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你想做什么?”

阿四一把拉住王于丹有些生气地责问道,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温情。

王于丹回头冷冷地说道:“阿四,把我的身份证给我,我要回家。”

阿四听了,一把将王于丹拉进屋子,狠命推在床上,怒道:“王于丹,亏你还口口声声爱我,我为你做了这么多,花了三万元接你出来,你就这样回报我?你是不是过分了?”

王于丹听了,再也忍不住愤然道:“阿四,你以为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骗的人应当不止我一个吧?你说,你到底骗了几个像我这样的女子去了那个酒店?你别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那里迟早会被人告发的,你们几个也一样。我现在不告你们,把我的身份证给我,我自己回家。”

阿四听了,上前一把拥住王于丹冷笑道:“王于丹,你觉得你还可以回去吗?你都还没有正式上班,你现在不单还欠我三万元,酒店的培训费你也欠着。我告诉你,我接你出来,也是鹞子和我的情面,我可是写过保证的,说过几天一定会送你回去。你不愿去坐台也可以,每天就在屋子里培训拍片子,等你的那些片子销售好,赚够了我和酒店的欠款,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如果你不喜欢那里的培训,我和鹞子橡皮就在这里帮你培训!不过你可要记住,在我这里的培训不能超过七天,七天后送你回去如果还不合格,那你还要在酒店继续培训。”

阿四说完,当即打电话给鹞子和橡皮。

王于丹没有想到,这个曾经温情无限帅气得让自己相思流泪的男人,竟然让鹞子和橡皮轮流强暴自己,还不时帮着控住自己,还轮流拿着照相机拍照片。

此后几天,王于丹每天至少重复一次这三个男人的强暴。

四月二十九号晚上,王于丹乘阿四呼呼睡着时,悄悄起来走出房门,才打开二楼的大门,身子很快被鹞子抱住,不一会儿,阿四和橡皮也起来,三人对王于丹一番折磨后,阿四还用皮带狠打了王于丹一顿。

五月一号的晚上,阿四特意买了酒,在外面炒了几个菜上楼,让王于丹和橡皮陪着吃,用多日都没有过的柔情对王于丹道:“丹丹,明天开始可以去酒店上班了吧?”

王于丹冷冷道:“我不会去的,我要回家。”

阿四看了一下王于丹道:“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这些天,我们三个人每天一次你都可以承受,在那里条件这么好,你难道希望一直这样伺候我们三个?你想想,这可能吗?我和橡皮倒没有什么,鹞子可是有老婆孩子的。”

王于丹道:“放我回家,我死也不会再去那里!”

阿四喝了一口酒看了一下王于丹道:“如果我非要你去呢?”

王于丹放下手中筷子,一字一句道:“阿四,你玩我也玩够了,要我陪的人也已经不少了,你别逼我,狗急也会跳墙。我只要回家,如果你明天还不放我走,我也不管这么多了,我要去告你们!”

橡皮听了,忙看着阿四,只见阿四起身,很快在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递给王于丹道:“好,话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看看这些,你就是你回去,如果弄得我们不快活,那这些照片会先后送到你家里,你做事的任何地方,还有你要嫁的人,他们都会看到,酒店里的那些片子,也一样可以送到漳门。”

谁知道王于丹看了很平静地说道:“我已经被你们这样了,我还要什么面子,至多让别人说我做过小姐罢了,总不可能坐牢。你们这些人,如果明天不放我走,那我死也要让你们坐牢!”

阿四听了冷笑道:“王于丹,你告我们什么?你可是自己心甘情愿来这里的,当初我可没有去漳门找你。你的第一次是你来自己上门送给我的,这次也是你自己收拾包袱来这里的吧?你让我冤枉花了三万元去酒店接你,我留宿你这么多天,你竟然还要去告我们?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那个地方进过多少男人,你身上还有哪个地方干净?好言好语你不听,那我明天晚上就送你回酒店,让你接受高级培训,让你尝尝几个男人同时下手是什么滋味,到时你可别后悔!”

王于丹针锋相对道:“阿四,你身上还有点人样吗?你就不怕这样做断子绝孙下地狱?”

阿四听了,一把抓住王于丹,扬手就是一个巴掌,王于丹脸上顿时一个通红的手印,然后被关进了屋子。

半个时辰后,鹞子开车过来,和阿四橡皮继续一起喝酒,悄声商讨王于丹的事情。

王于丹被关在屋子里,想到自己眼下的处境,生不成,死不得,见床下有一些散落的扑克牌,还有一只落在那里的圆珠笔,于是将那些扑克牌撕成小片,写上“救我救我请救我”的字样,写一张放一张进自己衣袋,不过才写几张,听到好像有人走近房门,忙将那只笔和扑克牌丢在床下。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