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看看阿姨,晚上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跟你住外面,你要是回来,我护送你,晚上不安全。”路老打跟学校请假了。

“不用看她,拿不出手。”芊默想到穆菲菲脑壳就疼。

“出都出来了,一起走吧。”

小区距离学校步行几分钟就到了,一路上芊默感到路老大有心事,快到门口的时候,路老大突然问道。

“你是你姨带大的,现在你生母回来找你,你姨生气吗?生之恩与养之恩比,哪个更重?”

芊默逐一回答。

“我母亲不生气,她并不知道穆菲菲醒过来了,生与养之间的关系...别人我不知道,但对我而言,父母养育是责任,他人养育是善举,我更尊敬我现在的母亲一些。”她嘴里的母亲就是穆绵绵。

路老大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那你怎么看待,被拐儿童长大后找生母的行为?”

芊默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猜跟路老大最近的反常有关。

“血脉至亲,想要寻找自己的生身父母这无可厚非,只是若为了抛弃自己的人而疏远养育自己的人,那便是忘恩负义了。老大,你为什么这么问?”

路老大看向远方,她心中有个不能说的秘密。

突然,路老大双眸犀利起来,伸出手抱着芊默转向一边,“小心!”

芊默甚至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觉得抱着她的路老大一震,身子一软,芊默赶紧搂着她,掌心有黏腻的触感。

借着路灯芊默看到掌心一片红,紧接着就是强烈地眩晕。

“老大,你受伤了?!”枪伤!

“快走!”路老大推芊默,她的眼如鹰隼一般紧紧地盯着远方。

刚她替芊默挡了一枪!

芊默并没有走,她抱紧路老大,一双眼四处看,只见不远处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他正在一步步朝着芊默和路老大走来,背对着路灯的男人,带着墨镜和帽子,走路时风吹起他的黑色风衣,像是死神来了。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手枪,对治安超级好的国内来说,普通人见到枪的概率比见到大熊猫还要难得,那人距离芊默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他并不着急开枪,嘴角噙着冷笑。

芊默和受伤的路老大在他眼里,已经成了他的囊中物。

芊默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当她看到对方举起枪瞄准自己时,她毫不犹豫地推开路老大。

闭上眼,只听一声惨叫,芊默睁开眼,惊呆。

穆菲菲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她用一袋冒着热气的地瓜糊在了冷血杀手的脸上。

不,不是烤地瓜,是...冒着热气的地瓜饼,芊默在Q市吃的那种!

这种地瓜饼是切成小块用面粉粘成饼状,然后放在油锅里炸,出来时温度很高烫嘴,卖这种薯饼的都不会直接放在塑料袋里,会烫坏的,必须要包裹一层油纸。

而现在,油纸躺在地上,杀手正在惨叫。

他的脸上糊了一大块薯饼,滚烫的温度让他猝不及防,但这还没完!

穆菲菲把一整杯奶茶都泼他...裤裆里了!

这奶茶也是刚买的,滚烫滚烫的,鸟熟没熟不知道,但是肯定特别疼。

杀手刚刚还迈着六亲不认的冷酷步伐,下一秒就形象破碎。

穆菲菲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烫人脸煮其鸟,弄完了之后把人推倒,按在地上一通暴打。

那杀手想要拿枪,芊默快速过来抢下枪,就只见穆菲菲骑着人家对着脸部一通挠。

“不许你动默默,你欺负默默,你是坏人坏人!”

杀手强忍着鸟疼,一把推开穆菲菲,穆菲菲又扑过去,那杀手不耐地一把推开她,穆菲菲退后两步倒在地上,头一下摔破了,血从额头流下。

芊默晕血,看到血晕得难受,腿一软靠在电线杆上面色苍白。

路老大手臂中枪动弹不了,穆菲菲被推倒在地上,那杀手满目狰狞再次向芊默走来,芊默试着举起手里的枪,但她发现自己现在眩晕得厉害。

杀手本就打算斩草除根,又被穆菲菲烫了鸟,整个人都处在狂躁状态,他现在想要把芊默凌虐至死。

芊默强撑着自己对血的恐惧,她要坚强,她要保护自己的战友和...那个谁。

杀手看出芊默的不对劲,以外语说了句什么,虽然芊默听不懂,但猜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那人的表情十分狰狞可怕。

路老大冲过来,她胳膊受伤,但她顾不上疼,对对方劈出一腿,那人轻松闪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