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转眼已经是一九九六年的春节。

龙城一中九三届理科特尖班举行一次同学聚会,时间定在正月初八中午,地点依旧在原来的高三(1)班教室。

来参加聚会的同学来得很齐备,因为除了萧三勇,都是在读大学的在校生。原来的五十一人,来了四十七人。

虽然还有四个人没有来,但是,班主任将全班所有学生的通讯地址和联系方式都打印出来,给每人一份。

班主任很欣慰,因为这个班上的五十一人,已经全部是大学生。一年前,萧三勇已经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军校,给班主任写过一封信,说要就读四年,以后还回部队。

陈文武带回全班所有的通讯地址和联系方式后,萧二勇当即让四勇给三勇写信,并将那份同学的通讯地址给萧三勇寄过去。

此时的欧阳如雪,已经和几年前的情形大不相同。

在高中毕业后的三年里,欧阳龙夫妻两个不单承受丧子之痛,秦罗敷的病好不久,欧阳如雪的外婆也因为伤心过度病倒了。对于唯一的女儿秦罗敷的丧子之痛,老人感同身受,终日以泪洗面。就在欧阳如雪读大学后不久,老人还是走了。

欧阳龙自从儿子走后,性情也大变,原来健谈潇洒豪爽,现在变得沉默寡言,将自己的一些生意逐渐转让给亲友,眼下只留下车行和电器城。

正月十二日,欧阳龙带着一家回到了自己老家鹅子乡。吃过中饭,奶奶将欧阳如雪叫进屋子,语重心长地告诉欧阳如雪道:“如雪,爷爷奶奶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走就走了,你是一个好孩子,奶奶今天单独把你叫来,你知道奶奶想对你说什么吗?”

欧阳如雪点点头道:“奶奶,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要我好好待我爸爸妈妈。”

奶奶满是欣慰地看着欧阳如雪,点头道:“如雪,奶奶告诉你,你妈心脏不好,再受不得刺激。你爸爸有高血压,原来很少喝酒,可是你哥哥走后,你爸怕你妈受不住,一直苦在心里。如雪啊,你爸是奶奶的儿子,他的苦奶奶知道,可是奶奶帮不上他。”

奶奶说到这里,老泪纵横,听得如雪也忍不住流泪道:“奶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只管说,我都听你的。”

奶奶擦了擦眼泪,抚摸着欧阳如雪的额头道:“如雪,你记住奶奶的话,你已经长大了。现在你爸爸妈妈就你一个孩子,你爸妈不容易,要是你以后有了孩子,让你的孩子随你姓,你愿意不愿意?”

欧阳如雪听了,有些不明白问道:“奶奶,我哪有这么快?这很重要吗?”

奶奶叹气道:“如雪,奶奶跟你说明白一点,就是说,你以后能不能找一个愿意入赘你们家的男朋友?到时你生的孩子,叫你爸爸妈妈为爷爷奶奶。”

欧阳如雪听得脸上飞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见欧阳如雪害羞不说话,奶奶又道:“如雪啊,奶奶知道你现在可能不懂,或者听了为难。可是奶奶跟你说,这就是你爸爸妈妈的心病啊。他们现在这么年纪,是再不可能生孩子了,想到你终有一天要嫁出去,他们就是有千万家财,也要给别姓人,心里总不是滋味呀。你爸爸妈妈希望自己有孙子孙女继承家业,可是没有了儿子,怎么可能有孙子孙女呢?他们自己不会对你说这些,是怕你听了委屈难过哪。”

欧阳如雪听了,顿时明白了。

是啊,爸爸妈妈对自己的疼爱,堪比千万珍宝。如果爸爸妈妈真的有这样的心病,是不是真该给他们一个承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