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这一片草木皆兵,农大学生过了晚上八点就不敢出门了,芊默学校这边是封闭的,不存在这个问题,可是所有人的心里都蒙上一层不安的阴影。

“据坊间传闻,说是农大正在盖教学楼的那些民工做的,已经把所有农民工都召集在一起调查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多缺德啊干这种事儿。”

为了贪图一时爽快,坑人家女孩一生幸福,麻油诅咒这些渣全都烂掉。

“要我说啊,就得好好审审那些人,不知是哪个管不住裤裆没素质的搞得事情,而且我还听说,隔壁校方想要平事儿,不让那女生声张答应给她保研,那个小树林已经改名叫‘保研之林’了。”

麻油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就好像已经确定了是施工人员搞的一样。

实际上,隔壁传得更难听,指责校方不负责,指责校方推卸责任,指责校方出事儿就往下压,传的有鼻子有眼的,甚至还有人直接在论坛上刷,说想要保研快,双腿劈得开,保研=被强×。

删帖都删不过来。

舆论一窝蜂地指向隔壁校方想要息事宁人,群情激愤。

其实这种传言在各地高校都不算多新鲜,有的地方甚至听到女生被保研了就会意味深长地,哦,一声。保研路、保研桥什么的几乎每个学校都有——但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儿,这就没人知道了。

芊默纠正麻油,“没有证据之前,不要随便跟着造谣,以讹传讹不合适,调查清楚在发言,我们是准警务人员,不能跟着群众起哄造谣。”

麻油倒吸一口气,“老二,我怎么觉得你变了呢?你现在越来越有区长的派头了。”

芊默刚入学时候可不这样,她是这个寝室里对学校最兴趣缺缺的人,现在变得光芒四射一身正气了。

芊默没回她这茬,认真道,“你回去用网络搜一下,校园闹鬼、女生保研,你看看能出来多少条类似的传闻,以讹传讹的到最后就邪乎了,几乎每个帖子下都会有人现身说法,说自己的同学亲身经历过。这种事不能说没有,但绝对没有网传的那么夸张。”

不幸的发生已经很让人痛心了,还有人借机传播谣言,简直是可恶。

看这意思隔壁也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否则空特和警校怎么会闹这么大动静威慑犯罪分子?

要真是像大家传的,隔壁想要平事儿给女孩保研了,那罗多多哪儿去了?

芊默现在有理由相信,多多是被她师傅调过去,配合调查这件事了。

“还有,保研公示还没出来,这些人是以什么为依据看到人家给保研了?”

“哎,你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啊,保研这事儿现在看可能是谣言,老二你说,除了农民工,谁还会这么丧良心啊?”

麻油把芊默的话听进去了。

“在案件调查清楚前,谁都有可能是嫌疑人,不好说。”

芊默算了下罗多多出去的时间,心里觉得这案子可能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芊默想着课后趁人不注意给多多发个信息,问问她案件进展到什么地步了,一抬头,看到路老大健步如飞把几个男生甩在身后,脸上的冰霜能冻结半个世界。

看来这几天真发生了很多事儿。

回学校很快就上课了,芊默在心里练习了好几遍,一会上课时应该怎样喊起立,以及如何跟老师报告集合人数的事儿。

作为新手区长,这是她第一次履行职责,上课前先点名,然后记下实到人数和应到的,就等着老师来了。

学校有严格规定,迟到早退算是重大违纪,学生和老师一样,上课前两分钟,新老师准时到达。

芊默出列,喊了起立,然后敬礼,正待把自己背了好半天的词儿说出来,看到被麻油戏称为“地中海”的新老师,卡壳了。

阁下何以如此面熟...哪儿见过来着?

一幕幕回忆飘在芊默脑海里,在小黑被人举报说有病的时候,好像有个专家团...当时给小黑面对面做鉴定的那位秃头大叔...不就是眼前的这位吗?!

(详见本书268章)

芊默就觉得血都往脸上跑去了,一点点地涨啊,涨。

她当时是怎么跟人家嘚瑟来着?

她说:无能的秃老头子,给我出去!

她还怎么浪来着?

她说:让你默姐教你如何鉴别什么是恐惧症!

当时小黑反应也很奇怪,他站起来阻止芊默,还有半句话没说完。

小黑说:别这样,他是——

芊默悲哀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