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姨又不是那心眼小的人...我做生意也是没办法。”陈百川被女儿训得跟犯错孩子似得,气短还得勉强撑牌面。

这就是典型的北方男人,不坏却要面子。

“哦,不小心眼你脸上的那些血道子自己长出来的?你让她做了所有妻子该做的工作,却不肯带她出去见朋友,也不敢告诉人家你的‘逢场作戏’,哎呦,陈老板好大能耐啊,不知道就是不存在,好厉害哦!”

芊默这些话说得陈百川脸一阵白一阵红,又气又羞,遮羞布都被女儿掀开了,怎一个丢人了得啊。

“生意上的事儿,你们哪里懂得!做生意能一点应酬没有吗?!”

“应酬跟搂搂抱抱一回事吗?照你那么说,所有的大老板都是靠着牺牲自己的色相换来的?爸,你卖海参的,你不是卖身的,咱家要是真靠你跟那些女的左右逢源才能过下去,那我和小姨也都用不到你了。”

陈百川嘎巴俩下嘴,他闺女什么时候嘴皮子这么犀利了?

“你那些所谓的应酬,多数也都是狐朋狗友喝酒吹牛,有几个涉及到真正的生意?那些带着你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以后还是有多远离多远,人脉不是这么用的,我就问你一句,等有天你一无所有,身边还能剩下几个朋友?”

她前世做生意,也没有老爸说的这种酒桌上搂搂抱抱才谈成的。

当然,很可能跟她身份有关,于少将的女人谁敢搂?除非是活腻了。

不否认有些生意的确是离不开声色犬马腐朽堕落,但芊默宁愿父亲做一个稳扎稳打的生意人,钱可以少赚,但原则不能丢。

陈百川对女儿说的这些面上不在意,心里却是越来越心虚。

“大人的事儿你少管...哎呀,绵绵怎么还不回来?”

站起来假装要出门,却见泪眼汪汪的小姨拎着吃的进来,白了他一眼。

陈百川一激灵,妈耶,她站在外面听多久了?

那个,搂着别人的小三喝酒的那段,她听到了没有...

芊默好笑地看着刚刚还大话连篇自称大男人的老爸瞬间矮一大截,肉眼可见的化身哈巴狗,围着小姨转悠。

“绵绵啊,外面热不热啊,看你都出汗了,我给你擦擦——”

“起开!”小姨一把推开他,并赏他一枚大大的白眼。

嗯,这个派头还是很有后世在监狱里那种大姐大派头的。芊默欣赏这一幕,并决定好好灌输小姨,不能对男人太服从了,老爸就是这种蹬鼻子上脸,吃硬不吃软的那种。

代表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男人的心理,上赶着不是买卖,越主动越觉得女人不值钱——这百分之七十里面,绝对不包括于昶默。

“来,默默把鸡汤喝了。”小姨对芊默现在是慈母般地温暖,明天要给芊默做点什么好吃的呢?

陈百川饥肠辘辘地凑过来,伸手想鸟悄地碰香喷喷的鸡汤,穆绵绵都没回头,直接伸脚踩了陈百川一下,陈百川嗷呜一声,不敢造次了。

就这点胆儿,还敢学人家“逢场作戏”?芊默想笑。

吃瘪的陈百川自知理亏,也不敢跟穆绵绵硬碰硬,他也知道女儿现在倒戈了,成了未来媳妇的靠山了,家里俩女人都对着他,他才不能吃这个眼前亏呢。

于是陈百川一碗鸡汤灌服了自己,想着好男不跟女斗,坐回了沙发上,翘着腿假装自己是大爷,并忽略了肚子咕咕叫。

“卖人参这个事儿,林翔已经上钩了。”他特意把卖人参这个事儿咬得重重的,媳妇,看我啊,是卖人参,不是别的啊!

“林翔怎么那么傻?”小姨想不明白。

“利能蒙蔽人的心。”芊默淡淡道。

林翔能够上钩,当然也跟她层层布局有关,她在穆菲菲那做得铺垫可不是白浪费时间。

她中午刚跟穆菲菲说完,晚上林翔就已经开始四处打听人参的事儿了。

芊默计上心头。

“爸,你现在打电话给你那些狐朋狗友借钱,一家借10万,就说着急用。”

“...借钱干嘛!我们又不缺钱!”陈百川好面子,平时别人管他借钱都是大大方方的,他几乎没跟别人借过钱。

“就说你要进货钱不够,做给林翔看的同时,也顺便看看你那些朋友的真面目。”

陈百川不乐意打。

小姨在边上连连点头,“对!现在就打!”

她早就看姐夫那些乱遭的朋友不爽了,半夜还打电话说什么唱K,姐夫过去就给人买单。一口一个大方,关键时刻都瘪茄子。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