷。”虽然潇若风不想结束这个拥抱,但还是很快松开双臂。

在阳光的照射下,他原本就白皙的脸庞显得更加泛白。

“你怎么这个样子?是不是出事了?”身体得到自由,季晚婷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她由上而下看了看男人的外貌,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没什么,家里遇到点小问题。”潇若风扶了扶眼镜,简单带过,继而又说道:“这些都不重要,我过来是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能进去说吗?”

外面偶尔有人经过,他可不想把傅少的感情线曝光出去。

“哦!我去开门。”季晚婷点头,从包里掏出钥匙。

秘密两个字勾起了她的好奇心,莫名觉得可能和自己有关。

“晚婷,那天我给你的面单呢?”关上门,潇若风迫不及待开口。

自从知道傅少的心思之后,他就有了新的猜测。

东西,怕是不在了。

“面……面单?”季晚婷僵住片刻,眼神乱闪。

如果潇若风不提,她都把那个礼物盒给忘了。

回想起最近忙碌的事情,季晚婷发现都傅景恒有关。

而面单,也还在他那里。

“是不是被傅少拿了?”季晚婷吞吞吐吐的,潇若风就知道猜得没错。

那个男人果然想尽一切办法破坏他和晚婷,实在太卑鄙了。

“你怎么知道?”季晚婷脱口而问,脸色瞬间变得尴尬。

把一个男人送给她的东西忘在另一个男人那里,这事儿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那套衣服呢?”潇若风捏紧拳头,继续问。

他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好像……可能……估计也在他那里。”季晚婷嗯了半天,最后还是点头承认。

其实,究竟是不是她也不知道,但衣服确实忘在傅景恒车上,所以这么说也没错。

“晚婷,原来你一直没把我送的东西放在心上。”潇若风失落的笑笑。

他的语气里带着一种苍凉,一种落寞,还有更多的苦涩。

“……”季晚婷抬头,很想辩解。

可落下东西的人确实是她,再多的解释也只是掩饰。

“没关系,你现在不喜欢我证明我还不够优秀,我会继续努力的。”潇若风害怕听到拒绝,连忙改口。

就算心里再悲伤,再痛苦,他也不愿在心爱之人面前流露半分。

“不是,我没有不喜欢,只是……”季晚婷矢口否认,欲言又止。

她并非石头心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