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赌王遗憾地看了眼屏幕,屏幕上梳着背头的倪大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这男人几年前赢过自己一次,当时赌王就意识到这个倪大发不是池中物。

拉拢不成,被他跑掉了。

赌王也曾四处寻找,但始终不得其下落,只能退而求其次把女儿嫁给这个邋遢的大师,想不到倪大发在几年后重出江湖。

决赛就在倪大发和大师之间进行,虽然是对手,可看到意气风发的倪大发,再看面前的抠脚大汉...赌王心里苦啊。

“我要看他赛后去了哪儿。”大师抠完脚有了灵感,他虽猜不到倪大发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出千,但他猜到倪大发应该不是一个人。

他背后应该还有团队,因为大师注意到倪大发在开局前,会有一段时间静止,然后再出牌。

能够注意到这点也是不易,大师的微表情水平要远高出芊默,他看了几遍就猜到倪大发背后应该有跟自己相同能力的人。

注意到于昶默比赛后急速离去,大师猜他是要见那个决定本次比赛的关键人物,当机立断要赌王派人去调查。

赌王的人一直守着赛场,很快就得出了回复,倪大发比赛后回了倪家赌场大酒店。

这边派人盯着,终于在晚饭时间段,抓拍到了小黑跟芊默一起吃晚饭的画面。

照片传到大师手里,大师勾起嘴角。

竟然是这个小丫头,看来自己对这丫头第一判断并不准,这个丫头不仅仅是长得漂亮而已。

“明天比赛前,不惜一切代价,我要你把这个女人弄过来,只要她不干涉比赛,明天的比赛我必赢无疑。”大师用抠过脚的手点点照片。

赌王犯愁,倪家的安保做得一向很好,他的人很难渗透啊。

“至于怎么把人弄过来,那就是你的事儿了,除非你不想赢这场比赛。”大师对着照片舔舔嘴角,美丽的女人还有跟自己一样的能力,真的很想得到后再狠狠地摧毁啊。

大师这边在研究小黑的同时,芊默也看到了明天最后一场小黑对手的资料。

“明天我们决赛遇到的人,就是这家伙。Y国人,这两年在东南亚一带很有名,人送外号千面千王——乖乖,你看什么呢?”

于昶默注意到芊默的眼神不对。

芊默便把飞机上的偶遇都讲给小黑听了。

那家伙竟然叫千面千王,果然十分贴切,他能够做出让芊默都无懈可击的表情。

“明天的话,我估计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我读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把希望寄托到多多身上。”

芊默一看对手竟然是那个抠脚大叔,信心瞬间不足。

并非她不战而退,实在是接触后她感受到能力的差距。

芊默的微表情本来也不是用在赌桌上的,她更倾向于犯罪心理学方向,而大师显然是专门对这一块进行过训练,在赌术上精益求精,芊默自知帮不上小黑忙。

俩人便把希望寄托在多多身上,于昶默调出了大师之前几场比赛给俩姑娘看。

芊默看了几遍后直摇头。

千面千王名不虚传,这家伙藏情绪的水平相当厉害,有时候他会很悲伤,让人觉得他拿到了特别差的牌,但开牌就是同花大顺。

有时候他会非常高兴,让对手以为他的牌很好,被迫放弃不跟,结果他却沾沾自喜地给对方看他一把胡烂底牌。

可有时候,这家伙的牌好表情也高兴,有时候伤心的确是牌不好,让人难以捉摸他到底哪个情绪是真哪个是假。

就是这样的一个强劲对手,让芊默意识到她的专业并不是万能的。

“多多,你能复制他的情绪吗?”芊默问多多。

多多也是看了很多遍了,如果是普通对手,她一定能复制下来。

但这个不是普通对手,多多头摇晃的跟拨浪鼓似得。

复制不了,这个人跟芊默小黑一样,都是多多控制不了的性格。

没有人能读到那抠脚男人背后的心思,这让明天的比赛结果变得扑朔迷离。

不过唯一让芊默欣慰的是,她和多多加在一起都读不到对方的情绪,对方想要读到小黑的情绪也不是多容易的事儿。

于昶默可以做到顶级面瘫——然而人家自己并不觉得他那叫面瘫,只是家里有陈萌这种专门读人心的强大存在,几个孩子都练出来了。

这边读不到对方的心,对方也读不到小黑的心,看起来明天要硬杠了。

这一晚芊默睡得并不踏实,她又做了那天在飞机上做得那个梦。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