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在我权限范围内给你们最大的支持,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就说。”陈子龙对于昶默说。

于昶默点头,本来人家是过来帮忙的,结果出这样的事儿,就陈子龙目前这个位置来说,兄弟双方都有点尴尬。

“用到你的时候不会跟你客气。”俩人握了下手,陈子龙带人先行离去。

芊默掏出手机,让小黑给她打光,快速地把血迹拍一遍,又把穆菲菲刚刚倒下的地方拍了,还到卧室拍了那个还在燃烧诡异的五芒星蜡烛阵。

她用力把眼泪眨回去,眼泪解决不了问题,但是智商能。

她赌上自己的一切,一定要还她父亲清白,她爸不可能杀人,不可能!

在回去的路上,于昶默给他母亲打了个电话。

他和芊默没有坐特警队的车,他自己开车,说话相对方便点。

陈萌此时已经睡下了,听到亲家出事后马上做出安排,陈萌一再叮嘱于昶默,让他照顾好芊默,小黑说了几个好后,陈萌还是不放心,让他把电话给芊默,她要亲自对芊默说。

“师傅。”芊默的声音还带着鼻音。

“默默,我知道此刻对你说任何安慰的话都没用,但我还是要说,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是你的后盾,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父亲查明真相,我现在就过去。”

芊默鼻子一酸,刚止住的眼泪差点又流出来。

师傅最疼她了,从前世到今生,都是一样的。

如果芊默是普通女孩,她一定会哭着求陈萌,让她一定想办法,求陈萌一定要通过各种关系保她父亲平安,但她不是个普通女孩。

“师傅,你别亲自过来,这事儿你不能出面。”

陈萌听到后心头一暖,鼻子也酸了。

这孩子太懂事了,也很有大局观。

“孩子,我不能不管你父亲,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查出真相,替你父亲洗冤。”

“师傅你对我我知道,可是这件事,您不能来,诺诺姐也不能来。”

芊默何尝不知道,如果师傅和诺诺姐过来,这就是顶级配置,师傅是最顶级的犯罪心理专家,诺诺姐是最好的法医,俩人强强联手没有查不出的真相。

但是不行。

避嫌,这是基本原则。

陈萌若只是普通职位还好,她已经做到boss级别了,如果她来了,就算案子查清了跟她父亲没关,这也可能被有心人利用为人诟病,以后一定有人会质疑陈萌是否在这个案子里保持了公正。

翻小账是没有时效性的,哪怕是几十年后如果有人说起这件事,到时候她父亲就算被冤枉也没人相信,师傅也得折进去。

“我来查,师傅,您远程指点我,我要亲自查,细节我会发给你,你帮我一起看。”

“远程...也可以。”陈萌被芊默感动了。

这孩子比她想象的还要坚强,就算是被迫陷入绝境,忧伤难过却不乱大局观,其实陈萌是真想亲自过来的,阻止的话从芊默嘴里说出来,意义不一样。

“我会给你技术上的支持,其他的你不要担忧,这个家是你永远的后盾。”

芊默挂上电话,脸上有两行清泪,眼里却满是坚毅的光。

“乖乖...”于昶默擦掉她脸上的泪,“我相信叔叔没有杀人。”

芊默反问,“你也看到现场了,那是个密室,所有人都相信那是我父亲动的手。”

就连陈子龙说话都很有保留,现场对陈百川是十分不利的。

“我只相信你,我会陪在你边。”

雪中送炭远胜锦上添花,芊默看着小黑暗下决心,她不会辜负小黑和师傅对她的信任,这件事,一定还有别的突破口。

在去警局的路上,芊默想过好几种可能。

比如,穆菲菲为了陷害陈百川,故意做这么一出,引芊默过来,然后自杀——但这种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穆菲菲那么自私的人,超级惜命,怎么可能为了报复做这样的事儿?

除非穆菲菲身患绝症了,临死前想要坑陈芊默父女一把,否则绝对没有这样的道理。

而且之前穆菲菲给芊默打电话的时候,曾经提过一嘴,她的生命受到了威胁,那个威胁她跟踪她的人,会是谁?

打死芊默也不相信是她爸在跟踪穆菲菲。

陈百川是喜欢喝酒,但是酒品极好。

喝多了就是睡,也不会跟人动手动脚什么的,平时虽然有老圣父拎不清的嫌疑,但是绝对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