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信和卡梅隆的商谈时间并不长,因为双方都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晚上李忠信和王波在忠信鱼馆那边搞了一个大型的宴会。

至于为什么是在忠信鱼馆而不是江城最好的宾馆,是因为王波一直有这样的一种想法,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家里面有好的饭店,为什么不在自己家里的饭店去吃,而去外面那种又贵又不好吃的地方呢!

宾馆当中的高级厨师忠信鱼馆这边可以请过来,而且在自己家的鱼馆吃饭,直接把一层都留下来,没有其他人员的打扰,这个就是宾馆那边做不到的了。

很多时候,像他们这种私密的谈话,要是被外面的人听去,那就不好了。

晚上的宴会,这边主要是以东北风格的菜肴为主,主打的菜肴是杀猪菜和铁锅炖大江鱼,还有另外这个时候东北的特色吃食,其中有那种其他地方吃不到的猪肉焖制,有蘸酱菜等等东西。

蘸酱菜之类的这些东西呢!都是从忠信公司的大棚当中现采摘下来的,远远地闻上去就有着那么一种清香。

这个呢!是东北人招待客人的一种方式,五花肉炖血肠酸菜,这个呢!是杀猪菜当中最好的一个菜,其他的呢!则是什么排骨,猪大肠之类的。

其他的西餐类的东西呢!则是由昨天的那些大厨和一些国外回来的海归一起负责,形式上呢!和昨天的自助餐差不太多,但是,却是含有了东北这边的东北元素。

这个宴会呢!中餐和西餐合璧,不过呢!李忠信怎么看都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不过呢!这种事情也是正常现象,因为到中国这边来,现在就这样的条件和环境,哪怕是到江城宾馆那边,也吃不到太好的东西,无非就是环境方面要比忠信鱼馆的环境好上那么一点点。

忠信鱼馆在江城的装修风格可以说是这个时候最好的,就是没有江城宾馆那边那么上档次,总而言之,众人吃的还算是可以。

第二天一早,李忠信和王波他们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直奔江城飞机场,飞往哈市转机之后直接飞往广东。

“这个飞机居然是这样的,真的好大好好啊!”

“第一次坐这个东西,怎么感觉到有些怕怕的呢?”

“忠信啊!以前你和你三舅出门的时候坐的飞机,都是这样的吗?会不会有危险或者是晕机什么的?”李尚勇听完前面两排孩子的话以后,扭头直接问起了李忠信。

这次李尚勇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家里面所有人的怂恿,从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准备和家里人一起到南方走走。

李尚勇心中有数,这个事情李忠信做的不错,家里面现在就李忠信的太姥何淑清一个人,到广州那边去转转,有一些聊天的人,对老人很好。

何淑清的岁数越来越大了,这次出去估计也就是最后一次的远行了,作为老人孙女婿,他应该和孙女一起陪伴老人到这边来。

而且这次到这边来的人,不光是他的父亲,还有姐姐和家里面的两个孩子,而他爱人王雅清那边呢!则是他的岳父岳母以及大弟弟和二妹妹家中的孩子,也算得上是全家人的一次旅行。

李忠信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前面坐着的弟弟和妹妹,他微笑着对李尚勇回答道:“都是这样的,飞机很安全,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等下起飞的时候,大家把安全带都扎好,基本上没有太多注意的事情了。

之前在没有出发的时候,晕车药啥的,我那边都让封半山准备了,要是起飞或者是起飞以后有晕机的也没有什么事情。

一般人很少有晕飞机的,这个没有什么问题。您看,我太姥和姥姥姥爷他们几个老年人坐在那里,现在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您就放心吧!”针对于父亲的问题,李忠信给予了最中肯的回答。

李忠信心中清楚,这次出门坐飞机的人当中,除了母亲王雅清和太姥何淑清以及王波他们三个人坐过之外,都是第一次坐飞机。

除了两个孩子之外,基本上都十分安静,无非就是感觉到坐上了飞机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李尚勇白了一眼李忠信以后,坐在座位上不吱声了,直接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李忠信四下里看起来家里人的情况,他感觉到相当不错,岁数大的几个人坐在座位上,聊着他不知道的话题,看起来十分融洽,母亲则坐在三舅旁边,对三舅唠叨着什么,三舅妈杨盼盼十分识趣地看向窗外,不去听他母亲王雅清教育弟弟的话。

让李忠信觉得意外的是,姑姑家的表哥和表姐两个人,第一次坐飞机,根本就没有那种怯场或者是感觉到惊奇之类的感觉,就好像是两个人在坐公交车一般。

“强哥,波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