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看了看那边的李忠信大有一副要给他狠狠地讲道理,他双手一摊,脑袋随之微微低垂下来,有着一些无奈地说道:“大外甥,你说的那些事情都对行了吧!我也知道你说的那个道理是正确的,但是,这种事情不要总翻来覆去的讲了。

今天既然是你说报表好,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那就说吧!算是我怕了你。

我事先声明一点,这次要弄的其他的事情,我只做甩手的掌柜的,在莫斯科那边呆的,现在我都感觉我像老毛子了。

这现在眼看着要过年了,你把我扔出去了快一年的时间,还不让人休息休息了?”

王波真心觉得累了,面对着李忠信,他甚至有一种碰到恶魔的感觉,简直要把他折磨死了。

李忠信看到,王波双手一摊,露出来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让李忠信一阵无语,合辙他说了半天,王波这货压根没有往心里去。

不过呢!王波最后那两句话,也是让李忠信感觉到了一种自责。

王波是他的三舅,是忠信公司的总经理,被他弄到莫斯科那边呆了足有半年多,这半年多的时间,基本上就在莫斯科那边做协调工作了。

最开始的时候,是忠信公司和巴姆洛夫斯基谈的那些关于中苏之间民间贸易的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过去以后,王波便开始负责李忠信到苏联那边之后的事情,到最后,更是开始参与起来中苏两国之间建设铁路公路大桥的这个事情。

这还没有回来多少时间呢!就被公司的事情羁绊住了,没日没夜地处理完了那么多的事情,马上就看到自己要给布置任务,也真就怪不得他三舅。

特别是王波说的,他在莫斯科那边呆的,现在他都感觉他像老毛子了,这个事情,李忠信也是十分清楚的,任谁在那么一种环境下生活将近一年的时间,也是会学个**不离十,至少平时的对话什么都是会的懂的。

像王波这样出生在60年代初的人,从小就被告知他们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甜水里的一代。

他们一直怀着一种怀疑感,他们度过从童年到中年的时间,并不是一帆风顺,是一种怀疑,他们觉得,他们并不是众人口中长在甜水里面的一代人,而是生活很困苦的一代人,特别是这个时代的农村人。

穷人乍富不会走路这句话对于王波这样的人来讲,那是绝对标配的话语,可以这样说,一直在经历贫穷,穷困潦倒生活的人,冷不丁开始有钱,开始成长起来,他们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疏导,才会让他们意识到之前他说的那些事情。

这次和王波说起来报表很好,想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王波出现这样一种态度,也算属于是正常的。

李忠信微微思付了一下说道:“三舅,这个事情呢!我这么跟您说吧!您也别牢骚埋怨,年前这一段时间您休息,好好在家里面陪陪舅妈。至于要搞什么事情,到时候我和洪斌大哥去研究,你先放假,等休息过这段时间的,到时候您再考虑操这份心。我最近一段时间真的没有什么想做的,无非就是因为咱们忠信公司的服装了,文胸了,寻呼机了,还有汽车这些东西销售得火爆,我决定要把其中的服装厂,文胸厂以及汽车这三样东西进行快速地扩张,这个扩张呢!我是这样想的,要以收购大型国营企业为主,这样一来,现成的工人和设备,设备如果达不到我们需要的标准,到时候我们更换一下设备,到时候就能够开工进行生产了。

收购服装厂的时候,应该会出现大量的库存或者说是积压的产品,这些产品呢!看看不出现太大意外的话,出口到苏联那边。

这些服装厂卖不出去的衣服,并不代表着我们卖不出去,中国很多大型服装厂生产出来的工作服,那都是相当不错的东西,只不过在这个时间段突然失去了市场,而我们则是刚刚开拓出来一个市场,弄到苏联那边去,甚至会收获不少。

文胸厂当然也要扩张,而且要进行大量的扩张,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要看一看,布料或者是丝绸的上游产业,我们也要收购几家,作为忠信公司这些服装厂和文胸厂的货源基地。

因为今后我们忠信服饰的扩张会越来越快,在源头上,不能被掐住脖子,更何况我们今后很多产品慢慢会转向高端,做的高大上的产品会很多,材料方面就显得十分关键了。

汽车生产基地这个事情呢!回头我那边会跟杰米诺去谈这个事情,汽车基地的规模要扩大,我们这边的一些配套工厂的生产能力也要加强,争取在短时间内,把汽车的生产数量进行大幅度的提高。”

李忠信笑呵呵地对王波说了起来,这个是他看完报表之后想到的最佳思路。

忠信超市那边的扩张计划他不用去操心,操那个心的自然有赵福天和王德庆,他们两个人把忠信超市和忠信综合大楼的扩张工作做得相当不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