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拥着娇小的妻子,萧三勇动情地说道:”雪,你知道吗,原先没有结婚时,我就是说孩子,觉得也不过说说罢了。可是现在,我们结婚了,我真希望你可以早点帮我生孩子。我们政委说得对,没有老兵,就没有小兵。我今年虚年二十八岁了,你呢,也二十六岁了。我都算好了,明年你帮我生一个,等你三十岁时,再帮我生一个。我原来希望先生女儿欧阳子,现在看欧阳子肯定生后面了。女儿更小也好,你看刘以涛和妞妞,以涛对妞妞多好。还有我们家的小妹,我们兄弟几个,哪个不喜欢她?“

欧阳如雪有些担心地说道:”三勇,要是我生不出怎么办?“

萧三勇笑道:”傻瓜,你怎么会生不出?我都说了,我们的宝宝,现在肯定已经在你肚子里呢。“

其实欧阳如雪,现在何尝不是像萧三勇的心思一样。

操劳一生的父母,如今都已经年过半百,若是哥哥没有出意外,他们早已经是爷爷奶奶一辈的人。每次言语之间,可以感受到他们对孩子是多么期望!

家里很温馨,可是没有孩子的味,少了孩子的哭声笑声。若是这个家有孩子的味,爸爸妈妈一定不会再孤独,不会让自己一直忙碌的生意场中。

想到孩子,欧阳如雪这才发现,自己一向很准的姨妈,好像这次真没有来了。因为忙于结婚,都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都已经迟了有十多天了,莫非真有了?

萧三勇已经发出轻轻的酣睡声,想到每次和萧三勇的亲热,欧阳如雪很清楚,如果自己没有什么意外问题,确实不可能不怀孕——

新婚燕尔的日子很快过去,转眼已经是萧三勇和欧阳如雪要返回广城的日子了。

十一月三日上午,萧三勇和欧阳如雪已经从松木岭来到龙城,陪欧阳龙夫妻度过了在龙城的最后一天假日。

十一月四日早上,也就是农历九月十九日,欧阳龙和秦罗敷帮欧阳如雪和萧三勇准备了好多东西,把后备箱几乎塞得满满的。

这些物品,有一部分是让萧三勇欧阳如雪带给自己的领导同事的,还有一部分是特意交代带给刘以涛祖孙三代人的礼物,其他主要是冰冻好的新鲜牛肉和鸡鸭,萧三勇家给的土特产,两包自家稻田米。

上午八点多,萧三勇和欧阳如雪告别家人,终于踏上了返回广城的路途。

下午三点多钟,萧三勇和欧阳如雪已经回到广城的家中。

离开一个多月才回来,夫妻两个分外忙碌。尽管萧三勇不准欧阳如雪做事,可是欧阳如雪还是忍不住动手,亲自重新整理自己的新房。

萧三勇和欧阳如雪这对小夫妻忙到六点多钟,总算整理好一切。好在今天带回来的菜食很齐备,晚饭也准备得很快。

婚嫁已经过去,萧三勇和欧阳如雪的生活很快走上正轨。

因为萧三勇和欧阳如雪在广城的亲友不多,所以十一月十一日即农历九月二十六日中午,在军区招待所只准备了十桌酒席,宴请广城的同事和同学朋友,还有欧阳如雪的邻居。

欧阳如雪很意外的是,远在上海的刘君豪,竟然带着阿猛特意回来参加自己这次婚宴。

见到初为人妇的欧阳如雪,刘君豪不再惆怅,反而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真心爱一个人,未必要拥有她,能长久地看她快乐和幸福,未必不是享受!

实在不明白的是,刘君豪不知道自己只有七岁的儿子以涛,为什么和欧阳如雪这么投缘。

刘以涛的变化,确实来于欧阳如雪,原先孤僻,淘气,逆反,母亲头疼,自己也一样。可是现在,真的很庆幸,自己这个慢慢在长大的儿子,简直是脱胎换骨。

儿子刘以涛的变化,刘君豪可以肯定,就是以涛的生母还在,也肯定无法改变刘以涛,因为自己努力过,完全无能为力。可是,欧阳如雪却很轻松地做到了。

很少回广城,可是欧阳如雪和刘以涛的交往,刘君豪都知道。因为现在的刘以涛,从原来一直排斥自己,已经变得很信任自己,什么话也愿意对自己说。刘以涛还说,想起刘君豪那次教训欺负欧阳如雪的康明德,觉得爸爸也是一个大英雄。

那次欧阳如雪回去没有几天,刘君豪回来,都已经八点多了,刘以涛突然说,想欧阳姑姑了,不知道她没有做新娘子了,问可以不可以打她的电话,说爸爸一定有她的电话——

酒宴结束,一家子也尽兴回家。刘君豪坦然了,没有恋情,可以能够维系一种兄妹情谊,何尝不是幸事!

刘母也很高兴。欧阳如雪回来,给家里每个人都带了很实用的礼物。龙城的绿茶,板鸭,金桔,都是刘母很喜欢的。

刘以涛更加高兴。自从用刘君豪的手机给欧阳如雪打过电话,刘以涛竟然记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