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芊默,你不会是哪个局里下来卧底的吧?”

练到满级然后开小号到新手村屠杀——虽然这个新手村里住的,都不是新手。

“不好意思,目前国内除了A局有比我厉害的,你见过哪个局里有我这种人才?”芊默不太谦虚地撩发。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毫不掩饰赞美之情。

“我也不知道我的眼力为什么这么好,也许我天生就应该做个警察。”这是她师傅前世对她的期许吧。

只是那时的芊默,永远也无法达成这个心愿。

“是,命中注定是很多人的魔咒。”路老大的眼突然充满了忧伤。

芊默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知那宿命的齿轮已经围绕寝室的四个人开始转动,只当路老大是被拆穿后的感春伤悲,再次拿出天桥摆摊算命的技能顺势道。

“没有什么是命中注定,只是为了摆脱出身带来的困扰,很多人会付出更多的努力。”

这一番话,对路老大的影响极大。

芊默推断出路老大身世有问题,但此刻的她远想不到,路老大的真实背景比她想得还要复杂,但算命,哦不,是心理学玄幻的地方就是这样。

一句话说出去,能让很多人都产生共鸣,觉得这些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并产生巨大的影响。

“无论你来自何方,我只想告诉你,聚在一起不容易,且行且珍惜,既然我们姐几个都叫你一声老大,希望有朝一日...勿相忘。”

芊默以为,路老大无意中表现出来的训练有素,以及她刻意隐藏的眼界,这些都源自她的出身,有这样出身的孩子,大多数是来自军政世家,所以最后一句芊默想表达的,苟富贵勿相忘。

只是芊默说得太含蓄,含蓄到路老大产生了一种飘忽的感觉。

芊默说完推门而出,只听得身后传来路老大幽幽的声音。

“陈芊默...你是魔鬼吗?”

芊默耸肩,“你见过我这么优秀的魔鬼?”

优秀是真的...这个不谦虚...也是真的。

“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我只是恰当地定位自己。”

芊默做这件事全凭直觉,寝室的另外俩室友虽然也让她觉得不一般,但芊默却没在那俩室友面前露底,唯独对着路老大亮出了底牌,自己有多少能力一点都没隐瞒。

这也是前世在商场淬炼出来的直觉,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了芊默处理这件事儿很妥当,有时候改变全局的,往往就是一两句话。

军训结束了,开学仪式阅警式如期举行。

芊默以严整的警容完成全程,在人群中毫不逊色。

警校隔壁的天台上,带着黑框眼镜的小秘书指挥着霸道总裁请来的专业摄影师,几个摄影师拿着专业设备一丝不苟地拍摄着,身后的霸道总裁陈灏轩拿着望远镜看,跟个导演似得。

“总裁,您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猥琐?”秘书面无表情地吐槽。

总裁一大早就夺命连环call打电话催她,她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结果...跑到警校隔壁带人偷拍?!

当然,总裁财大气粗的,能够把偷拍这种事儿做得如此清新脱俗,还找这么专业的设备——秘书瞄了眼摄影臂,呵呵,估计会拍出大片的效果,总裁真是人才。

“你是老板我是老板?”陈灏轩放下望远镜白了她一眼。

她以为自己想来吗?!

要不是他哥此刻正在万米高空上出任务,没办法亲临现场看陈芊默的开学汇演,他至于跑到隔壁学校兴师动众的?

“让陈姨说一句话,我们进学校拍多好。”小秘书嘟嘟囔囔,让老板扫了一眼,老实了。

其实陈灏轩自己心里也是呸呸呸的。

要不是他内个别扭哥不同意老妈出面,大家至于都跟藏镜人似得,躲着藏着就怕陈芊默看到?

于昶默说了,他不要家里人出面给芊默压力,在俩人关系不确定之前,全家都不能出现在人家面前。

所以霸道总裁化身大片导演,拿着望远镜遥控拍摄,生意都顾不上做了。

毕竟跟他哥求偶比,多大的生意都得靠边站。

芊默上台发言了,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很好地将红颜与铁骨柔肠融在一起,独立自信,谈吐间是化妆品无法堆砌地内涵与底蕴,开口便艳惊四座。

她站在台上自信十足地发表演讲,台下众人反应各异。

沙沐雨稍有惊讶,她没有用自己写的那篇发言。

“马过青山几道岭,人上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