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默被小黑说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因为他说中了前世的一些事...

算命就是这样,明知道可能是忽悠人的,被说中后还是感到震撼,芊默本人就是学这个的,也最擅长忽悠别人,可还是毛骨悚然。

她前世第一胎真的没保住。

如果按着小黑太姥姥的说法,那孩子会跟第二个女儿一起来吗?

可是她人已经不再了,所以小黑前世...就再也没有其他孩子了吗?

她和小黑前世没有顺天命,顺天命就是俩人要在一起。

有些事不能细想,越想越难受。

小黑不知道芊默内心的山呼海啸,继续说道。

“我太姥姥说过,命越算越薄,纵然人出生便已有不同命运,如何安身立命也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命理术数深奥复杂,绝非是江湖骗子随便能参透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信这个?”芊默以为他是绝对的无神论者呢。

“天地之道本就是既有定数又有变数,人禀命于天,其理亦然,人的命既是注定又能改变,你听过蝴蝶效应吗?改变一点,全局都变了。”

芊默惊。

她怎么觉得这个蝴蝶效应好像在说她呢?

她回来了,一切都变了。

生活轨道完全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原来的问题消失了,可是还会有很多新的问题产生。

她前世的那些经历,已经成了平行时空,留下很多不解之谜也只能在那个时空才能找到答案。

“你领悟能力这么强,跟你太姥姥学两招没?你要是学了,以后咱们退休闲着没事儿就可以去摆摊了。”

芊默觉得,她和小黑要是组成一个算命夫妻档,肯定巨火,说不定还能发大财呢。

“我学了一点皮毛,家里真正厉害的是姐,她拿着罗盘随便去一个村子,往人家村中间一站,根据罗盘她能指出每个方位都出过什么人,看人家祖坟就能算出子孙未来,你可以跟姐合伙搞副业算命看事儿,你忽悠活人,姐给死人算阴宅方向。”

小黑开玩笑道。

有一技之长傍身,何愁天下无立锥之地呢。

诺诺姐...芊默脑子里出现把白大褂穿出飘逸披风感的潇洒慵懒于一诺,诺姐学这玩意一点也没违和感。

“姐学这个,真的不是为了看谁欺负她,她就刨人家祖坟去吗?”芊默是这么想的。

小黑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从小到大的想法?”

巧了,他跟她想的一样呢,确认过眼神,乖乖是他心有灵犀的人呢。

正如芊默推断的那样,这个用药后神志不清的男人跟表弟的确是来自同一个组织。

只是表弟的级别还比较低,还没见过玩蛇的这个男人,芊默分析这个蛇男能跟穆菲菲搅和到一起,想必在那个团伙里应该分量不轻。

让芊默心寒的是,这男人带着毒蛇上山,显然是想在悄无声息的条件下灭了自己,但她实在想不出这么做对这个骗子团伙有什么好处。

如果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只抢她父亲的养殖场已经可以了,干嘛还要致她死地?

所以芊默觉得,这蛇男应该是受到了穆菲菲的指使。

想要确定她猜得是否正确,得等到明天这男人清醒后再审讯,人都抓到了,顺势破获他背后的团伙也是迫在眉睫的要紧事了。

无论芊默内心是怎样翻腾,一切都得等到明天再说。

学校那边让芊默回学校,但小黑舍不得跟她分开,反正学校也不知道她具体什么时候完事儿,索性把她直接带回他在她学校附近的家,小灶开上,小被窝暖着,宵夜赶紧补一补。

芊默吃到了她久违的红豆小圆子,还是前世熟悉的味道,她惦记了好久,可却因为蛇男的事儿给她蒙上一层阴影。

她对穆菲菲的研究始终没有停止过,她承认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摸清穆菲菲完整的性格,但今天这种直接放蛇灭口的行为,已经超出了芊默的预期。

芊默没了胃口,放下勺子,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小黑。

“我怎么觉得放蛇男咬我这事儿,不像是穆菲菲会做的?”

穆菲菲的确不是好饼,也做了许多乱七八糟让芊默闹心的事儿,可是截止到目前为止,她做的坏事都是图财,还没有涉及到害命这个高度。

前世的穆菲菲也是,虽然坏事做尽了,间接地坑了芊默和她爸,但绝不是像今天这般直接害命。

“具体等明天审讯结果出来再说。”小黑怕她钻牛角尖,又补充了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