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富道:“萧连长,我想过小年时回去。我奶奶八十岁了,家里准备过年时给她做寿,我元宵节前赶回来,李营长已经答应了。”

萧三勇点头道:“孙德富,李营长和我说了,所以我先问清楚。我们连队有三个人可能这次过年休假,还有人在打报告,你的孩子应当会走路了吧?”

孙德富笑道:“是,我女儿都会叫爸爸了,过年就两岁了,我只见过一次,现在见了都可能不认识,我只看过她的相片。有时晚上,好想老婆孩子的。”

萧三勇笑着用力拍了一下孙德富肩的膀道:“老孙,真有你的,怪不得你上次和我说梁山伯和祝英台,你是犯相思病了。”

孙德富停下步子笑道:“萧连长,你也别说我,我可没有你这样的福气,可以和我们广城最漂亮的姑娘,慢慢享受谈恋爱花前月下的浪漫,等你结婚了,自然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相思病。”

却说此时的刘君豪家里,刚从工地回来不久的刘君豪,正吩咐阿猛开车出来,送自己去外面赴宴。

明天就要离开广城了,从没有过这样惆怅和不舍的感觉。

此时一向不大喜欢诗词的刘君豪,却很快想到那首《君生我未生》的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叹君生早。若得生同时,誓拟与君好。年岁不可更,怅惘知多少。咫尺似天涯,寸心难相表。”

不过,准确地说,应当是“我生君未生”——刘君豪甚至感觉有些自卑,如果可以换,刘君豪绝对希望自己可以和萧三勇对换。

这次饭局是自己高中时同学兼好友宴请的,这人叫苏海峰,目前在广东顺德经营家俱和电器,眼下虽然没有刘君豪这样雄厚的家世资产,却也已经打下了一份不错的家资。

苏海峰今年也是三十四岁,和刘君豪都生于一九六七年。因为都是而立之年,两个人忙事业家庭,常在四处奔波,难得这次回来一起广城相聚,刘君豪今天上午偶然电话联系,才知道两个人都在广城,于是约上几个在广城平常有联系的同学聚餐。

酒宴设在新城区的海港大酒店。刘君豪来到那里时,苏海峰和另外两个老同学已经先到了那里。

“老刘,你是大忙人,今天终于有机会请到你,老同学我觉得脸上荣光无限哪!”

一见面,苏海峰已经笑着迎上前招呼道。

刘君豪笑道:“海峰,你如当年小乔初嫁的周公谨,我却老太龙钟一个!”

正说着,另外一个约好的老同学也已经来到,于是几人说笑着进入餐桌。

因为是同学聚会,众人心情都不错,酒酣话也多,苏海峰举杯给刘君豪敬酒道:“君豪,其实我还是羡慕你这个钻石王老五啊,来去一阵风,反正儿子已经有了,不结婚也罢。”

众人也跟着应和。

刘君豪笑道:“海峰,你是饱汉不知道饿汉饥。你现在的夫人听说比你小十岁,是那边读大学时你们认识的吧?要我说,你给我倒倒诀窍,如何让那些漂亮的小妹子喜欢上。”

苏海峰认真地说道:“说实话,君豪,各位,在你们面前,我不瞒你们,我的第一任是高中生,现在这个是个初中生。”

刘君豪听了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什么,现在你的老板娘是初中生?”

苏海峰点头道:“是,还是个湘妹子。现在别人都说我是个喜新厌旧的现代陈世美,我告诉你们说,我的第一个老婆,可是她先嫌弃我,所以我们离婚的,那时我都还不认识现在这个老婆。”

另外两个同学笑道:“海峰,真的假的?”

苏海峰道:“你们几个说说,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嫌弃是什么滋味?我告诉你们,我离婚后,差点在广东被人废了,要不是我现在这个老婆,我不要说做生意,只怕命都没有了。”

刘君豪忙道:“海峰,不至于这样吧?既然都过去,不如说说现在,原来我记得你有一个女儿的,现在这个生了几个?”

苏海峰叹道:“君豪,说起生孩子,我倒想向你取经,你生一个,就是儿子,我现在已经三个女儿了,儿子还不知道在哪里,我爸妈着急呢。”

刘君豪想起先前总和儿子刘以涛合不来的情形,又想起欧阳如雪的音容笑貌,不由叹道:“海峰,其实有女儿也是有福气的。都说女儿是我们男人的小棉袄,这女孩子的一笑一叫,我们还会有什么愁绪?”

苏海峰道:“君豪,你有儿子当然会这样说。可是你想想,一个没有儿子的家,打拼事业时总觉得少点动力。女儿再多,还是有遗憾哪。况且老人的话,压得我喘气不做来。”

另外两个同学听了,都笑着劝慰道:“海峰,我们两个生的是儿子,倒一点不觉得你说的什么动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