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婉兮差点瘫软在地~眼泪控制不住的一滴一串的往下流……她努力扶着路边停着的车,因为这边是商业繁华地段,来来往往有很的多行人,有许多人在讨论“廖氏集团继承人,廖英东订婚了,那个女孩是酒店餐饮大亨霍兆诚的女儿霍佳悦,也算门当户对了吧。”……有不少人看见伊婉兮走路摇摇欲坠~还好心道“姑娘~没事吧?”

伊婉兮擦擦眼泪“没事~谢谢~”转过身不想再继续多看一眼~~她的心伤的在滴血~廖英东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先抛弃了我四年~是你回来软磨硬泡得求着我,我才和你和好的……现在居然一声分手都懒得说,就背着我在美国和别的女人订婚……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我就这么不值得你珍惜吗?还是我自己太傻?你说什么我都当真……闭着眼睛哭着哭着又苦笑起来“本来人家就是亿万身家的大少爷~从小呼风唤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是你自己一直在幻想,在他心里和个跟别人不一样的存在,伊婉兮~你好可笑~呵呵~不要再自作多情了~~~这次真的收心吧~”她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不想再去什么酒吧了,这么狼狈还是回家吧~

不一会儿手机想起,一看是白雪峰,她擦擦鼻涕眼泪清了清嗓子“喂?”

白雪峰“伊婉兮,怎么还没到啊?我和孟子贞都等了你一会儿了~”

伊婉兮想了想“哦~我本来已经出来了,可是半路上突然胃疼的不行,我去了也喝不了酒,我就又回来了,”

白雪峰“啊?不来了?你疼的严重吗?用不用陪你去医院?”

伊婉兮“不用~不用去医院~我回来吃了药,喝了点热水好多。就是不好意思啊~不是故意放你们鸽子的~”

白雪峰“嗨~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

伊婉兮“那你跟子贞好好玩吧,明天公司见!”

白雪峰“行,好好休息啊,再见,”

一旁的听电话的孟子贞,听伊婉兮不能来了,心里暗暗欣喜。就我们两个人。多喝点酒~会不会有机会~想想都开心得想笑~

谁知白雪峰“那个伊婉兮不来了,我刚想起来,我明天就给培训班上课。我还点事没做完,我先回去了~”

孟子贞“你?什么?”

白雪峰也不多解释转身便离开了。

孟子贞郁闷的干了杯子里的一整杯啤酒,她也转身回去了。

那边伊婉兮自己一路伤心胡思乱想的走了好久,终于到了和其他两个女生和租的房子。

她轻轻的开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钻进被窝。想了想~不行~就甩我,你也要亲自告诉我一声吧~这算什么?她鼓起勇气再一次拨通了廖英东的电话。呜的几声之后这次有人接了,可接电话的并不是廖英东。

对面“喂~东哥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晚点会给你回电话。”

伊婉兮听出这个声音正是一直跟在廖英东身边的特别助理魏伦。便问道我“那你方便吗?”

魏伦知道伊婉兮可是少爷的心肝宝贝,真真不好惹“我~我方便吧~?”

伊婉兮“廖英东要跟谁订婚?他想干什么?”

魏伦急得直接叫嫂子,“嫂子~东哥说了,那事权宜之计。那只是炒作~不会订婚的!”

伊婉兮“权宜之计?除了他自己喜欢,什么事需要他以身相许?”

魏伦“它~现在不方便说,你等几天东哥会自己给你解释的~”

伊婉兮看问不出什么了,气的“那好吧,挂了!”

魏伦长出了一口气。此时纽约刚刚早上七点多,老早便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来到廖英东美国的私人别墅。来找他共进早餐。这个年轻女孩正是昨天伊婉兮在荧幕上看到说将要和廖英东订婚的那个女孩。她无限殷勤的跟讨好着廖英东。已经按耐不住想要马上登堂入室。一会儿给到牛奶,一会儿给递纸巾。廖英东满不在乎的敷衍潦草的跟她坐在一次吃起了早餐。看魏伦接电话问道“谁?”

魏伦看了看旁边有霍佳悦,就说“哦~就是国内的表姐。有急事,想让你有空回他电话。”

廖英东一脸认真的又小心翼翼得“很~急吗?”

魏伦撇了撇嘴“嗯~特别急”心说东哥你自己保重吧这回。伊婉兮绝对不会轻饶你。

廖英东再也按耐不住,起身对霍佳悦说“那个,公司还有点事要马上去处理。你吃完让魏伦送你回去。我先去公司了~”起身拎起外套,夺过魏伦手中的手机。换了双鞋急急忙忙就往外走。留下魏伦~

霍佳悦今年二十岁,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从小骄横,想要什么就会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父亲叫霍兆诚君越集团董事长,母亲叫李芸青,早年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