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撒了。”

芊默下意识退后一点,汤先撒在她手上,后又落在被子上,她伸手想拿床头柜的纸巾,他则是慌乱直腰想要看她手有没有烫伤。

黄金情侣身高差在此时发挥了重大作用,一个向前一个向上,两张嘴四片唇,毫无预警地碰在一起。

真软,真香,真甜。

比他梦里的真实得太多太多。

芊默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产生,也愣在那,然后就见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笔直地向后倒下,那脸上还挂着抗日神剧里正面人物被子弹击中后,慢镜头落地时从容地面部表情。

以身赴义,此生无悔,值!

晕,晕过去了...

芊默对着晕倒的男人无语。

要不是有前世那些俩人共同的回忆,她会严重怀疑他很讨厌自己。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每次见到他,他都很奇怪的感觉。

好像很期待自己接触他,可又很怕自己接触他。

芊默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她一定会找出这件事背后隐藏的事情。

眼下,她看着晕过去的男人,心有太多的不舍,查看了他的伤口有没有裂开,又找出了住院服,小心翼翼地脱他衣服。

期间他的眼微微张开了一条小小的缝,看到是她后,伸出手握着她的一只手,轻轻动了下唇。

无声,但她知道,他再说别走。

你爱我像谁,像谁都无所谓。

芊默不知他此刻是否把自己当成别人的化身,却知道她不会丢下他。

动作轻柔换完了上衣,掀开被子对着他的长裤纠结片刻。

上来就脱人家裤子显然是不合适的,然而...

孩子都差点生的,矫情这个没意思,他睡得不舒服伤口就不容易好,反正如果他醒过来问这事儿,她就说是他手下干得。

完美。

芊默是彻底忽视他手下说的,没人能近他身,就算是睡着都认人。

换衣服的时候还特意瞥了眼人家里面穿的,嫌弃...

果然没有她在,他就随便乱穿,强忍着把里面的也扒掉换上她喜欢的款的冲动,芊默觉得她可能有点奇葩的强迫症,总是喜欢把自己地盘上的东西都捯饬得流光水滑。

什么催小姨减肥啊,给于昶默换衣服什么的...

换好衣服他还没醒,芊默隐约听到楼道里似乎有吵吵声,算起来老爸也该挨完挠了,便起身看了他一眼,帮他盖好被子才离开。

梦里的于昶默似乎嗅到了她的清香,嘴角微微上翘。

回到房间,就见老爸坐在沙发上脸黑漆漆的,显然跟门外那俩对她不断眨眼的兵哥有关。

“看够了?啧啧,还学会找人拦着你爸了,可以的,我算看出来了,这个家是容不下你了,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准备嫁妆去!”陈百川刚回来没看到女儿,一想就在隔壁,想过去抓现行被那俩兵哥架回来了。

想打又打不过人家,于是坐在这生闷气,看着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儿痛心疾首,一开口就是酸溜溜。

芊默一看她老爸这严肃的表情配上脸上那三道明显抓痕,还有被抓乱的头发,想笑又只能憋着。

“我小姨呢?”她没正面回老爸,而是走到床上躺好,反正老爸就是纸老虎,咆哮得再厉害也不敢打女儿。

果然,陈百川一看女儿满脸疲惫,也舍不得追究下去,不过听她说小姨,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臭丫头!发那种信息误导你小姨干嘛!”

“被挠了?”

“...才没有!我是把她教训了一通,她哭着跟我道歉,然后去买小米粥了。”

陈百川心虚地挽尊,假装他还是这个一家之主,特别有牌面。

芊默对着他脸上三道抓痕哦了一声,哦得她老爸恼羞成怒。

“以后不许你再那样误导你小姨!”刚那胖娘们差点给他打散花了!

“我是误导吗?我跟小姨一共说了你三条,你那开房卡的确是为了我小姨才办得,私房钱也是为了给我小姨买礼物才存的,跟养殖户搂搂抱抱也是我夸张的——”

陈百川把眼睛瞪得跟铜铃那么大,鼻孔气得来回煽乎。

艾玛,这丫头是开天眼了是吗?

怎么藏私房钱和办房卡都瞒不过她?!

“你都瞎编的还不赶紧跟你小姨澄清?”那胖娘们发起飙来,吓人啊...

“上面那几条是瞎编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