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绵绵迟钝,她总觉得自己胖没有男人会喜欢她,实际上根本不是。

能干专情又护家,抓得起财,又能管得了厂,这样的媳妇谁不想要一个?

再说陈百川这个岁数的人都是从饥荒岁月里走来,大概是出于当年对买不起猪肉吃的执念,看到这种富太太还不油腻,胖嘟嘟肉均匀五官还好看的女人,特有好感。

陈百川喜欢,隔壁老王也稀罕。

小姨迟钝但陈百川不迟钝,隔壁老王头跟自己较劲,他就在背地里暗搓搓地编排人家坏话。

什么下乡时偷老乡鸡蛋啊,喝多酒出去偷老娘们晾晒的花裤衩子啥的。反正怎么猥琐,怎么不要脸怎么说人家,小姨就觉得对方十恶不赦的,家里出事儿第一想到的就是找对方拼命。

“这个,虽然隔壁老王不是个物,但他倒不至于这样...”陈百川做贼心虚,他就怕媳妇发现他一路编排人家父子。

当年穆绵绵还小,十二三四的时候,因为生病睡不着觉,当时还是很纯洁的姐夫陈百川还编了隔壁老王的睡前故事哄她呢。

王氏父子给陈百川提供了无数编造的素材,精彩猥琐程度可以出本书了,虽然陈百川始终看不上隔壁老王,但这种大事儿上还不至于泼人家脏水。

芊默看了眼心虚的老爹,暂不揭他老底。

“没有证据不要随便出招,这件事有疑点。我们家的监控设备,怎么会在这关键时刻出问题?昨晚是谁在当值?”

说到点儿上了。

陈百川和小姨一起看她,“默默,你是怀疑...我们家有内鬼?”

“闸门的位置很明显了,一眼能看到,什么人胆儿这么大能混进来?太多的巧合凑一起必有不巧合的阴谋,把昨晚当值的叫过来。”

陈百川燃起希望,“默默你有办法揪出内鬼?”

小姨第一反应是看沙发底下的砍刀,芊默按着她的肉,“你给我老实坐下,别动不动就想着砍人,暴力不好的。”

她前世虽然也暴力了一次,但那是逼到没有退路才不得已而为之,她现在有更大的能力和手腕化解这些,何必用武力那么low。

陈百川很快就把昨晚当值的三人都叫过来了。

三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屯儿的,都姓赵,芊默在等着三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提前跟小姨和陈百川了解了三人的资料,等三人都过来,她坐在边上仔细观察,嫌记名字太麻烦,就给三个人编号。

这三人分别是:

刚建厂就留过来打更的赵1,六十五岁。家里有个需要透析的老婆,陈百川经常给他预支工资,有时还会借钱给他,最近一次借钱陈百川因为家里事儿多暂时没应许,据说此人背地里没少抱怨陈百川。

赵2年轻点,才四十岁,照理说这个年龄不应该找打更的活,还有工资更高的工作可以选择,但此人游手好闲从年轻混到现在,还是光棍没娶媳妇,据说最近勾上了一个丧偶女人,但女方提出要一笔彩礼,他拿不出来。

赵3五十九岁,平时很老实,干活下力气还不爱说话,经常被那俩赵欺负,欺负了也不吭声,继续闷头干活。陈百川和穆绵绵都挺喜欢这样的老实人,所以刚刚介绍赵3的时候,陈百川和穆绵绵都觉得此人可以排除,他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儿的。

三人先后进屋,陈百川和穆绵绵都觉得赵2的嫌疑大,毕竟这家伙之前有过偷厂里海参出去卖的前科,平时手脚也不太干净,穆绵绵已经动了开除他的心思,只是接替他的人还没找到,暂时先凑合用。

赵2看到芊默,眼里马上流露出色眯眯的表情,还舔舔嘴角。

赵1进门就低头,赵3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

“我查出一件事儿,跟你们三个中的一个有关!”陈百川按着女儿的要求说。

这三人纷纷出现不一样的反应,而这四分之一秒的微表情都落入芊默眼里。

赵1的眉毛和眼睛都张开了,跟他前后站着的赵3是鼻孔张大,赵2是眼睑微抬眼睛放大。

下一秒后,赵1低头,赵3双臂贴紧腿部,赵2继续把视线挪到芊默脸上,猥琐地下滑到胸,这妞也太好看了吧...

陈百川意识到这家伙正在心里打女儿的坏主意,气得站起来握着拳头就要给两拳。

“爸,你出去打,给几下就行了,这事儿跟他没关。”芊默指了下赵2,这个原本嫌疑最重的家伙在进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被芊默排除掉了。

人品是真不咋地,但跟本案无关。

当芊默这番话说完后,她注意到赵1和赵3面部表情更明显了。

这俩人都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