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54章 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钮钴禄·默(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热身后,小黑单手指着林母,平静道。

“不想死就走开。”

如此不尊老爱幼,真是容易引起芊默极度舒适。

林母很想护着自己儿子,可于昶默这冰冷的声调以及吓人的眼神,恐怖的气场,让林母犹如定格一般,大气不敢出。

“我要跟你谈谈人生。”于昶默说着伸腿一绊,林翔四脚朝天摔倒,他直接拖着林翔的腿犹如拽沙袋一般,从地上拖到卧室里,只听卧室里一阵阵啥猪叫。

林母这才回过神来,满脸焦急地冲过去使劲拍门,门反锁着她进不去,在外面一阵阵干嚎。

芊默有点遗憾没亲眼目睹他到底是怎么跟渣男“谈人生”的,电话通了。

“于少。”电话那头的妇女说话极客气,不似之前芊默找她时的嚣张。

“收网。”芊默按着小黑说的,只甩给对方俩个字,那女人听到不是于昶默稍有诧异,也不敢多问,匆忙挂电话。

与此同时,芊默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提高的声音。

“给我抓住她!”

芊默走到窗前往下看,楼下窜出来一堆工人,呼啦一下把穆菲菲围了起来。

刚跟芊默通话过的建材城富婆穿金戴银华丽亮相,走到被围的穆菲菲面前,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

可怜的穆菲菲今天出门大概没给自己算一卦。

先是被林母撕,又被建材城富婆围追堵截,。

“勾引男人的贱人!把她给我按着,我要把她衣服撕了!”富婆高空抛物的案子还没完,官司缠身正无处泻火,在得到于昶默的通风报信后,可算是逮到了勾搭她男人的狐狸精穆菲菲,这下可坏了。

只见那些工人一窝蜂地上来,揪着头发扇嘴巴,富婆上前胖馒头手一个用力,穆菲菲的衣服就解体了。

在屋里已经被狠狠收拾过,里面的衣服都来不及穿,出来又被这么一搞,乐子大了。

穆菲菲尖叫一声,拿手捂着上面顾不上下面,挡着下面管不了上,狼狈不堪。

芊默举起相机选了几个比较特别的角度,刚好看不到重点又能看到个轮廓,这个洗出来直接送给报社吧。

原配当街撕小三...为什么每次都是扒衣服呢,毫无创意。

不过创意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网络新媒体会喜欢这个题材的,打点马赛克,点击率哗哗的。

芊默刚收好相机,一回头吓了一跳。

林母满脸是泪,脸部扭曲,直接奔着自己就杀过来了。

这张脸对芊默来说,实在是面目可憎。

前世林翔坑她和她爹,陈百川躺在医院筹不出医药费,芊默想要管林翔要一部分钱给父亲看病,林母也是这种扭曲脸,当时这老太太先拿烟灰缸砸得芊默额头流血,钱一毛没给,还说了非常多刻薄的话。

以平凡人的善良,很难揣测到恶人的内心,那时芊默就很疑惑,林母为何对她如此大的仇恨,林翔跟她虽然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但林翔的钱,林翔的车,林翔的一切都是她陈家给的,林母就算不感恩戴德也没必要做得那么过分。

现在明白了。

像林母这种单独带孩子的扭曲女人,内心深处儿子跟丈夫的界限已经模糊不清了,虽然林翔身体有问题,母子俩不可能真刀真枪做到最后,但在林母的心里,儿媳就犹如情敌,儿子却早已是精神上的丈夫——这种家庭不在少数,只是大部分做不到林翔和他母亲一样无耻不要脸罢了。

想明白这些,再看扭曲的林母,芊默不仅不怕,还有些居高临下的怜悯,眼前的扭曲女人,不过是个可怜虫罢了。

“你这贱人,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害了我儿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林母想要抓芊默的领子,手伸出去还没碰到,就听身后门里传出于昶默威而不怒的声音。

“敢动她一根头发丝,你儿子休想走出这门。”

林母滑稽地停在空中,那扭曲的仇恨脸在一瞬间完成了愤怒、无助、痛苦、可怜的变化。

于是芊默眼看着前一秒还扬言要把她挫骨扬灰的林母,下一秒成了孤苦老太太,裤衩一下往地上一跪,拍着大腿嚎啕大哭。

“让不让人活嘞!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啊!这一个个丧良心的,你们这样欺负我们可怜人,天老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芊默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前世林母是何其嚣张,尤其是在林翔夺了陈家的家产后,这老太太恨不得要狂到天上,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小可怜了?

偏激,仇富,贪婪,掌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