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默看到前世狱友王紫颖,想的是还人家在里面总把鸡腿让给她的人情,谁想到好心好报,竟然还牵扯出这么大的事儿来!

“你刚刚说谁?”芊默问。

王紫颖把自己昨天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讲给芊默听。

昨晚穆菲菲和林翔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吵得她睡不着,那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俩人恬不知耻地商量如何坑芊默的那些话,王紫颖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那时她还想着,这个陈芊默是谁,被这么俩不要脸的狗男女算计真倒霉,没想到今天就这么巧的遇到了,芊默租廉价房子给她这就是恩人,再加上被林翔room喊得闹心,王紫颖竹筒倒豆子跟芊默把事情都讲了,一点都没保留。

说完后还担忧地看芊默,“你可千万别让她们算计了啊,我听到他们说好像想坑你家的养殖场什么的。”

芊默听完后不怒反笑,她想过林翔跟穆菲菲之间会有点事儿,但没想到...这么刺激。

芊默伸出双手握着王紫颖的手,真诚道,“特别感谢你帮我这么多,以后你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给我打电话。记住,是任何。”

她在暗示王紫颖,如果渣前夫还敢找上来,就找自己求助。

王紫颖原本还为了寄人篱下不安,觉得占了芊默便宜,可听芊默左一句帮忙,又一句谢谢,心里有种被尊重的踏实感,心头暖暖的。

“是你帮了我们母子大忙。”如果没有芊默,就她身上这点钱还真不知道能搬到什么地方。

“别这么说,是你帮我。”

芊默一再给王紫颖暗示,这里面其实是有门道的。

根据心理学研究表明,当人遇到问题时,找帮助过自己的人求助,会比找被自己帮助过的人求助成功几率大。

一个好玩的现象是,得到帮助的人不思报答,而帮过自己的人却会一再出手,所以想要维系跟一个人的感情,接受她的帮助并在她需要的时候给予同样的回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王紫颖之前一直活得很自卑,她前一段婚姻不幸福,丈夫从来不尊重她,动辄打骂,身边也没多少朋友,很少有人能够像芊默这般给她这么多的尊重,被芊默感动得泪眼汪汪。

“如果不是你,我一定会被那对可恶的男女算计,所以你是上天给我的福星,我虽然还是学生,但是我父亲是开养殖场的——我换个接地气的方法,海霸...你懂吗?”

其实芊默这是故意抹黑她老爸,她爸的养殖场做得可是正当生意,但普通人更愿意把这些养海参的想象成带有黑色彩的团体,就有点此海是我开,谁也不准来的那种感觉。

王紫颖瞪圆眼,海霸的女儿竟然是未来的警察!

“当然,那是过去的事儿了,我爸爸现在已经是一颗红心向太阳,全心全意为了我市GDP做贡献,但是他手底下有很多的工人,在这一片很有名,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找我。”

给自己遵纪守法的老爸披一层海霸的外衣,为得就是暗示王紫颖,从今以后,你就是默姐罩着的人了。

果然,王紫颖听到这句话时,脸都放光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多渴望有人能够给她娘俩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求别的,只求不挨打...

芊墨看了下时间,快一点了。

原本她的计划是杀到林家,给林母来点暗示,给她后续的下扣做第二波准备,但王紫颖这意外的插曲让芊默有了更好的选择。

在问清了林翔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在那边后,芊默借口帮王紫颖搬家,跟着去了林翔跟穆菲菲在外的爱巢,哦,不,还是说yin窝比较恰当。

根据王紫颖所说,林翔跟穆菲菲一个礼拜只过来一次,这点窝里不会有人,芊默趁着王紫颖收拾屋子的功夫,顺手从头上拿下个发卡,对着林翔那屋的锁头随便拧了两下,门轻松打开。

这是昶默跟她闹着玩的时候教她的,芊默其实很好奇,他堂堂一个少将怎么会这种溜门撬锁的技能,那时昶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祖传技能。

所以芊默觉得,他家里很有可能是锁匠。

门打开后,屋里一片脏乱差,被子不叠,床单上一片不明干涸物体,地上扔着一堆脏衣服,上面还有换下来的男女裤衩胡乱地堆在一起。

芊默掏出从婚房那拿过来的相机,把衣服摆好,拍了几张照片,尤其是男女脏掉的贴身衣服重点拍。

事情办完后,芊默跟王紫颖告别,到照相馆让人加急把相洗出来,办完这些她到林家楼下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

林翔上班,林母这时间应该也不在家,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芊默算好了依林母的性子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