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就是到了此时此刻,薛中魁都没有想过自己的作为会有什么不妥,冯英也一样。

当初开始时的恋情在那个小小的办公室,现在已经有了安乐窝,冯英忘了自己还是未婚姑娘的身份,薛中魁也忘了自己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儿子,更忘了晚上回去与妻子同床共枕时,也该有一份丈夫应尽的义务。

夫妻支撑起一个家,需要双方齐心协力。以一颗变了的心,留宿在貌似好安宁的家庭,这样的日子还可以维系多久呢?

五点钟时,张依骑着摩托车去婆婆家,脑海里一直想着和薛中魁曾经的牵手相依,曾经的幸福甜蜜,曾经的花前月下,实在想不明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浪漫激情竟然在悄无声息中消失贻尽。

女人的心,不是天上的云,却像天上的云。别人有时捉不准,其实女人自己有时也无法把握该有的方向。

明明穿过了好几条街道巷道,可张依脑海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婆婆家的。

暂且不说张依婚姻中隐藏的危急。

明天是自己回老家的日子,欧阳如雪和萧三勇晚上七点钟开始,一直在收拾明天要带回去的东西:稍给萧三勇家的是一个纸盒子装的墨鱼还有小孩子吃的零食,一包给小妹还有几个老人的衣物,欧阳如雪给自己家人带的是两个大些的纸箱装满的东西。

两个人将要带回的东西都先放在一楼客厅,看看还不到八点钟,欧阳如雪笑道:“三勇,我们现在去买手机,怎么样?”

萧三勇惊讶地问道:“现在就去?你明天要坐这么久的车,还是早些歇息吧,手机我自己去买。”

欧阳如雪笑道:“我们开车出去,至多一个时辰回来。”

萧三勇笑着近前,一把拥着欧阳如雪道:“如雪,傻丫头,听你的,现在就去。不过你可记住,我的丈母娘可是千交代万交代,晚上让你不要出去。”

欧阳如雪笑着捏了一下萧三勇的耳朵道:“那是因为她不知道有你陪着我。你不在,外面有宝贝捡,我也不出去。你放心,我们也不用走多远,我知道这前街卖菜的地方有一家手机店,你去挑一个好用的。”

萧三勇笑道:“电子产品更新快,只要可以打电话发短信的就可以,我可不赶什么时尚。如雪,你说要是我们早几个月见面,是不是现在就可以结婚了?”

欧阳如雪笑道:“你没有听过,这人的婚姻,都是月老先定下的。规定了你萧三勇要二十八岁我二十六岁,才可以结婚。”

萧三勇微笑道:“从普济寺回来,如雪,我发现你越来越迷信了啊。那你说,我们明年会不会生孩子?我们先生子萧还是先生欧阳子?”

欧阳如雪笑道:“安心开车,你只会说这个,我又不是神仙,哪会知道。”

二十分钟后,两个人来到欧阳如雪说的那个地方,萧三勇很快挑了一个摩托罗拉手机,笑道:“如雪,这可是我现在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欧阳如雪笑道:“你自己本人呢?一文不值?还是觉得比不上那个手机?笨蛋!”

萧三勇笑道:“幸好我们不能将手机带出去训练,要不肯定掉了。”

欧阳如雪笑道:“你好好摸索使用,我来开车。”

萧三勇忙道:“我还要摸索什么,就输你一个人的号码,这是我们两个人用的。”

两个人说笑着,不过一会儿,很快回到家中。

为了萧三勇这个手机,欧阳如雪和萧三勇两个慢慢玩了好一会,看看已经快十点,萧三勇才提醒道:“如雪,上楼睡觉了,明天我倒没有什么,你要坐这么久的车呢。”

欧阳如雪见时辰不早,也不挽留,微笑着送萧三勇上楼,很快各自去安睡。

青春作伴好还乡。

次日一早,欧阳如雪和萧三勇都早早起来,然后匆匆用过早餐,将东西搬上车,将楼上楼下屋前屋后都检查了一遍,又给许姗姗打电话,得知对方也已经准备好,这才关好里外大门,由萧三勇驾车前往许姗姗处。

半个多时辰后,几人又将萧三勇送到军区大门口,下车后的萧三勇免不了又嘱咐一番。

这次回乡,因为是正月初三,路上倒没有年前那样堵车。中午在服务区休息吃饭时,欧阳如雪给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欧阳龙,听说已经走了一半多路程,又嘱咐了还几句话,说不用赶急,今晚家里请舅舅叔叔一家吃饭。

“姗姗,我们初五下午去温泉洗浴中心怎么样?好久没有去那里泡温泉了。”

再次上车后不久,欧阳如雪提议道:“我记得那里的当街日是逢二五八,我们张护士还让我帮她带两斤茶叶。”

许姗姗笑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