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默一弯腰进了卷帘门,就见两拨人,准确地说,是两个很出色的男人正在跟一群看起来就是地痞无赖的混混打。

俩人打一群,竟然毫不逊色。

芊默一眼就看到了,那俩人的身后,正是她小姨,好像是晕过去了。

沙沐风看到跟在芊默边上的昶默后收拳跳出圈外,留在他弟弟沙沐雨鬼哭狼嚎。

“哥,不带这样的啊!”

那些小混混见少了一个,一窝蜂围上来,打得小沙同学恨不得分出三头六臂来。

“二哥,那些人给咱姨下药,我和小雨再晚一步这些人怕是要给人拽走了。”

芊默一听下药马上变脸。

那俊朗的男人盯着好奇地看芊默,“默哥,你确定要让我叫她嫂子吗?比我弟还晚一届,我有些...”

心理阴影啊...

这几个小孩都是一起长大的,绝对的好兄弟,小黑算是男孩里最年长的,也最有威严,他一个眼神过去,沐风纠结随风飘了,想到从小到大跟默哥用拳头打天下的那些往事,改口简直不要太快。

“二嫂好!”

芊默正待回,就见那被一圈人围着打的小沙叫了起来。

“你们能不能等打完再叙旧?拿我当傻狍子溜呢?”

他快扛不住了鸭~

于昶默活动了下手腕,沉稳道。

“退下。”

芊默见他要上正想拦着,结果沐风和小黑带过来的不死鸟一左一右地拽着她。

“二嫂,你就让他打吧。”

雄孔雀不开屏到哪儿吸引异性?

芊默被人拽到一边,沙沐雨跳出圈外擦擦汗,艾玛,累死宝宝了。

一抬头,看到芊默后惊讶地指着她。

“新校花!”

芊默:...

沙沐雨神经比较粗,像脱线爹的成分比较大一点,怼怼他哥,指着芊默大赞。

“我们学校的新生学妹啊,我跟你说的内个,一入校就引发轰动的,凭着一张侧脸杀把我们现任校花秒了,我还说我要是能追——”

当哥哥的实在是不忍弟弟作大死,眼角余光看到二哥已经一脚扫倒俩混混,并朝着这边看过来...

“她是二哥带过来的。”

“二哥讲究啊,我正愁这几天看不到新校花,他就给我领来了。”

沐风揉揉太阳穴,他弟弟这样以后真能当警察吗?会不会因为缺根筋哪天光荣了?

他都暗示的如此明显了,弟弟还傻不拉几说对人家有意思,二哥看过来的视线里,隐约有杀气...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二哥一脚把人踹飞了,踹、飞、了!

善良的沐风看着拿被踹飞的倒霉蛋,直接脑补成弟弟的脸,同情地拍着他缺根筋的弟弟。

“她叫陈芊默,懂?”

“陈芊默啊,好名字啊,我回头去学校查查——等会,叫什么?!”

“陈芊默。”

沐风说完就见弟弟腿一软,直接扶墙站不起来了。

吓的。

“我有那么吓人?”芊默一边说一边朝着小姨走过去,小姨还睡着,呼吸很平稳。

扶墙吓傻的小雨同志哆嗦道,“校花,不,二嫂,您不吓人,您迷神啊...”

迷得正是那太阳神——这是于昶默在部队的代号,基本上很能代表他的性格了。

平时的时候是光芒万丈绝对正面的人物,但...一旦惹他动逆鳞,那就人如其名,太阳(俗称日)到死啊!

沙沐雨看了眼前方战场,刚他和哥哥俩人联手打都很吃力的一群混混,被二哥三拳两脚撂倒一片,剩下那俩也是随时都要挂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我得回家帮妈妈做家务,再见!”说完,沙小雨想跑。

“站住。”

于昶默踹趴下一个,又顺手打倒一个,消灭所有敌人后,冷冷道。

沙沐雨要哭了,嘤嘤嘤,妈妈,人家想你啊~求助地看向哥哥,谁知道保命技能一级的沙沐风已经自觉退到二嫂身边,关切又不失礼貌道。

“需要我帮忙吗?”

跟傻缺弟弟划清界限,省的二哥连他一起记仇了。

“二哥!我亲哥!我真不知道校花嫂子是你内个暗恋——”

“闭嘴。”于昶默瞪他一眼,朝着芊默那边看过去,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