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芊默下来了,邻居们意识到天色已经晚了,这才纷纷起身告辞,穆绵绵把人一一送出去。

芊默看卧室的门开着,床铺散乱却不见她内个喝了一斤白酒的愁苦老爸。

“我爸哪儿去了?”芊默问穆绵绵。

“养殖场那来了个客户,要见你爸说还债的事儿呢。”

芊默皱眉,她爸喝了一瓶白酒呢。

“他那状态能行吗?”

“小于开车送他过去的,应该没事儿,我本来想跟着去的,偏偏那个客户之前跟我打过一架,你爸不让我过去,我叮嘱养殖场的人帮我看着了,真是的,这家伙欠了咱家5万多的货款,都快两年了还不还...”

穆绵绵脾气暴,这个客户跟她之前有过争执,就因为拖欠货款始终不还。

五万多欠了两年,这次来估计又想跟她家赊海参,穆绵绵非常不爽,她的意思是直接拒绝,今天她就想跟过去怼那家伙两句。

五万块拿到现在也是不多不少的,可两年前这五万要是买房子呢?起码能涨个百分之三四十吧?这两年房价正是涨得厉害的时候,这家伙欠债还不给利息,还敢厚着脸皮上门继续赊账。

芊默之前不过问家里的生意,今天听着奇怪顺嘴问了句。

“既然知道给他货款要不回来,干嘛不起诉他,甚至要纵容他继续过来赊账?”

做生意讲究一个诚信,这种失信之人直接拉黑去起诉他老赖得了。

穆绵绵长叹一口气,“你爸的脾气你还不清楚吗?昨天咱们还说他拎不清,不该心软的时候瞎心软,这个跟咱家赊账的,他爸那辈跟你爸有点交情,你爸始终记得当初欠人家一个人情,到他儿子这赊账都不知道要,他之前跟咱们做生意也不欠债的,谁知道这两年怎么了...”

要不说穆绵绵的经营手腕比陈百川厉害呢,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账算得才能长久,可是北方男人做生意好多都这样,乱七八糟的感情掺和进来分不清,借出去的钱也要不回来。

芊默看了眼表,此时已经是八点整了。

门外有车响,小黑回来了。

“我爸呢?”芊默见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便问道。

“在养殖场跟人聊天,看那意思还想再喝点,我想着晚上有事就回来了。”小黑重心还是在芊默这,他给陈百川送到养殖场就回来了。

芊默眉头一皱,“我爸喝了那么多酒,你还让他喝?!”

小黑面对她的指责丝毫不敢懈怠,规规矩矩回道。

“我给他弄了点低度酒,帮着透透。”

白酒喝大了,第二天再少喝点,增加身体对酒精的抵抗,这样整个人会觉得舒服一点。

芊默并不吃这套。

“你当我没文化?透也是第二天透,哪有现在就透的!”

鄙视世间一切舔狗!

这个小黑,一定是怕得罪未来岳父,老爸说什么他就是什么。

穆绵绵点头,dei!

“不行,我打个电话给你爸。”

芊默趁机给小黑拽到一边,“你看清跟他喝酒的是什么人了吗?”

小黑摇头,他人刚到门卫那,陈百川就让他走了,不过他往打更待的门卫房看了眼,里面有个年轻人看着岁数不大。

“那你把车开回来,我爸怎么办?”芊默问道。

“等咱们这边事儿办完了,我再开车接他。”

于昶默觉得,看陈百川那性质,三四个小时未必能喝完,说不定能喝到半夜去,刚好他和芊默见完穆菲菲顺道接人。

芊默想想也只能这样,她爸这几天心情太差,找人喝点酒散散心也好,便叮嘱小黑提前把醒酒汤做好。

俩人这边正聊着,就听穆绵绵提高音量。

“什么玩意?!晚上不回来了,就睡在养殖场?喂,老陈你喝少点知道吗,你那身体迟早喝出酒精肝,你——喂?!”

她要气死了,陈百川把电话挂断了。

穆绵绵心情不好,坐在沙发上琢磨了一会,越想越不放心。

“小于你送我过去,我不能让他继续喝,这家里都什么样了,还出去喝!”

话刚说完,门铃响了,有人来了,穆绵绵开门,是她娘家客来了。

之前有一批刚安排到宾馆,这又来了。

“三舅妈,你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来,快进来...”

“我来这上货,刚好听说你过些天要结婚,就过来看看,不知道方不方便。”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