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看似随意地坐姿,几分钟里已经调整好几次,那俩女妖精企图伸爪摸他,被他不动声色地闪开,眼里一片深沉,紧抿的嘴角暗示着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在别人看来,这是左拥右抱游戏人间的浪荡子。

在芊默看来,简直是浑身写满了sos(求救)的小可怜,给小黑难受坏了吧?

这些庸脂俗粉,他怎能看得上呢,对别的男人来说,这种艳福自然是十分受用,但对他来说,上刑差不多。

想到这,芊默身体里涌动的领袖人格除暴安良的基因控制不住了。

她可怜的纯情小王子等着她救呢。

“会下棋吗?”陈萌看着监控器里可怜的儿子问芊默。

芊默点头,“家父在我幼年时,让我学过几年国际象棋。”

“有时人生就是一盘棋,对方在算计我们,我们也在研究对方,就比如现在,这一步走出去,就是要迷惑对方的判断,这个视频出去后,对方既能看到他想看的,又猜不到我们想要做的,把雷埋下去,让他在清歌一片里踩雷。”

陈萌的手做出爆发状,“踩到咱们的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别被眼前的表现所迷惑。”

芊默想想,“师傅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的,我不是小孩,我能想得开。”

陈萌面上稳重点头,心里的小人摔!

掀桌子!(╯'-')╯︵┻━┻

你丫不是小孩,老娘是小孩好伐!担心你怕你受不了好心讲讲,瞅瞅你,还能不能端正态度做一个啥都不知道的傻孩子,满足下人家想当人生导师的心愿了?!

“师傅,我能不能...改下您老人家的棋路?不是说我看不开吃醋什么的,你看小黑都什么样了...你忍心这样折腾他吗?”

陈萌一看,是啊,看给儿子委屈的...还有,默默真不是吃醋?

嗯,她信了...才怪!

“你打算怎么改?”陈萌问。

“给我找一套这里面‘陪酒人员’的衣服。”

男友出任务不能掉马甲,又难以忍受劣质女人的骚扰怎么办?

当然是亲自下场拯救他啊!

...

小黑喝了快一瓶红酒。

这一夜对他来说格外的漫长,第N次闪开妖女魔爪,背了一遍他加入空特时的宣言,这才把强烈的恶心感压下去。

是的,为了使命,这些都可以忍忍。

耳畔是那些肤浅人类的俗言乱语,不堪入目的画面躲都躲不过去。

正前方的那个猪头男已经把手伸到边上女人的衣服里了,小黑一饮而尽,想得却是他可爱的女神。

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准备熄灯就寝了吧?

穿着草莓小圆点睡衣躺在被窝里,萌人一脸血。

边上的花痴女又贴了过来,小黑借着倒酒的动作闪开,眼角的余光扫到女人镂空的后背,十分嫌弃。

所谓妖娆,跟穿得多少有什么关系?

穿的少透出来的也不过都是廉价的味道,擦的那是什么香水,画的那是什么鬼妆?

辣眼睛!

于昶默控制不住厌恶,在八爪女缠在自己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一把甩开,手里的高脚杯也摔在地上。

刚还有莺歌燕舞的包厢霎时静了下来。

一种纨绔集体看着他,小黑一脸不耐。

“都是庸脂俗粉!”

这一晚只有这一句才是他发自肺腑本色演出。

是的,就是看不上。

别以为他是没见过世面的,开荤遇到的就是最好的,岂能看得上这些乱糟糟的,看一眼都嫌弃!

他家默默就算是随便一件草莓小圆点睡衣都能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好么,不擦香水就是清纯女神,擦点淡香水也是暗夜精灵!

不是说女人不能化妆不能擦香水,用这些的时候能不能有点品位?

学学他家默默,那才是真正的女神,不是,他家默默为什么要被这些低档女人学?东施效颦岂能模仿出他女神的精髓!

其实小黑真冤枉人家了,这地方的女人根本不廉价,用的也不是便宜货,全都是国际名牌呢,但无论多贵的化妆品涂了多少层,身上那股风尘气息怎么也遮挡不住。

做东的纨绔见财神爷火了,赶紧赔笑。

“默少,这已经是我们这最好的姑娘了,小环小薇,还不好好陪陪我们默少!”

这俩头牌憋了一晚上,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