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芊默一点也没有被人揭穿后的紧张,继续对着镜子练上台发言时的表情。

路老大趴过来,搭着她的肩膀。“特战部门有个心照不宣的规则,每个人的用品编号多数都是自己的编号,但NO.1一定是留给头头的,哎,这个秘密值不值几十串大串封口?”

芊默回她一个璀璨笑脸,路老大见这小妮子心态如此稳定,不死心地继续煽风点火。

“哎,我们大家都是穷学生,这个囊中羞涩什么的都能理解,但是空特待遇好吧?工资高啊,尤其是这个NO.1,一个月的工资要过万了吧?”

“那不止。”芊默笑眯眯,她家小黑学历高,还有岗位津贴呢。

路老大捂着腮帮子,“艾玛,这闪闪发光的恋爱味酸倒了我的牙!”

她是很认真地敲诈勒索,老二这一脸骄傲是咋回事儿?内个神秘空特工资高,她很得意?

路老大不由得为老二这神一样的大脑纠结,难道重点不应该是:神秘男友被发现了,我该怎样封口我英俊的室友?

但老二此刻笑得神秘又不含蓄一反平时高冷,分明是:神秘男友好优秀,我骄傲啊,嘿嘿嘿嘿?

没有整到校花,路老大颇为遗憾。

围着芊默左转右转,“你身上就没有一丁点缺点吗?”

近一段时间的相处,寝室里每一个人都表现出了各自的性格,唯有芊默稳如山,情绪自控力极强,永远都是不动声色,唯一让人看到她情绪波澜,便是现在,为了上台积极做准备。

“缺点?我有啊。”芊默对着镜子做了个八字手,对着自己小巧的脸认真道。

“我怎么这么好看?”

路老大的头撞到墙上了,校花,您这是肿么了,谁给您刺激成这样了!

眼见芊默要出卫生间,路老大长腿一挡,靠在墙上不让她走。

“你该不会以为,这就算封口费了吧?”人家可是个很执着的人呦。

芊默停下来,这是老**她的。

“老大,要请客呢,我是没有,毕竟我家里的条件跟你们几个比,应该是最差的。”

这是事实,虽然她的室友们一个比一个能装穷,但是瞒不过芊默的眼。

“说什么呢,大家都是穷苦大众家的娃。”路老大嘴角带笑,眼里却是一片深邃。

“哦,那咱们寝室的几个人家里都是做什么的?”芊默不疾不徐地跟她过招。

“这之前不都说了吗?我父亲是普通军人,麻油父母下岗,多多就是小康人家出来的...倒是你家里开养殖场最有钱。”

路老大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些大家早就交换过的信息。

芊默顺手把门带上,站在那轻松地说了几句话,路老大笑不出来了。

“这屋里有四个人,其中,内个自称父母下岗的麻油用着市面上几百块就能拿到的山寨机,但她的电话卡需要特殊渠道才能拿到。”

芊默跟麻油借过手机。

“不是,她借你手机的时候,电话卡没取下来?”路老大不觉得麻油是那种粗心的人——虽然她表面上很粗,但那只是表面。

芊默呵呵笑,“拿下来了啊,还是背对着我拿下来的呢,就是因为她该粗的时候不粗,才反常啊。”

如果心里不虚,麻油的性格应该会直接当着芊默的面扣下来,没必要跑到卫生间弄完了再出来。

路老大暗吃一惊,“那多多?”

“嗯,她隐藏的挺深,如果她不用这个,我差点就信了。”

芊默从洗漱架上抓起罗多多常用的防晒霜,路老大接过来一看,大宝防晒霜?

“这不是挺正常的吗?”就因为家庭条件一般,用点平价护肤品怎么了?

“你打开盖子看。”

路老大拧开盒子,用手弄了一点膏体出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推开——

“我去!海蓝之谜的防晒乳液?!”

这,这,这隐藏的也太深了吧?

整个大宝的瓶子装这玩意!

路老大的内心剧烈波动,她的注意点是:这特么难道不是大学吗?这特么是007特工现场吗吗吗吗吗!

“你是怎么发现的?”路老大觉得芊默可能就是007,或许默女神的眼睛,装了最新高科技x光透视仪?

比安检时的检测还特么牛掰,透过大宝瓶子能看到海蓝之谜?!

“我们的专业注定了一件事儿,只要发生就一定会留有痕迹,犯罪心理学不需要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