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啥叫我们是到海南这边的赶海人呢?”于波嘴巴甜甜地问起了这个卖水和饮料的大叔。

于波没有想明白,这个卖饮水和饮料的大叔怎么管他们叫赶海人。

买饮料和水的那个看起来有四十左右岁数的中年男人,他看了看于波,又看了几眼王鹏和王波,这才笑呵呵地对于波说道:“赶海人呢!是我们海南省这边的人对内陆地区到海南岛这边来发财人的一种称呼。有人管他们叫做赶海人,也有人称呼他们为闯海人。

说白了,就是说他们到海南岛这边,是准备赶上海南这边经济特区成立的这个事情,是到这边来赚钱发财的。

这些赶海人呢!基本上都是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的人,像你们这样的岁数人最多。

他们相应国家的号召到这边来,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来海南,干一番事业!

想要通过海南岛变成特区的这个机会,抓住这样的一个机会赚钱。

我们海南岛这边的人,在你们这些到海南来的人到来以后,生活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感谢你们这些到海南岛来寻求发展的人。”

卖水和卖饮料的这个大叔十分健谈,直接就把这个关于赶海人的事情说明白了,他告诉于波他们,他们这边称呼他们为赶海人,没有任何瞧不起的想法,而是感谢这些到海南岛这边赶上海南发展赚钱的人。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人的到来,海南岛才能够呈现出来一种欣欣向荣的活力,他们这些海南岛上的原住民才能够有更多的事情来做。

一个闭塞的区域和一个开放的区域,有着天壤之别,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在一个封闭的岛屿当中流动,那就是一潭死水,

而活水从外面流进来,那就形成了活水,只有流动起来了才不会死气沉沉,才会有鱼儿在里面游动。

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海南岛这边当地人对外来的这些人的感官很好,认为是他们的到来,让海南岛有了全新的活力,让海南岛开始有了发展。

王鹏喝完椰汁以后,看了看那边琢磨赶海人这个话题的于波,他笑了笑对于波说道:“在海南岛建省并被国家设立特区以后,无数的内地人冲进了海南省,单单是第一年到海南省这边的人数就超过了十万人。

这些人呢!都是怀揣着海南梦,都是为了祖国的发展做贡献的人,他们撇家舍业地到海南岛寻求自己的一个机缘。

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在深圳那边划了一个圈圈,深圳那边现在从一个小小的渔村,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大型的城市。

像我这样的人,其实也算是一个赶海人吧!”

“鹏哥,到海南岛这边的东北人多么?我怎么发现到这边来的人,大部分都是安徽和河南那边的人呢?”于强歪过脑袋,有些不解地问了起来。

“海南岛这边呢!东北人十分稀少,毕竟东北离海南岛这边比较遥远,而且,在这个时候,我们东北那边发展得相当不错,是工业基地,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工业基础都没有我们东北那边好。

一般到这边来讨生活的人呢!都是家乡那边没有什么太多可做的人,或者说是怀才不遇想要成功的人到海南岛这边来。

像安徽和河南那边,天灾很多,很多地区能够解决温饱问题就已经是很不错了,他们觉得,与其在家乡那边默默无闻地生活一辈子,莫不如到海南这边来拼搏一下。

不过呢!你说的并不对,到海南岛这边来的人,湖南和湖北的人最多,因为他们离海南岛这边近,再有就是,这些地区的人在深圳特区建设的时候尝到了甜头,心中知道,中国的特区成立以后,是最容易赚到钱的。

他们都朴实能干,文化底蕴也强,所以,到这边来的,湖南湖北以及两广地区的人稍微多一些,像长江以北的人们选择的地方很多,在什么地方都能够找到差不多的工作,于是就形成了现在的一种格局。”王鹏正色地给于强解释起了关于在海南岛这边都是什么地方人的事情。

在这个事情上,王鹏还是比较权威的,因为在他管理的人当中,湖南湖北的人最多,其次就是两广地区的,长江以北地方的人,那是相当少见,东北那边的人,他很少看到有到海南岛这边来的。

“这些人来到海南岛这边的时候,都怀揣着自己的梦想,有一首歌曲形容的最贴切,叫《海南梦》,基本上可以说是唱出来了这个时候人们到海南岛这边的心声。”王鹏看到于强一直在听他的话,再次开口说了起来。

“《海南梦》?!!这个是一首什么歌?是谁唱的啊?好不好听啊?您能给我唱一下吗?”于强火力全开,一连问出来五个问题,更是想要让王鹏给他唱一下那个叫什么《海南梦》的歌曲。

“我唱歌很难听的,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