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会善待我的两条蟒?”兔爷的声音里有了些许的疲惫。

芊默收敛痞气,正色道。

“我对天发誓我说道做到,我陈芊默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言出必行,坦白说兔爷,虽然我们立场不同,抛开正义良知道德法律,只看你这个人,我是很欣赏你的。”

“欣赏我?一个犯罪分子?”兔爷嘲讽。

她眼前的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正的不能再正的,就算长得像穆菲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道上混的人都有一种奇特的眼力,人群里一样就能看出谁是条子或是军爷,这些国家机器的气质格外地正。

芊默和她边上的男人就有这样的正气,虽然他们俩没穿制服,但兔爷就是能感觉到那股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气质。

自古黑白两道正邪势不两立,从死对头嘴里听到“欣赏”俩字,不可谓不意外。

“我说的是抛开法律和道德这块,只看你的性格,很果断也很刚,游戏人间放荡不羁,心里却仍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纯净感情,叹人世间虚伪浮华,宁愿与冷血动物相依为伴,无论睡过多少人经历多少事,还在等待最初的那个人的归来,可是他...再也回不来了。”

红彼岸是黄泉路上的花,兔爷等的那个人,应该是不在了。

那两条蛇跟他有关,或是他的化身,或是他交给兔爷的。

很难想象这段话是从对手嘴里说出来的,这一段类似算命判词一样的话,芊默却是加入了几分真感情,把彼此的立场都屏蔽,只是看兔爷这个人,亦有她的可悲之处。

兔爷的脸上多了两行清泪,这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他的地址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依照我对他的了解,他此刻应该搬家了。”

兔爷说出一个地址,芊默仔细记下,在与兔爷临别前,芊默终于问出她一直想问的事儿。

“你既然不屑king的器重,那为什么要砍穆菲菲那一刀?”

如果没有兔爷在背后砍的那一刀,或许还没这么容易破案,怕是king这个主谋都忽略了兔爷会下手这件事。

设计的再天衣无缝的犯罪,也会在实施的时候露出马脚,king算天算地算一切,唯独没算到兔爷会下手。

“穆菲菲那个贱人说我的蟒不好,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

芊默心疼穆菲菲零点五秒,竟然因为嘴贱被捅刀...

这世界,真是充满了猝不及防啊!

从兔爷那得到了king的地址,这边马上实施抓捕方案,芊默跟小黑也跟着去了,她非常想见一下这个纠缠了自己两辈子,躲在暗处不敢见人的对手住在怎样的环境里。

king租住的房子跟帅启刚是一个小区,甚至还在同一单元,只不过是楼上楼下的住着,想必他软禁帅启刚切断他与外界联系时,就已经做好了杀人嫁祸的准备了。

上次芊默和小黑过来踩点,没想到距离那个恶人只有一层之隔,那恶人就在她们楼下,或许还在听着楼上的嘈杂而窃喜。

敲门,里面没声音,于是破门而入。

当门打开时,芊默等人被里面的场景震惊了。

客厅一面墙,上面有血红的几个大字:

陈芊默,杀了你

除此之外,还有芊默的照片贴在墙上,不过那些照片都惨不忍睹,全都被画花了,脸都毁了,只能依稀辩认是芊默。

小黑看到这一幕血都要逆流了,真想把这个王八羔子抓出来问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正如兔爷预言的那般,king早就走了,这屋里没有留下任何他的痕迹,整个屋子都被仔细地清理过,一根头发丝、一个指纹都没有留下,只提取到一个鞋印,不过那玩意也没大的参考价值。

“别看了,我一定会把他绳之以法。”小黑看芊默一直盯着墙壁,担心她会吓到。

这一幕对女孩子来说,过于残忍,容易引起心理不适。

芊默却掏出手机,仔细地把墙上那几个诅咒她的字拍下来,包括那些她被划得乱七八糟的照片,一一拍下。

这屋里没有留下任何生活过的痕迹,唯有墙上的字和照片是芊默最直接接触到的东西。

犯罪心理学涉及到的知识实在是太广了,芊默在对抗兔爷过后,让她的眼界和思路更加宽,这世界上的犯罪分子形形色色,想要破解这些人的密码,只有微表情是不够的。

如果说泄露兔爷心理密码的“声音”还在微表情研究范畴里,那芊默此刻拍下的字,已经超越了她的专业。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