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四点钟时,几乎再没有新病号进来,欧阳如雪翻着办公桌上的医书,却一点看不进去,脑海里一直在想着石云玲和唐爱云的案子。

“医生姐姐,送这个给你,你喜欢不喜欢?”

欧阳如雪手拿钢笔,正在纸上写红楼诗词,突然身边一个身音响起,很快一朵新鲜漂亮的黄色玫瑰花放在自己办公桌上。

“是刘以涛小朋友?”

欧阳如雪不由笑道,很快看向门口,见风度翩翩气宇不凡的刘君豪也微笑着进来道:“欧阳医生,我带以涛来换药,以涛在上学,所以现在才来。”

欧阳如雪忙道:“没有关系,现在天冷,迟些来也是可以的。刘先生稍等,我现在给以涛换药。”

欧阳如雪说罢,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刘以涛道:“以涛小朋友,你在哪里摘的玫瑰花?好漂亮!来,姐姐抱你坐下,先看看你的伤口。”

刘君豪正要去抱刘以涛,欧阳如雪已经伸出手抱起孩子放在凳子上。

“我就知道姐姐一定喜欢。姐姐,除了那朵花,这个兔子你喜欢不喜欢?”

刘以涛认真地看着欧阳如雪问道。

欧阳如雪抬头看了一下桌上的那支黄色的玫瑰,这才注意到这支黄色玫瑰插在一个白瓷兔子的头上。

欧阳如雪继续用心帮刘以涛解下那些缠着的纱布,问道:“以涛小朋友,这玫瑰很漂亮,那个兔子也漂亮。不过姐姐告诉你,姐姐给你治病,是因为姐姐是一个医生,做这些都是我的工作,你不用送礼物给我。姐姐问你,你这手掌现在还疼不疼?”

刘以涛忙摇头道:“不疼,只是有时候有点痒痒的。”

欧阳如雪忙道:“痒痒的是因为你的伤口在长肉呢,你这些不要去动受伤的地方,继续像这些天一样,再过几天你就不用缠上这么多纱布了。”

刘以涛忙问道:“姐姐,那我这手还要几天才会和原来一样啊?”

欧阳如雪忙道:“以涛,你上次的伤太重了,所以还要几天才能好呢。你可要记住了,你现在还小,尽量不要玩刀玩剑玩匕首,因为这样太危险了。”

看着欧阳如雪耐心地陪着刘以涛说话,细心地上药,坐在一旁的刘君豪只静静地看着,并不说一句话。

心里早已经如浪潮翻滚,可是说什么好像都不妥,做什么就更加不当。

自己与这样的可人儿没有缘分,但是自己的儿子却有。虽然只有六岁的儿子眼下只知道,要送好礼物给自己很喜欢的人。

儿子说什么都可以,做什么也可以,但是自己早已经没有这个权利。

给刘以涛上好药,欧阳如雪歉意地看了一下刘君豪,然后嘱咐道:“刘先生,孩子的伤口恢复不错。今天星期三,你星期六下午三点前再来一次换药,记住,要下午三点前来,我上午休息,估计此后你们带药回去自己上药就可以了。”

刘君豪听了微笑道:“谢谢欧阳医生,我记住了。以涛,还不谢谢医生?”

刘以涛听了,很快跳下凳子,看着欧阳如如雪道:“谢谢姐姐!”

见刘君豪父子就要离开,欧阳如雪忙道:“以涛小朋友,你送的黄玫瑰姐姐就收下了,这个兔子,一定是你喜欢的东西,你带回去吧。我们医院有规定,不可以受别人的礼物。”

刘以涛听了,忙看着欧阳如雪道:“为什么?姐姐,那个兔子是我的,那朵花也是我摘的,姐姐不是说都很漂亮吗?”

欧阳如雪将白瓷兔子塞在刘以涛没有受伤的手上,认真说道:“以涛,你的心意姐姐知道。这朵玫瑰花,姐姐一定好好放着,那个兔子你带回去。你现在还小,一定要好好用功,让这个兔子陪着你用功,好不好?”

欧阳如雪见刘以涛嘴巴嘟起,好像很难过,正要说话,只见刘君豪道:“欧阳医生,你收下吧,我们家以涛在家里时就说,他觉得你像月亮里的嫦娥,嫦娥身边有一只白兔,所以才准备了这个白兔子。”

刘以涛见父亲为自己说话,忙看着欧阳如雪道:“姐姐,我真是这样想的,你收下吧,你如果不收这个兔子,我回去睡不好,会天天难过的。”

刘以涛说罢,将那个兔子放在桌子上,很快向欧阳如雪摆手道:“姐姐再见!”

看着刘以涛一脸纯真,欧阳如雪实在不好拒绝,只好摆手道:“那谢谢以涛小朋友,再见!”

刘君豪父子走了不久,只见张依走过来道:“欧阳医生,今天晚上提前半小时去排练,然后就星期六下午三点排练一次。你一会早些收拾。”

欧阳如雪听了,忙笑道:“多谢告知,我知道了,现在还有十多分钟才五点。”

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