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四生道:“老哥可能很少出来当街赶集。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也许可以帮你们家一把。你知道薛家凹的薛前生吧?就是前几年死了的那个参加抗美援朝的老志愿军薛大发的儿子,他因为没有儿子,一直打听有没有人愿意过继。说若是哪家齐整的儿子愿意过继给他,他愿意补偿伍佰元。说若人还在读书,他愿意缴他读书,若没有读书,他愿意帮着娶老婆。萧老哥,你家二勇有五兄弟,已经入赘一个,就是再过继一个,还有三个。薛前生家的条件不很差,新房也是前几年做的,若是你把一个孙子过继到他们家,将来那个人家的所有东西还不是你们家孩子的?”

萧德生摇头道:“孩子小要是过继出去,时间久了对我们就不亲了,等以后娶了老婆,更不会记起我们这些原来的亲人了。”

段四生道:“老哥,我要是你,我会把大的过继出去,比如你说的那个读高中的孙子。他已经这么大了,自然知道现在是因为家里实在困难才把他过继的。况且他读了这么多书,有文化,以后要是考了大学分配有工作,自然很少回我们这个地方。只要他在外面安家,他到时还不是和你们这些人更亲?这过继和不过继还不是一样?如果你们以后有困难找到他,我就不信他不认你们。”

萧德生听了,顿时有些心动。

段四生见萧德生没有说话,又道:“萧老哥,我刚才都说了,我是看上了你们家的二勇,我们若成了亲家,我女儿以后在你们家生活,我怎么会害你们呢?若你们家能今年给聘金,下半年你们就可以娶我女儿过去。这样你们家添了一个重要的劳动力,那个孙子读大学也无忧。等你们家条件好了,若你那个孙子还在读大学,等他回来,多给些零花钱给他,让他记着你们这些亲人的好,不是一举几得?”

萧德生想了想道:“那个薛大发我原来认识,人是不错,也很懂理的。但是他这个儿子,我虽然见过几次,但不知道他这个人怎么样?”

段四生道:“萧大发的这个儿子叫薛前生,今年还不到五十岁。他老婆就是你们村的,好像叫阿花。薛前生一共生有四个女儿,一个已经出嫁,一个去年出去打工了,还有一个女儿十岁时病死了,眼下他们只有一个六岁的小女儿。薛大发的老婆还在,他们前几年才做的屋子,就在薛家凹的老鹰岩下。听说薛大发死时,政府还补了不少钱。要是你们把那个在龙城读书的孙子过继给他,他就是多花些钱肯定也是愿意的。”

萧德生听了,终于点头道:“我们家三勇已经快二十岁,若是他考上大学,薛家愿意缴我们家三勇读书,再补五百元给我们家,我倒愿意,但是我还要回去跟二勇的父亲商议一下才好。”

段四生点头道:“这是自然,如果老哥愿意,我明日当街时就和薛前生说。这个薛前生,年轻时游手好闲喜欢打架,他父亲走了后,倒也开始会做些农活。我陪他亲自去你们家说,反正他老婆是你们村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