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赌九输,大赌大输,小赌小输,不赌不输。

看似精彩的赌王争霸赛后隐藏了多少内幕,这些人赢得多风光,背后就有多少人被这些老千坑得家破人亡,就算是这些站在顶层的老千,到最后风光几年也会被人取代。

就像麻油的父亲,被大师坑到躺医院了。

但这也没什么可叹息的,毕竟当初麻油的父亲也是这样踩着别人上来的,抛开麦大聪是麻油父亲的身份,只是客观看这件事,被人取代是非常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

也可以认为是因果循环,赌就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芊默游了俩来回,边上的女保镖递上她的电话,芊默从水池里上来。

“姥姥啊...到门口找你?好,等我换件衣服。”芊默接了电话后便去冲澡,匆忙换了衣服下楼。

多多继续套着泳圈扑腾,还好这个是私人泳池没有外人来,要不让人看到她不会游泳多尴尬啊...

大概五分钟后,穿着比基尼的倪娃娃过来了,别看是六十多岁的人,这个身材还是很好的,多多挥着手跟她打招呼,突然想起个事儿。

“姥姥,我们老二呢?”

“默默?她没有跟你在一起吗?”倪娃娃有晨练的习惯,吃了早餐就过来了。

多多一头雾水,“我刚刚听你打电话给她让她下去啊,这都下去有一会了...”

倪娃娃心知不好,赶紧叫来女保镖一问,心道不好。

赶紧派人找,芊默已经不在这里了。

整栋大厦都没有她。

调出门口的监控却只能看到芊默出门的最后一个片段,她在十分钟前从大厦出来,换了衣服头发还是湿的,走出监控范围人就再也没回来了。

倪娃娃这时已经明白了,敌人给芊默下了圈套,利用软件改了来电号码,伪装成她的号码,甚至还模仿了她的声音打电话给芊默。

引芊默下去,然后再将芊默掳走,而这件事是谁做的还不得而知。

倪娃娃肝火旺盛,把手下人全都撒出去找,而此时小黑也回来了。

得知芊默不见了,第一反应就是要找人。

“芊默在这边人生地不熟,谁会掳走她?”

在自己地盘上把人弄走,这对倪娃娃来说是奇耻大辱。

于昶默心急如焚,头脑却依然清醒。

“若不是赌王的人,便是麦夫人的人,乖乖初来乍到,除了这两伙人有动机动她,别人没必要费这么大的周折。”

话音未落,倪娃娃的电话响起。

“喂,我是——什么,我外孙媳妇在你们手里?!”

倪娃娃接到电话后大惊失色,忙按下免提。

电话那头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倪夫人,我请令孙媳过来并无恶意,只是请她喝喝茶聊聊天,只要你们承诺输掉接下来的比赛,不再干涉我们的事儿,我们保证她毫发无损地回去。”

赌王的声音粗粝沙哑,听起来十分有辨识度。

“我警告你马上放人,之前你动我外孙的仇我还没跟你算账,现在你竟敢动我外孙媳妇,动她一根头发丝我让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倪娃娃听到这老家伙的声音便肝火旺盛。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猖狂的笑声,于昶默接过电话冷静道。

“我要知道我们的人没事。”

对方听到小黑的声音一顿,“是你...大发啊大发,我那么看重你,你竟然辜负我的信任,想不到我们今时今日还有再聊天的一刻。”

得不到的便要去毁灭,赌王只恨自己当初放虎归山,让倪大发走了,现在他又在这个节点上出现坏自己的好事。

“让我听到我的人没事,否则一切免谈。”于昶默迫不及待要确定芊默的安全。

大概隔了二十秒左右,芊默的声音传来。

“我没事。”

于昶默握紧双拳,喉结滑动了下,此刻她的声音近在咫尺,人却远在天涯。

若他能顺着话筒飞到她身边保护她该多好。

“比赛照旧,我有办法照顾自己。”

芊默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静,这次算她大意了,给了对方可趁之机,对方的目的就是要小黑无条件输掉比赛,她必须要提醒小黑不要上当。

赌王的人已经过来拽芊默了,芊默抓紧时间把握住最后几秒的时间给小黑提示。

“我有办法,你相信我!做你自己不要妥协!”

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