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如雪劝慰道:“张护士,你先不要多想。你们结婚这么几年了,没有感情也会有亲情。你们还有儿子,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和你老公好好谈谈。很多事情,有时眼见也未必是事实。但是,如果你老公真背着你做那样的事情,肯定还会有蛛丝马迹。你现在这样苦恼,只会苦自己,也不是个办法。”

张依道:“我结婚以后,我从没有想过自己的婚姻会有什么变故,因为我们两个是初中同学,还有一点远方亲戚关系。”

欧阳如雪打开车门,安慰道:“张护士,先去我家吃饭,不要多想,上车吧。”

不到二十分钟,欧阳如雪带着张依回到家,先给张依泡了一杯茶,端了一盆水果,让张依稍坐,然后自己去热饭。

张依很感激地起身道:“如雪,我不是外人,现在就我们两个人,随便弄点什么就可以,我也不大想吃。”

欧阳如雪忙道:“张护士你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平常是最简单的。我和三勇昨天做了一些我们家乡的肉丸,我就再炒一盆牛肉,一盆包菜,就这样简单,饭还是我们昨天吃的剩饭。”

张依听了道:“要我做什么,我们一起做。”

欧阳如雪知道张依心里不安,于是也不拒绝,两个人一起来到厨下。

张依指看着那盘肉丸,有些惊讶地问道:“如雪,你家的兵哥还会做这个?这个菜是你们老家的特色菜?”

欧阳如雪点头道:“算是吧,他什么都会做,很多比我做得好。”

张依叹道:“像你们这样是最理想的了。你们是老乡又是同学,以后结婚了也可以常一起。原先我一直觉得当兵的人有些太古板太严肃,可是我现在感觉到这个社会,可靠的可能还是那些当过兵的人。”

欧阳如雪笑道:“男人开始时肯定都不错的,但以后谁知道呢。我愿意选他张依的兵哥,就是觉得他比一般人淳朴厚道些,我不喜欢太大众的人。”

张依叹道:“如雪,其实我怀疑我老公,不单今天看到这个耳坠。”

欧阳如雪惊讶地问道:“你还有其他怀疑?但你原先好像没有说过。”

张依道:“去年春节开始,因为孩子刚读学前班,我说孩子一直是我骑摩托车接送,冬天很冷,孩子容易感冒。于是他说先买新车,将原先那辆二手面包车卖了,也可以方便他以后他接送孩子,于是我答应了,将我们有四十多万存款的存折都给了他。买车不久,他说公司要资金周转,再用了十多万元,将只剩下五万元的存折给我。端午节后,他又说公司忙,说孩子的爷爷奶奶想孙子,要接我儿子去他们那里,孩子上学他爷爷也会接送,让我们夫妻还可以安心工作,想孩子可以周末去看去接。”

欧阳如雪忙道:“那你儿子有没有说爷爷奶奶好?”

张依道:“正因为我儿子说爷爷奶奶对他很好,那里还有我小叔子的一个儿子,说那里有弟弟做伴,反不愿意回来,所以我更加放心。有时周末去看去接,孩子的爷爷奶奶对我倒不错,孩子还不愿意随我回家,所以我这几个月只周末去看孩子,送些衣物零食去给他。”

两个人端了热好的饭菜来到客厅,欧阳如雪又问道:“那周末你老公也忙?他不陪你一起去看孩子?”

张依道:“他总是说忙,和我去过几次,多数都是我一个人去的。”

欧阳如雪道:“我们边吃边说吧?张护士,你说的这些,我也不知道你们夫妻平常一直如何相处。但是你说你除了这个耳坠,还有其他怀疑的。但听你刚才说这些话,又觉得可能是你老公的公司真的忙。你们都才三十出头,他事业刚起步,忙碌和资金紧是完全可能的。”

“可是中秋节后,他开始常说有事,晚上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

张依好像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脸上顿时有些微红。

欧阳如雪听了,也不好再细问,只好劝慰道:“张护士,多吃点饭吧。我没有结婚,很多我也想不周全。但是我还是刚才的话,如果你老公真的有问题,一定还有蛛丝马迹。他现在还没有和你说什么,说明他心里还是有这个家,至少眼下还没有想放弃和你一起生活。你周末可以去他公司看看,权当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我想你只要有心,一定可以知道真相的。还有,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善待孩子。”

张依道:“原先他有钱都会交给我管理,自从买了新车,他再没有给钱给我。有时我无意问起,他只说公司在扩大,孩子在老人那边,也要给钱,所以现在钱要紧张些。”

欧阳如雪听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只好道:“张护士,先不要去想这么多。你老公回来,你就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他若真心有变,一定会有开口的时候,只不过从此你多留一个心眼。建一个家不容易,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