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昶默把手里按着的男人交给保安,过了好一会,才看到他的女神翩然归来,刚刚她从内个据说买两盒送一个什么油的柜台离开后,消失了长达一分钟之久。

再回来已经跟没事人似得,只是细看,脸还是红扑扑的。

“刚什么情况?”芊默催眠自己。

刚刚一切,都是幻觉,对,不存在的。

“那个男人想要袭击那个女人。”于昶默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说话间,视线却不自觉地朝着内个据说买二送一的超大促销上划。

芊默好不容易做出的心理建设就这样坍塌了,心态崩了!

“哦,那个,我是给我爸看的。”这句话说完,气氛仿佛凝结了。

好想抽自己俩耳光,她大脑是打了多少结才说出这种二百五的话来。

但是撤回是不可能了,他已经听到了。

于是芊默眼见着内个平时表情很少的男人,笑了,笑...

“我说是就是,不许你反驳。”欲盖弥彰地说完,她就走在前面,不去看他。

心里大写一个完犊子,她给Q市丢人了,她到底是怎么寻思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一回头,却见他在路过柜台时,在促销员疯狂暗示的眼神下,拿起内个促销装放在车里。

芊默的眼都圆了,他推车过来,目视前方,宛若胸前的红领巾都更加鲜艳似得说道,“我也买给叔叔。”

啊啊啊啊!

芊默内心是崩溃的,她好不容易才把前世那个车那什么震女神的头衔甩掉,难道以后在他心里就要多了个“买套女神”的印象?

超薄0.01也是个让人崩溃的头衔啊。

就算她把视线挪到别的地方,勉强哗啦起破碎了一地的高冷人设,可耳边还是听到了他轻笑声,确定听到了!

这是个多么让人伤心的超市,她以后再也不来了。

而且边上的这家伙,说好的沉默寡言呢,笑得如此嚣张,这是想被她打出恐惧症的节奏吗?

结账的时候,芊默破罐子破摔,眼看着他亲手抓出那盒促销装递给收银员,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感觉促销员抬眼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一层朦朦胧胧的色彩。

悲壮的人生,经得起一切考验,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芊默昂首阔步走出去,可恶,她发誓,她又听到他的笑声了!

有了这次尴尬经历后,芊默恶向胆边生,她发誓,如果小黑回去后敢说一个关于促销装的事儿,她马上翻脸走人。

她不要面子的哦!

还好,于昶默虽然笑了一路,但还是很识趣地假装没那回事儿,那盒促销装也被他藏在兜里。

一切都是心照不宣。

为了忘记促销装带来的尴尬,芊默没话找话。

“内个被你抓到的男人怎么回事?”

“我在买东西的时候,就听到边上有争执...”

小黑娓娓道来。

当芊默的注意力都在如何偷摸买东西不被发现时,于昶默听到身边有一堆男女的争吵。

那男人情绪十分激动,言语间带了些不堪入耳的人体器官,那女人也没有什么好气,大概的谈话内容去掉了你来我往人体器官祖宗问候,大概能归纳总结出一件事儿,男女是夫妻,但女方似乎有意要离婚,听男人话里的意思是外面有人了,但男方坚决不同意离婚,闹到女方单位来了。

女人在超市当促销员,男人在卖场闹,本来这种家务事小黑不想出手,但见男人情绪激动,已经上手推搡女人了,于昶默才出手制止。

芊默听完后就一个反应,这么吵吵的事,她竟然没有注意到!

作为微表情专家,一丝一毫的细节她都能捕捉到,却在这个全神贯注买套的瞬间,战略上严重失误,不仅没观察到身边的危险,还被小黑抓到买套的瞬间。

不行,这个事儿必须要翻篇,芊默觉得自己完美女神的人设有点岌岌可危了。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她问。

“我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他体贴入微。

就是心上人拿着那什么盒子,包括刚刚她可爱地说这是给她爸买时的那个懊恼的表情,他全都没看见。

只不过是,记在了心里永久留念罢了,真...可爱啊。

芊默的脸又热了几分,“我说的不是那个,我说的是,你怎么看那对男女的事。”

这叫搬石头砸自己脚吗?是的,一定是的!芊默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