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君豪将阿猛叫进自己书房,认真地说道:“阿猛,你去帮我查一下军区医院给以涛治伤这个欧阳医生的全部情况,越细越好,还有她那个未婚夫的的情况。但是记住,不能让那个欧阳医生知道。”

阿猛愣了一下,忙道:“是,少总。”

刘君豪道:“阿猛,我只给你两天时间,四日后我要去上海,老爷子已经打电话在催了。”

阿猛忙道:“少总放心,我这就去打听。”

次日是十二月二十五日,和往日一样,欧阳如雪来到医院,不少同事都亲热地打招呼,祝贺圣诞快乐。欧阳如雪虽然并不大喜欢过圣诞节,也只能微笑回声祝福。

因为除了欧阳如雪的女声独唱,科室还有一个小合唱,七个女同事都要参加,大家都商议除了统一着装外,女的都披上一条同色的大红纱巾,让欧阳如雪午饭后和一个年轻的女同事一起去服装城购买纱巾。

快十二点钟时,欧阳如雪正要收拾东西下班,却见一个中年男人背着一个重伤病人上来,说是刚从没有护栏的二楼阳台摔下受伤的。

伤者不断呻吟,可见伤势厉害,欧阳如雪忙让先送急救室,很快给伤者检查救治。

受伤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断了两根肋骨,一小腿骨也骨折。欧阳如雪和一个同事两个护士当即给伤者手术,忙碌到近两点半钟,终于将手术做完。

“欧阳医生,我们去外面吃面吧,还有半个小时又上班了。”

一个叫张依的护士建议道。

欧阳如雪笑道:“也好,我们四个人一起,我请客!”

“欧阳医生,你是该请我们的客,你订婚了也不先透露一声,这么帅的军哥,也只有你才配得上!走,吃面去。”

另外一个护士笑道。

欧阳如雪笑道:“好吧,算我补上,一会儿你们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过我们只有半个小时。我都还没有在外面吃过面,你们带我去。”

张依笑道:“欧阳医生来这里时间不长,自然不知道,就我们医院往武校那边走,有一个面馆的生意特别好。我们原来也在那里吃过。”

于是四个人说笑着出了医院大门,往东走了十分钟左右,来到一家叫“云山餐馆”的店铺。

几个人才要走进店中,只见从里面出来四五个年轻人,估计都喝了酒,脸上都有些通红。

“谁把我的摩托车弄倒了也不扶起?”

其中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人有些生气地说道,抬脚将旁边的两辆自行车踢了一脚,两辆自行车很快倒在地上。

“教官别生气,肯定是无意的。你们好走,车子我来扶!”

店里的老板忙走出去劝慰道。

欧阳如雪没有多看,径直进店,两个护士却还站在那里看热闹。

同事崔医生笑道:“欧阳医生,都弄荷包蛋泡面吧,我们只有十多分钟吃。”

欧阳如雪点头,于是对柜台那里的老板娘喊了一声,说要快点弄四份荷包蛋泡面。

面条很快泡好,那个老板将四碗面条放在桌子上笑道:“刚才那几个都是武校的教官,平常他们常来我这里照顾生意,人都很爽快,就是脾气大了些,毕竟都是教官。”

崔医生听了忙问道:“老板,你在这里常和他们打交道,这些教官都有些真本领吧?我一个亲属的儿子想过年后就去这个武校呢。”

那老板笑道:“从这个武校出来的学生是不错的,这里的武术教官,可都是实打实有些功夫。他们现在年纪最大的教官也就三十多岁,刚才有些生气这个教官,听说还在外做过保安联防员,武艺很不错。听说多年前因为他身上有刺青,所以当兵不成,要不只怕现在都是一个军官了。”

欧阳如雪几个吃了面从餐馆出来,回到医院,只见谭医生几个人正在走廊上看那些新买的围巾。

一个叫冯平平的同事道:“欧阳如雪,今天中午你有手术,我和小文两个骑摩托车去买纱巾,差点被人撞倒了。”

欧阳如雪忙道:“实在对不起,没有摔倒吧?”

冯平平道:“现在那些年轻人骑车,简直目中无人。在大学城那边,这么多人的地方,骑车这么快。”

欧阳如雪笑道:“没事就好,改天我请客,算我赔罪。”

众人笑道:“欧阳医生,请其他就免了,请我们吃喜糖差不多。”

不过只几分钟,众人各自拿了纱巾回办公室上班。

广城市公安局,排查了近两天依旧没有结果。下午三点,郑局长又在大会议室商议下一步工作,众人也都纷纷提出自己看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