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疯了,你也疯了?”倪娃娃看芊默的眼神像是疯子。

芊默抬起下颌,抱紧怀里的咯咯哒。

“我相信我的男人,我也相信我自己,若他赢我陪他畅饮笑看天下苍生,他若输了,我陪着他一起共赏黄泉彼岸。”

这股魄力让倪娃娃瞠目结舌,现在的小孩儿玩的都这么大吗?

到了这一步,小黑已经把大师架上去了,跟?不跟?

筹码已经到了六千万了,他这时要是不跟,倪大发白得六千五百万,可要是跟,输了就是一无所有...

大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好,我跟!”

屋里安静,麻油和多多不自觉地抱在了一起,多多把眼睛都闭上了。

天上各路神仙,玉皇大帝,上帝耶稣,如来佛祖,二郎神和财神爷啊!一定要保佑老二的男人化险为夷啊,这可是买一送一,死一个陪一个啊,要是默哥能赢这一局,多多暗许她不吃小龙虾了——三个月不吃!

这可真是豪赌。

一时间,空气仿佛都凝结了,就在这万籁俱寂的紧张时刻,只听一声——

“咯咯咯哒!”芊默怀里的母鸡一声长鸣。

开牌了!

大师的底牌,不是K也不是A,是J,大师三条。

而小黑这边...

倪娃娃捂着嘴,仿佛这样就能阻止心从嘴里跳出来,真是太紧张了。

“方片五!”

随着荷官唱牌,倪娃娃摊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粗气,芊默也是,手一松,鸡跑了。

在这样高档的场所里,一只母鸡满地跑,充满了喜感。

可是这一刻没人乐得出来,众人都被这神奇地反转震到了。

大师不敢置信,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情绪,那是愤怒,是不甘!

“不可能,你怎么会开出顺子?”

小黑好整以暇,摊开手对着芊默,芊默像只小蝴蝶迎向他的怀抱,俩人还亲了下,芊默成功地把她头上的鸡毛蹭到了小黑的背头上。

“你最后一把牌并不好,我读到了你的紧张,所以故意引你上钩,没想到你这么蠢,我也没想到结束的这么快。”小黑搂着他浑身脏兮兮的未婚妻,对着要疯掉的大师得意洋洋。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读到我的情绪?没有任何人能够读懂我的情绪,没有!”大师犹如丧家犬吠。

芊默呵呵一笑,“就冲着你跑到我面前抠脚熏我,这局你输的就不冤枉!”

如果这家伙没有嘚瑟到跑到芊默这炫耀,也许芊默还不会这么快的注意到他。

“我师傅说过,谦虚使人进步,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要时刻注意到自己的缺点及时改正,只要你改缺点的速度比你对手快,你就不会死得很惨,我懂这个道理,你不懂,所以你输了。”

想知道人家是怎么读到你情绪的吗?

大师全神贯注等着芊默的下文,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被对方看出底牌并不好的?

“我不告诉你鸭~憋死你!”芊默终于报了被臭脚丫熏过的仇。

爽啊!

大获全胜。

没人知道于昶默到底是怎么赢的,就连倪娃娃等人都不知道。

只看到芊默和小黑以谜一样的手段赢了比赛,然后合体虐狗,当众秀恩爱...

狗粮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甭管怎么赢的吧,结果是好的。

在大师仇视的眼神里,小黑搂着芊默光荣退场,只留给媒体一个华丽的背影,从此江湖留下了发哥的传说。

倪娃娃在自家产业大摆庆功宴,截止到目前,上面交给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赢回来的磁盘已经由他的同事连夜送至国内,他和芊默还能留在这两天,这是完成任务的奖励。

但真正留给小两口的只有一天时间,因为公事儿办完了还有私事儿。

小黑还有个别的任务,受母亲之托,处理麦家的事儿。

但是这里面出了一点差池,小黑本想他代替麻油比一场的,但是下了战书大师拒绝迎战。

怂了...

这家伙比小黑和芊默想象中的要怂挺多的,本以为这一场过后他会不甘心,想要翻盘卷土重来,这样小黑就能代替麻油来一局了。

然而,对方并没有这个勇气继续跟小黑玩了,面对小黑的宣战,赌王和大师那边给出了一个让小黑和芊默啼笑皆非的回复。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