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又是周六,李忠信早早起床洗漱晨练,还没有等父亲做好饭,他就已经收拾停当,只等冯小武过来这边接他去竹板屯。

早餐十分丰盛,二合面干粮、稀粥,一个黑白菜,一小碟咸菜,另外还有王波送过来的两个切成四半的咸鸡蛋。

李忠信刚刚上桌,李尚勇便告诉他,今天要他和母亲要到同学家里面办点事情,让李忠信在家里面要听太姥爷和太姥的话,千万不要四处乱跑。

正说着话,就听到门上的门捣(门外面是一个能够拧动的转盘,转盘上面连接着一个木头板,旋转起来,能够和门鼻子上的一块木头发出铛铛铛的声响的一个类似门铃一样的东西。)响了起来。

铛、铛、铛。

李忠信的父亲李尚勇听到门响之后,立刻放下手中的筷子,推开房门穿过棚子的门洞到门口开门。

开门一看,居然是小徒弟一大早上到家里来了。李尚勇很是热情地招呼说道:“小武来了啊!快进屋,在家里吃早饭。”

最近一段时间里,李尚勇看冯小武可是越来越顺眼了。

之前刚刚跟他学手艺的时候,李尚勇总觉得冯小武有些笨,东西学的慢,而且做事情的时候毛愣三光的,很让他不放心。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冯小武又是帮他看孩子,又是帮他接送孩子的,一切事情办理得都是井井有条的,让他减轻了不少的负担,他现在是越看越顺眼了。

“师傅,师娘,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给您们晚上添个菜。”冯小武一进大门,便把手中拿着一只野鸭子递向了李尚勇。

他最近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那就是拿人家的手短,总觉得对师傅家里亏欠了很多。

最近一段时间里,家里面的父母没少问冯小武,不光是他经常往家里面拿鱼,拿一些好东西,而且手头上也阔绰了很多。

经过他们的盘问,得知是李尚勇家里那边送的,老两口开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在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年代当中,师傅基本上就是父母,算是半个天,怎么能够让李尚勇那边破费给儿子那么多的好东西呢!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老两口一合计,把亲戚在野外弄的野鸭子让冯小武给李尚勇家送过去。

他们更是告诉冯小武,师傅李尚勇对他这样好,他绝对不能忘本,师傅家里面有什么活,都要抢着来干,千万不能做对不起师傅的事情。

李尚勇看到小徒弟居然给他送来一只野鸭子,脸顿时就掉到了脚面,他阴沉着脸说道:“来就来,送这个东西做什么?赶紧给我拿回去。”

李尚勇从小家境就不怎么好,心中更是清楚冯小武家里面的情况,冯小武帮他家里面干干活啥,这个没有什么,可是,送这样的野味,他绝对不能收。

如果不出太大的意外,这个野鸭子应该是冯小武家里面的亲戚,送给冯小武母亲补身体的。

李忠信的母亲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门口,听到对话以后,也是眉头微蹙地开口说道:“到家里来就行,拿东西就是见外了,小武,听师娘一句话,你的心意我们全家都领了,这个我们真的不能收。我三弟那边昨天送来了两条大鱼,你一会儿走的时候拿上一条,给你母亲补补身体。”

李忠信的父母在江城这边都可以算得上是赚高工资的,家境相对很多人家都算得上十分殷实,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王波时不常的就会送过来一些大鱼和一些农村特有的好东西,家中并不缺少这种吃食。

冯小武并不太会说话,站在门口诺诺了半天,也只是反复的那一句话,“师傅,师娘,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您们就收下吧!”

跟着母亲出来的李忠信看到这样的一种情形,立刻就走过去,一把就把冯小武手中的野鸭子接了下来,浑然不在意父母两个人那杀人般的眼神,很是稚嫩地大声说道:“你们站在门口争这个做什么,小武哥把东西都拿来了,我们收下就是了。等小武哥走的时候,给他拿条大鱼不就结了,等下我还想让小武哥领我出去玩呢!”

李忠信把孩子的语演绎得淋漓尽致,冯小武走路的时候硬是出现了一种要闪脚的感觉,他要不是知道李忠信的妖孽劲,恍惚间,他差一点就把李忠信当成了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

李忠信早几天前就已经和冯小武约好了,到周六的时候,冯小武过来家里接他去竹板屯那边。

现在打鱼的这个事情刚刚起步,如果他要是不过去看看,他真就有点不放心。

被李尚勇硬逼着又喝了半碗稀粥以后,冯小武便骑车载着李忠信出发了。

他们到冯小武家中,把三个风筝板子和两张七十米长寸半网眼的鱼网取出来,便直奔竹板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