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咋不和我说这边有苏东坡呢?!!!

王鹏支吾着不知道咋和王波解释这个事情,如果说之前王波打断了他的话,他没有把话说完,这个好像不大妥当。

可是,如果说他没有想到,这个锅他背得真的不值。

“三舅啊!你别为难王鹏了,就你那水平,说了苏东坡你也不一定能知道,哪怕是知道,也是凤毛麟角。”李忠信鄙夷地望着王波,那神情当中有着一种极度的瞧不起。

“说啥呢!啥叫我知道的是凤毛麟角?”王波顿时不乐意了,对于李忠信说他不知道多少苏东坡的事情,王波十分不满。

在媳妇面前,这个该死的大外甥也不给他留面子,刚才就被李忠信嘲笑了一次,他不知道唐朝那没有什么名气的宰相,那不是正常的吗?难道大部分人都能够知道唐朝有那么一个姓李的家伙?

隋唐的事情他知道隋唐十八条好汉怎么了,难道这个事情是假的?王波十分不忿李忠信那么对他嘲讽。

“那你说说,苏东坡你知道啥?”李忠信坏坏地笑了一下。

李忠信心中清楚自家三舅肚子里面有多少墨水,他能够知道苏东坡的名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苏东坡是宋朝时候的大名人。这个人呢!会诗、词、散文、书、画等。我在上学的时候就知道这么一个人。”王波自傲地扬起了头,有些自得地说了起来。

“那你给我说说,他的诗词或者是散文什么的你都知道啥,别告诉我,你就知道苏东坡是名人,会诗词,这个是个人就知道。”李忠信站立当地,目光直视王波。

在这个时候,李忠信直奔重点,他心中明白得很,他的三舅虽然知道苏东坡,但是,那肚子里面就那么一点墨水,苏东坡写过什么诗词他真就不一定知道。

“啥叫是个人就知道,你这话有些过了啊!”王波黑着脸直怼李忠信,对于李忠信这样说他,他十分不满。

“那你就给我说一下苏东坡有啥诗词,或者你说出来苏东坡怎么个有名气法?”李忠信笑眯眯地望向了王波,他知道,他三舅应该知道那么一点关于苏东坡诗词的事情,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时候,他真就不一定能够想起来。

“苏东坡最有名气的……最有名气的是东坡肉,我说出来苏东坡最有名气的地方了。”王波脸上露出了一种极度地兴奋。

要说苏东坡其他的诗词什么的,他不一定记得,但是,东坡肉他却是记忆犹新。

以前过年的时候都不见得能够吃上一顿好吃的炖肉,只有赶上家里面有亲属杀年猪了,他才能够混上一顿好的炖猪肉,东坡肉这种东西,王波在八四年有人请他吃饭的时候吃过一次,他就一直念念不忘起来。

靠!!!!???

李忠信等了半天,居然等到了王波这样的一个答案,简直是要把他气个倒仰。

这个也算是苏东坡最大的成就?

李忠信心中不觉明历地想到,要是苏东坡在天有灵的话,能不能被他这个不学无术的三舅再气死一次。

看着王波那种得意洋洋的模样,李忠信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他脖子一扬,藐视王波般地说道:“光知道东坡肉的名字,这个不算,要是你能够把这个东坡肉的来历给我说一下,那才算。要不然的话,你也就知道吃。”

李忠信挑衅般地望了王波一眼,那眼中的不屑之色油然而生。

王波呆愣了一下,用眼睛恨恨地瞪了李忠信一眼,突然间脸上露出一种惊喜之色。

王波左手顺着太阳穴位置向后梳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气定神闲地站到李忠信面前,有些挑衅地说道:“这个是你说的,我要是能够把东坡肉这东西的来历说出来,那你就收回之前的话,向我道歉。你看怎么样?”

李忠信呆愣了一下,他没有想明白,王波怎么突然就冒出来如此这般的自信,竟然挑衅他了。

李忠信的脑海当中闪过了几个念头,不过呢!他却是不太相信,他的三舅有这么一种本事。

要知道,这个时候,没有太多人对于这种东西做太多的研究的。

李忠信想了想,又盘算了一下,他立刻说道:“既然三舅这么说了,那就按照三舅说的来做,如果三舅把这个东坡肉的来历完完整整地说出来,我就向您道歉。”

李忠信在这个时候早就想明白了,这个事情的输赢对于他来讲,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赢了的话,倒时候他会和王波谈一谈,让王波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多学习学习知识,不要一天不学无术。这样的话,对于王波有一定的好处,以后在这样的方面,他就比王波多出来很多的权威性。

如果输了的话,那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