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0章 太优秀了(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人被邻居不知羞耻的声音气哭了。

单亲妈妈不容易啊,带孩子没钱租好房子,跟人合租还遇到这种会叫不可描述床的奇葩室友!

隔壁那个喊得惊天动地的男人不总来,一个礼拜能来一次就不错了,当初选房子的时候,单亲妈妈就是看在他模样老实又不总来的份上才选这里的。

没想到啊...

那个男人隔几天就会领一个女人回来,然后俩人关上门,做那种羞羞的事,办事儿就办事儿吧,还特么喊得惊天地泣鬼神,更奇葩的是,竟然是男人喊不是女人!

竟有老爷们愿意在办事情的时候嗷嗷喊,他领回来的那个女的,明显比他大很多,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单亲妈妈一边哭着决定明天找房搬家,一边咒隔壁那个嗷嗷喊的男人,诅咒他一辈子都不举才好呢!

好不容易隔壁的嗷嗷喊停了,单亲妈妈松开捂着儿子耳朵的手,就听隔壁开门了,那男人出来讲电话了。

“妈,我是大翔啊,对,我今天晚上跟同事在外面办点事——陈芊默那边我回头再去找她,你放心,不能让她跑了。”

不用诅咒嗷嗷喊的男人不举,因为他本来就...嗯,一个蛋,还不好用。

对面屋的男人,正是林翔。

他此时光着膀子,后背上全都是鞭痕,还有蜡油烫过的痕迹。

他握着用陈父给的钱买来的新手机,穿着大裤衩坐在出租屋公用区域的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

穆菲菲穿着透明的睡衣走出来,拎着一根鞭子。

林翔正在跟母亲打电话,穆菲菲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他身上,林翔挂断电话,一脸讨好。

“穆姐,你给我这个干什么?难道你还想——”林翔舔舔嘴角,笑得十分受。

通常意义上讲,这种东西都是给女人用的,但男人也能用,就比如林翔...

穆菲菲眼角眉梢风情万种,只是眼神带着说不出的嫌弃。

呵呵,不能办事儿的废物。要不是林翔还有利用价值,她才不愿意当这个攻呢。

“我让你去洗干净,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事儿,多少还处在迷途困境中的男女还等着我去治疗呢。”

她可不认为自己做的是什么带颜色的事儿,人家是职业算命业余的情感治疗师——反正这一套都是跟着国外电影学的,还别说,特受欢迎,客户涵盖男女。

具体工作内容,就是充当攻的方式,拿这假的不可描述做点不可描述的事儿。

穆菲菲凑够去,点燃一根烟,林翔拎着这些“治疗”工具站起来往洗手间走,隔壁屋单亲宝妈也出来上厕所,出租房就一个公用卫生间,俩人迎面相遇,宝妈看到林翔手里拎着的东西,眼睛都瞪圆了,脸瞬间爆红。

再看沙发上坐着抽烟的穆菲菲,透明睡衣,嗷嗷叫的男人,以及男人手里拎着的诸多不可描述...

穆菲菲此时完全不见她在芊默面前伪装的那副良家慈母状,妖娆的像个狐狸精,她以掌控别人情绪为乐,见邻居吓傻,穆菲菲笑着站起来,一双手水蛇一样缠着林翔的脖子,把自己嘴里的烟吐给他,林翔吸入再吐出。

靡靡之色吓坏了正经的宝妈,她拼命跑回房间,厕所都顾不上去了,关门的瞬间,还听到了那对恶心男女哈哈大笑。

穆菲菲笑够了问林翔,“你妈跟你说了什么?”

“她让我不要放过你女儿,你说我明天去求她,要求复合,她会同意吗?”林翔今天在乡亲面前丢尽了脸,对芊默怀恨在心,但为了钱还得忍着,他打算明天过去找芊默。

“她肯定不会同意,芊默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穆菲菲的笑脸沉了下来,她想到今天芊默给她算的那副塔罗牌。

“那她不同意怎么办,我需要钱,你也需要钱——”

“别急,我有好办法,我要搞得她身败名裂,到时候你再趁虚而入...”

“身败名裂?”林翔不解。

穆菲菲看了眼隔壁宝妈那屋,“你隔壁住了什么人?说话方便吗?”

“没事儿,就是个打工的,离婚了自己带孩子呢——咱进屋说,客厅太潮。”林翔跟穆菲菲进了房间,声音不算太大,但隔壁隐隐约约也能听到一点,只是俩人都笃定隔壁宝妈是不相干的路人,俩人关上门继续合计。

“穆姐,你说让你女儿身败名裂,这是为什么?”

穆菲菲瞥了他一眼,“你傻啊?你俩现在条件差这么多,她是养殖场的独生女,Q市坐地户,她爸名下好几套房子,将来房子养殖场都是她的,人漂亮还是警察学校的优等生,你是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