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满脸嚣张,对着小姨冷嘲热讽。

“不就是点破玩具吗?几个钱?”

小姨怒。

“默默的乐高都是正版的,一个模型都好几百,那都是她暑假做家教用自己打工钱买的,你弄坏默默多少玩具了?”

大姑一听好几百一个,眼神立刻变了,早知道这破玩意这么贵,不应该让孙子弄坏啊。

拿回去几个,卖给别人多好啊!

“你说没几个钱,那你们陪啊!”小姨掰着手指头算,尽现会计本色。“一个礼拜前,你们弄坏了默默手办的胳膊,今天来把娃娃头弄下来,上次...”

听小姨算账,大姑冒凉汗,把视线对准今天孙子拆的那些。

“不,不就是一堆积木吗,只是拆了又没坏,大不了重新拼——”

“重新?!你知道拼这个需要多久吗?别人的时间跟你们一样不值钱?”小姨这番话说得大姑炸了。

“这家有你说话的份?真把自己当成芊默的后妈了?!”

俩大人一言不合就撕起来。

芊默看了眼站在边上围观的小孩舟舟。

七八岁的孩子,刚上小学,按理说还是个孩子,懂得还不多,不至于上纲上线。

但孩子不懂无所谓,大人不能瞎。天真不是无耻的遮羞布,更不是没家教的理由。

大姑跟小姨撕,舟舟站在边上摆弄着芊默的乐高,似乎已经习惯了,不仅不怕还有点得意。

无论他做什么,奶奶都会帮着他。

芊默喜静,没事就鼓捣点拼图积木什么的,客厅一面柜子都是她做的各种小玩意。

看起来巴掌大的小汽车小飞机,做一个也得两三个小时,一些更复杂的建筑一弄就是小半天,差一点都不行。

奶奶给他撑腰,舟舟就越发有恃无恐,俩大人在边上吵架,他就把积木拿出来,一个个往地上摔,一边摔一边哈哈笑。

落地散花,还故意对小姨做鬼脸,一看就是挑衅。

大姑不仅不拦着还夸,“大孙子摔得好,给奶奶摔个响儿听听!”

小姨气得要过来揍他,大姑拦着,俩女人推推搡搡,芊默趁机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塞舟舟手里。

“你推得真好。”

舟舟拿着钱嘿嘿笑,芊默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连连点头。

小姨都要气哭了,芊默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大姑哈哈大笑,指着鼻子骂小姨。

“看到没?你个狐狸精外姓人,给人养孩子都白养,谁也不念你的好!”

这一句戳到小姨心头之痛了,也听到了陈百川的耳朵里。

陈百川从外面回来,见自家客厅乱成一团,他没过门的媳妇气得肉都颤颤,他闺女低着头一副弱小无助又可怜——芊默是戏精,听到门响马上变脸。

“这怎么回事儿?”陈百川问。

“大姑骂我姨是贱人,说我被退婚活该...”

大姑虽然没这么说,但是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大姑正待解释几句,陈百川火了。

“能待待,不能待就滚!跑到我家撒什么野!”

芊默这把火煽的,全都是要命的地方,陈百川怒了。

不等大姑解释,连大带小都撵出去。

大姑出了门狠狠地呸一口,以不大不小的声音骂道。

“老不要脸的养出个小泼妇,怪不得让人给退婚了!”

陈百川开门,大姑刺溜夹起小孙子扔后座上,蹬着她的破自行车飞快离去,这个陈老五脾气不好大家都知道。

屋里,小姨蹲在地上收拾被摔碎的乐高,肩膀一哆嗦一哆嗦的,哭得跟小媳妇似得。

“别哭了。”

芊默不劝还好,一劝炸毛,小姨站起来,胖嘟嘟的手指着芊默的脸。

“他都这么欺负咱家人了,你不跟着我打也就算了,你还给他钱!”

陈百川回来劝,“跟孩子发脾气干嘛,有话好好说,都是一家人——”

“你闭嘴!”芊默和小姨同时指着陈百川,陈老爹秒怂。

“要不是你一次次的纵容大姑欺负我小姨,她至于一口一个狐狸精的骂着?”芊默早就想跟她爸说这事儿了。

“当着我面她也没这么叫啊...还有!你一个小孩儿家家的,怎么跟我说话呢!”陈百川挽尊。

“孩子说错了吗?!你姐每次来都一堆破事儿,今儿吃排骨明儿炖蘑菇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