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摸吗?”低低的声音响起。

“好——啊!”人渣终于发现,他摸到的硬硬的是什么了。

那是小黑的喉结。

小黑就任由他摸,手在身体两侧也不动手,都给这么多机会了,人渣还是怂,转身就想跑。

跑得太快刀撞到窗台上,突然想起个事儿来,他有刀啊!

于是转身,哆哆嗦嗦地对小黑道。

“你,你别过来啊!”

“哦。”小黑点头。

人渣想跑,太紧张了,好几次没迈上窗台。

小黑听芊默说了,打老婆的多数都是怂包软蛋,但没想到软成这样。

人渣紧张,一条腿着急往窗台上迈,不小心还磕了下,就听身后于昶默特浮夸地喊了句。

“啊,我要报警啊。”边说边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以八十岁老人都不会有的缓慢动作一下下按键。

“报警电话是多少来着,一,一,零——”

“停手!”人渣被刺激地停止逃跑的速度,握着刀对着小黑嚷嚷。

“不要报警,否则我杀了你!”

“你要干什么?”小黑重复一遍。

“我,我,我杀了你啊!!!”人渣冲过来是想抢小黑手里的电话,但不知怎么回事儿,他还没靠近床就觉得膝盖被什么东西打了下,整个人向前倒,手里的刀径直地刺向小黑,小黑翻身刚好躲过。

锋利的剔骨刀戳入了被子里,看起来就像是故意要砍小黑似得。

人渣慌忙想拔刀,却听小黑就在他边上悠哉道,“入室持刀抢劫,会判几年呢?”

小黑很想知道他未婚妻对于家暴男人的总结是否精准,乖乖说,有家暴历史的男人,通常脾气暴自控力极差,稍微几句话就能点燃。

果然再听到判几年这个词后,人渣疯狂了,他抽出刀对着小黑的方向挥舞,“我弄死你!弄死你!”

奇怪的是他明明对着小黑砍,但无论瞄得多准确,都能被小黑轻松闪过,而且每一刀小黑躲过去后,他都能扎到床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证据。

此人入室就是抱着行凶念头的,虽然刚开始被小黑震慑住了,但撕破脸皮后,骨子里的嗜血和残暴都暴露出来,一连戳了床铺好几刀。

小黑玩够了,估摸着这证据也足够充分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膝盖稍一用力,正好怼到男人肚子上,男人退后好几步,摔倒在地。

“你——!”男人还想爬起来,却听身后有开门声,他下意识地转头,就见里面冲出来一个人...

男人来不及躲,就见那道人影最快地速度冲过来,男人就觉得眼前一黑,一个桶扣他头上了,就是家里用来拖地的好神拖专用桶,套人不费劲,还轻快。

芊默被小黑抱进卫生间时,还是睡着的,小黑给她放在了浴缸里,外面这么叮叮当当她醒了,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听到自己男人可能有危险拎着好神拖的桶出来了。

一招扣头杀,成功制敌。

男人想摘头上的桶,芊默一脚踩上去,“你去死吧!”

男人闷哼一声,不知道是晕了还是吓怂了。

“你没受伤吧?”芊默问小黑。

小黑坐在被捅得千疮百孔的床上,拉开床头灯,看到地上躺着的倒霉蛋,叹息。

“我受到了惊吓。”

...呵呵,信你才有鬼。

这么叮叮当当的,楼下的王紫颖也醒了,她刚起来想上楼问情况,就见小黑扛着一个人下来,芊默跟在身后。

“这是...”

小黑把晕过去的男人扔在沙发上,王紫颖看清了男人的脸,吓得惊慌失措,整个人开始哆嗦起来。

这个恶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芊默过去牵着她的手,“别怕,你看好了,他已经不会再伤害你了。”

她和小黑已经报警了,一会警察就能赶过来。

王紫颖根本不敢看,她咬着嘴唇哆嗦,芊默搂着她的肩,拍拍她。

“别怕,你看好了。”

她走过去掐了下男人的人中,男人悠然转醒,看到王紫颖后眼里凶光毕露。

“贱人!你竟敢背着我勾搭男人!贱人!”

他以为小黑是王紫颖交的男友,芊默拿出手机,于昶默挡在王紫颖面前。

“你要做什么?”小黑问道。

“我要砍死这个贱人,我让她离婚,我今天就要让她知道厉害!刀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