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于昶默,陈萌喜滋滋地掏出自己的首饰盒。

“老公啊,你说送什么当见面礼好啊?这个,还是这个...”

“妈!电话!G大打过来的!”

陈萌放下东西接电话。

“我是陈萌。”

“陈副局,您让我多留意的那个叫陈芊默的女同学,出了一点状况...”

陈萌刚开始听到“未来儿媳妇”的名字还是满面笑意,听到最后面若冰霜。

“...你们收到了匿名人的举报,说她逾期未返校,并且隐瞒结婚事实?!”

“是,昨天她还打电话给她的导员要求延长假期,理由是家中有事,但今天我们收到照片,明显她隐瞒实情,这种情况比较严重,按着学校的规定可能要严肃处理,但陈局您特别叮嘱过——”

“按着学校的规定走,不用问我。”陈萌本想把电话挂了,看首饰盒眼微眯。

不,不对。

她儿子的眼光不可能差。

“那我们这边就做出处分决定了,如果她逾期不归就开除。”

“稍等,这件事,等我这边调查后校方再做决定。”

挂上电话,陈萌陷入沉思,她对儿子的眼光是有信心的,能让儿子如此痴迷的女孩,就算不优秀也不可能是个隐瞒婚史欺骗感情的人渣,所以她才做出了让学校放缓处分的决定。

没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另有隐情还好说,如果欺骗她儿子的感情...陈萌眸色微冷,隐带杀气。

这孩子因为自己特殊的职业,才有了现在这种心理隐疾,人生实苦,实在禁不起再遇渣女。

这个陈芊默到底是人是妖,待她一查便知道。

...

芊默吃了早饭,换上了她警校发的制服,如果不看肩章,跟普通警察没什么区别。

配合查案穿得正式一点会比较好,而且她跟导员只请了一天假,查完案直接回学校报到正合适。

跟家人告别,芊默出了门。

刚一出门,她就觉得不太对。

芊默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镜子,放在身前,偷偷往后晃,果然,有两个手臂带纹身的人跟着她。

其中有一个,用衣服挡着手,但看衣服的形状,那底下应该有凶器。

芊默并不慌。

她家到路口的这一段路人比较多,打闷棍不可能选在这里。如果她没有判断错,这俩社会人十有**是冲着她来的,幕后主谋么...

除了那个渣男林翔,还会有谁?

芊默加快脚步,一边用镜子仔细观察那俩人的体貌特征,一边在心中快速做判断。

渣男林翔这个时间找人过来打自己,他的目的一定不只是为了报她昨天当中揭穿他那么简单,如果不是这个,会是什么...

那俩人看她加快步伐,也跟着小跑。

芊默到了路口身形一晃,进了路边的一家服装小店,那俩人追到外面时,她已经趴在人家的柜台下,并对已经看傻的服装店小姑娘比了比墙。

小姑娘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就见芊默穿制服好像是警察,外面还站着俩带纹身的社会人,艾玛,这是拍大片还是现实版的警匪追逐?

“你,你是要衣服?”小姑娘问柜台下的芊默,芊默点头。

“我买,速度。”

蹲着换衣不算太简单,但难不倒芊默,她很快就把衣服换好,盘的整齐的长发散开变成披肩发,瞬间从警花变成美女。

换好衣服的芊默又快速地抽了个塑料袋把自己的制服装好,站起身。

芊默站在柜台前,店门被推开。

那俩纹身社会人进来了。

服装店小姑娘吓得一动不动,手都哆嗦了。

拿着衣服的那个男人已经把衣服里的棍子露出来了,狼牙棒!

在普通棒球棍上,打了好多钢钉,这要是被打一下皮开肉绽都是小事,太吓人了!

“这个,多少钱?”芊默背对着俩社会人,气定神闲。

“三,三十...”小姑娘一着急,把自己进价说出来了,其实按着平时的惯例,应该再加一倍,要价一百,然后双方激烈讨价还价,最后五十成交。

“给你。”芊默从兜里掏出五十,也没说要找钱,可怜的小店员心都要跳出来了。

“你!”拿棍子那个男人用棍子指着店员,恶狠狠地问。“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进来了?”

女店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