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季雅涵在恒隆贪婪享受免单权限被曝光之后,她一直躲在家里没上班。

如今又把季晚婷的事情搞砸了,自然猜到唐紫烟会不高兴。

她抿了抿唇,略带憔悴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唐总,真的不是我胆小,实在是……实在是傅少太可怕了。”

每次回想起那晚的经历,季雅涵就会全身止不住的打颤。

仿佛身旁的那五个男人依旧还在,只要她稍有不慎,就会落得和胡秀儿一样的下场。

“哦?”唐紫烟端坐在沙发上,美眸流转,瞬间瞧出季雅涵过激的异样:“总抱着自己干什么?难不成阿恒让人夺了你的清白?”

季雅涵被带走她是知道的,技不如人,活该受惩罚。

不过,换句话来说,失败乃成功之母,这回没算计成季晚婷,也相当于让她积累经验了。

“没,傅少没那么做。”季雅涵摇摇头,唯一庆幸的就是这点。

若她同样被丢给冯盛凯,恐怕现在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指不定早就香消玉殒了。

“以阿恒对季晚婷的心思,应该不会动你。”唐紫烟摸了摸掌心的伤口,唇角微微上翘,娇媚的眸子里迸发出猩狠之色。

毒辣的表情一闪而过,仿佛只是个错觉,让人心生疑惑。

“为什么?”季雅涵挑眉,不安的身子渐渐放松。

她之前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忽然听到这么一说,倒是十分好奇。

“你觉得季晚婷最在乎什么?”唐紫烟轻启红唇,继续摩挲着掌心。

“家人吧!她很孝顺,也比较重感情。”季雅涵略经考虑,迅速回答。

她从小没少找季晚婷的麻烦,自然最了解这位表侄女的性子。

“若你**是因为她,那么,你的家人会如何?”唐紫烟再问,语气淡淡。

要想打败季晚婷,就必须找准她的弱点,只有这样,才能一击制胜。

“当然会给我报仇解恨,让她们家从此不得好过。”季雅涵试想了一下,脸色微变,立刻给出答案。

从小只有她欺负季晚婷的份,谁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就算现在长大走进社会,也还是一样。

眼看季雅涵的斗志即将被成功激活,唐紫烟轻轻挑起眼角:“既然如此,那你又有什么好怕的?”

这把枪确实钝了些,但有一把在手总比没有要好,她现在没时间另找他人,只能擦擦干净,将究用用。

“唐总,您说得没错,我是不应该害怕。”季雅涵僵硬的笑笑,似乎有些为难:“可现在不刚好在风头上吗?我想先躲一躲。”

对付季晚婷小意思,但傅少摆在那儿呢!她总不能继续在老虎头上动刀吧?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着实不划算,干了也是自讨苦吃。

“行,从现在起你不用再去设计部上班,我身边缺个助理,刚好你顶上。”唐紫烟缓缓起身,依旧好说话。

只不过,她那勾人的媚眸里似乎多了些让人难以琢磨的东西。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唐总。”季雅涵一个劲儿的高兴,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细微变化。

她激动得立刻弯腰鞠躬,欢笑连连,喜不胜收。

“季晚婷的事情你也别管了,明天记得到我办公室报道。”唐紫烟按了按眉心,略显困意。

见她如此,季雅涵知趣道别,称心离开。

没办好事情却得到了晋升,有心人只要一想就能猜出不对。

季雅涵这时候兴奋过头,压根儿没忘那方面考虑,自然不会明白唐紫烟的用意。

等她彻底领悟,已经为时已晚。

笠日,整个茗溪市因为一早的头条新闻变得格外沸腾。

各大网站报纸以及新闻媒体都挂着“唐氏千金入住傅家两天一夜”十二个大字。

两家联姻的消息传了几年,至今未得到证实,现在看来,怕是好事将近,傅少终于要告别单身了。

看到这则新闻,又有不少人议论起叶素英和唐紫烟一起喝茶逛商场的场景。

她们的婆媳关系如此融洽,亲如母女,引得其他名门闺秀各种羡慕嫉妒,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唐紫烟是茗溪市第二大家族的唯一千金,这层身份可不是谁都能比拟的。

论起门当户对,也只有她最配得上那个迷死千万女性的钻石王老五傅景恒了。

头条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季晚婷睡醒后才看到这则新闻。

她难得吃一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