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孙女带回了一个“准孙女婿”,还开着小车,冯奶奶很高兴,说感觉现在病好了些,挣扎要起来。

冯英忙安慰奶奶,说自己会去收拾屋子,明天一定带奶奶再去看病。

薛中魁也不见外,安顿好奶奶,很快和冯英一起在,留在冯家睡了一晚。

次日一早,冯英起来做了早饭,见奶奶虽然精神好了许多,但还是不放心。于是吃过早饭后,带了奶奶坐上薛中魁的小车,去漳门县人民医院看视。

冯奶奶打了一上午的点滴,薛中魁一直都很耐心地陪在一边,缴费也都是他去奔波。冯奶奶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孙女有这样的人相伴一生,自然可以安心。

晚饭时,冯奶奶已经可以吃下一大碗饭,说话也多起来。

“阿英哪,奶奶已经好了,你要做事明天就回广城去吧。”

冯英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又怕耽误薛中魁的生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倒是薛中魁先开口道:“冯英,我们明天再住一天,若奶奶没有病,我们后天回去。我虽然来过几次漳门,但没有去过几个地方,要是明天奶奶的病真病好了,我们就这里好好逛一天,后天一早回去。”

次日,冯奶奶一早起来,和冯英准备好了早饭,笑看着冯英和薛中魁道:“冯英,中魁,我已经好了,你们今天要逛就去逛,不用管我。”

冯英见奶奶确实没有事了,心里高兴,于是和薛中魁开车出去闲逛。

因为两天都没有睡好,逛了两个多时辰,薛中魁带着冯英在离冯家不远的一家宾馆四楼开了一个豪华间歇息。

“中魁,对不起,这两天让你受委屈了,我们家实在不成样子。”冯英有些愧疚地说道。

坐在床上的薛中魁笑着张开两臂道:“冯英,你若真心觉得我委屈,你现在就好好弥补我。”

冯英自然听出了薛中魁的温情与期盼,很温顺地走过去。

这里是一个没有任何羁绊和担忧的自由天地,温情感化人,热情融化人,多情刺激人。

看着怀中如此漂亮乖巧的可人儿,薛中魁只觉得就如新婚的洞房夜一样沉醉满足。

“冯英,等我们广城的新房子装修好了,你可以接你奶奶一起去住。等我们有了孩子,你可以继续来公司帮我,让你奶奶帮我们带孩子。”

薛中魁说得真诚,想得周到。还用手不停地抚摸着冯英光洁的腹部,贴在冯英耳边道:“冯英,你说,现在你肚子里有没有我们的孩子?”

冯英羞红脸道:“我怎么知道呢?我听说流产的人再有孩子很难的。”

薛中魁笑道:“冯英,这你就不懂了,别人流产有孩子可能有些难,但是我们不同。你知道吗,我们人和草木是一样过的,只要种子好,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生根发芽都很容易的。”

冯英有些不解地问道:“人怎么能和草木比呢?草木有春夏秋冬,人也有?”

薛中魁萧道:“草木有高低长短,人有高矮胖瘦。还有,我们人有一个地方也有很大差别,决定了种子的优劣,还有以后孩子的健康。”

冯英道:“哪里?你骗人吧?我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地方。”

薛中魁笑着执起冯英纤悉的手,笑道:“我们男人身上有一个仓库,种子旺盛那里就充实饱满。”

薛中魁说罢,已经将冯英的手放在那个神秘谷。

冯英顿时明白了薛中魁的意思,忙娇笑着用力打了一下薛中魁的背上。

薛中魁笑道:“现在你可知道了?冯英,只要我们两个人努力,我的种子在你那里自然生根发芽快。我有预感,等我们回到广城,我们的现在的努力就很快会有结果了。”

黄昏时候,两个人回到冯家,一起和奶奶吃过晚饭,安顿好老人,冯英和薛中魁两个人先去看电影,逛夜市,一直逛到十一点时,两个人才回宾馆歇息。

次日一早,冯英和薛中魁在外面买了早点回到冯家,陪着冯奶奶用过早餐,然后一起回广城。

元月三日的广城,竟然变了天气,阴雨绵绵,快十一点时,薛中魁和冯英终于回到广城。

两天都没有回家,薛中魁心里想着冯英的事,自然对妻子张依有愧,今天下班是倒没有再和冯英缠绵,而是直接回家。

张依从看到那个耳坠后的晚上起,心里总有些七上八下,虽然欧阳如雪劝说一番后心里已经好受些。

活得累是因为心里装了多余的东西,这跟吃得太饱了就觉得肚子撑一样,张依便是如此。

可是不管怎么样,生活总要继续,就像一片叶子被痛苦的蜷缩,但是终要用力舒展才可以维系生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