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周末,过往的人并不多,摩托车虽然倒下,骑车的人并没有受伤。

见小车上已经走下两个人去看视那个倒地的姑娘,骑摩托车的那个中年男人慌忙扶车起来,战战兢兢过去看视。

萧小妹只感到脑袋手臂一阵疼痛,鞋子也掉了一只,两个手掌都是擦伤,十分狼狈,想爬起来却起不来。

骑摩托车的男人见自己闯了这么大祸事,也不知道萧小妹伤得怎么样,只好对那个蹲下身子查勘的人求道:“老板,你行行好,市医院不远,求你用车送她去,我也愿意承担责任。”

低头看小妹伤势的男人很快抱起地上的萧小妹,对身后一起下车的人道:“阿猛,快开车,去市医院。”

原来这两个男人,正是昨天才从省城回来的刘君豪和阿猛。因为要去新城区参加一家大型超市的开业典礼,却遇上了这起车祸。

萧小妹被抱着上车,一身疼痛,有气无力地求道:“帮我捡回那些书和资料。”

刘君豪将小妹放在后车座,只好道:“你忍一下,我去帮你捡东西。”

刘君豪下车,见几本书和资料提包散了一地,一个手机在车轮下被压碎,只好将那几本英语书和那只鞋子提包已经坏了手机捡起,见那个肇事的中年男人身上衣服全是点点油漆,一脸惊慌,估计是个从事装修的民工,于是对那人道:“算了,这个伤者我负责,你走吧。”

刘君豪说完转身上了车。

此时萧小妹在后座上,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刚才若不是摔到路对面,自己肯定没有命了,现在头痛背痛胳膊痛,衬衣上的扣子也弄丢了几个——

萧小妹一只手护在自己胸前,另外一只抖着的手接过刘君豪手上的包,想在里面拿东西,可是手本来已经擦伤,弄得包上都是血迹,却并没有拿到东西。

见萧小妹如此窘困,刘君豪忙道:“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拿。你放心,我会负责医治你,你的自行车和手机我赔你,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我包里有几十块钱,你帮我去买件衣服。”

萧小妹觉得受伤倒是次要,现在和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刚才他还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成这样,只恨不得钻到地底下。

刘君豪见萧小妹满脸通红,低着头说这话时,本来雪白的脖子都红了。

见刘君豪没有说话,萧小妹又低声道:”你将我包里的钱买,只要可以穿就可以,买大点。“

刘君豪听了,见萧小妹不敢抬头看自己,只好问道:”那你要忍着点,我撞伤你,我先去帮你买衣服。阿猛,先找一家服装店停下。“

刘君豪说完,从车上拿了一些纸巾,递给小妹,有些怜惜地说道:”先擦擦手吧,很快的。“

萧小妹犹豫了一下,一手接过纸巾,这才抬头看了一下刘君豪,见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长得和三哥萧三勇差不多,穿着淡蓝色衬衣,系着领带,衬衣下摆估计抱自己时弄了一些血迹。

”对不起,我弄脏你的车和你的衣服了。“

萧小妹还是一手护在胸前,将身子往旁边移了移。

刘君豪再次端祥萧小妹:这是一个十分俊俏的姑娘,大概二十岁左右,皮肤很白,脸上因为窘困显得一片潮红,秋水般的眼里还有泪水痕迹。

此时她很窘困,似乎还很警戒,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尽量将身子往旁边移动,以拉开和自己的距离。

车子停下,刘君豪见已经到了一家服装店前,交待阿猛稍等,自己很快下车进了服装店。

几分钟后,刘君豪提了一包衣服打开车门,放在后座上道:”妹子,这车外面看不见,你就车上换上,换好从这边打开车门,我们再上车。对了,我姓刘,你可以叫我刘大哥。“

刘君豪说完,叫阿猛下车。

此时萧小妹实在无法,见车上已经没有人,只好打开刘君豪放在车上的那包衣服,见有两件衬衣,一条裤子。两条裙子。想到去医院更加没有地方换,只好慌张的用纸巾擦了几处伤口的血迹,换上衬衣裤子,因为发现裤子衬衣都擦烂了。

身上有好多处擦伤,所幸好像没有骨折。换好衣裤,估计换下的衣服已经无法穿,小妹于是打开车门,见刘君豪和阿猛站在五六米外,不由心生感激。

刘君豪见小妹已经换了衣服下来,虽然走路有点一瘸一拐,但应当伤势没有太重,心里也稍安些,于是走过去关切地说道:”我扶你,现在送你去医院。“

萧小妹丢了换下的衣服,见刘君豪要扶自己,忙满脸通红地说道:”不用,我可以走。“

刘君豪微微一笑,伸手扶着小妹上车,歉意道:”妹子你别紧张,我撞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