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广告部长何立伟坐在办公室当中,脸色极为难看,他对于刚刚接到台长的质疑电话,感觉十分挠头。

广告部门没有给电视台创造出来更大的效益,并不是他的无能,而是最近一段时间,国营的那些厂子都没有在央视这边做广告的想法。

就是有要做广告的,也被那黄金时间段的广告费用吓怕了。

央视黄金时间的广告费用对于国营的那些企业来讲,是一笔十分沉重的负担,哪怕他已经把广告部门的一些人,派到几个大型企业去商讨这个事情,更是提出来可以给他们一些优惠,可是,那些大型的国营企业还是没有在央视这边黄金时间段投放广告的想法。

广告业未来发展前景很好,越来越多的企业对广告宣传重视起来了,这是企业之间竞争带来的一种附加效应。但是,让企业在黄金时间段做长期的广告,这些企业都说厂子的经济效益方面达不到做长期黄金时间段广告的标准。

“进来。”听到敲门的声音,何立伟有气无力地说完这句话,更是没精打采地望向了门口。

看到是陈福祥,何立伟的脸立刻就阴沉了下来。陈福祥在广告部这边这么长时间了,一个像样的大广告都没有拉来,而且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太好,他有些不喜欢这个人。

陈福祥敲门进入到何立伟的办公室以后,微笑着抬头望向何立伟。他看到何立伟面色有些不善,心中多出了几分忐忑。

不过呢!他这次可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客户,无论何立伟此时心情有多么的不好,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估计心情就会好起来了。

“何部长,我带来了一个特别大的好消息,我这边找来了一个超级大客户,想要在我们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段做广告,而且要做的广告有两个,其中的一个可能会做三个月。”陈福祥在这个时候也不卖关子,直接把来意个何立伟说了出来。

陈福祥清楚,李忠信和王波他们几个人可是在他的办公室等着呢!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大客户久等,而且何立伟面色不善,他要不把这个大好事情先说出来,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什么?你说什么?”何立伟腾的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整个人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地大声说道:“福祥,你把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突然之间听陈福祥说来了个超级大客户,而且要在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段做三个月的广告,何立伟一下子就感觉到心情大好,自己的身体都开始有些飘飘然了。

上午刚刚被台长那边说得闹心,这边就送来了一个让他高兴的大好事。打瞌睡送枕头不外如此。

“我同学给我介绍来的超级大客户,想要在我们中央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段做广告,而且要做的广告有两个,其中的一个可能会做三个月。”陈福祥说完这句话之后,见到何立伟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他又再后面加了一句:“我同学是黑省高官的第一秘书,他介绍来的这个人,更是他很推崇的,现在您是不是要抽出来时间见一见他们呢?”

陈福祥后面这两句话的用意很明确,一是指出来,他的同学在黑省那边混得很不错,是黑省那边高官的第一秘书,他背后也是有一定的能人的。二是说他同学很推崇李忠信,这样能够加深何立伟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别到时候因为李忠信年纪小而轻视怠慢了大客户。

现在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大客户并不多,千万不能因为一些小事情,而影响了广告部的大计。

“你还楞着做什么,赶紧去把客人请到这边来啊!还有,你之前怎么和客人谈的,有没有给客人满意的优惠条件,或者是给客人提出来广告的合理化创作建议?”何立伟有些心急地催促陈福祥请人的同时,他又想到了合作的问题,他并不清楚陈福祥那边是怎么和客人谈的,到时候优惠条件啥的说不到一起去,那就出问题了。

陈福祥看到历来以沉稳冷静着称的何立伟居然有些着急了,他不禁感觉到一阵好笑,原来何部长也有这种心急的一面啊!看起来,央视这边没有大客户做广告的时间应该是太久了。

不过呢!陈福祥却是清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和何立伟这边交代清楚。

陈福祥微微沉吟了一下,斟字酌句地说道:“何部长,优惠条件之类的事情,我没有和客人那边谈,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应该由您来做主。另外,那边是自己带来的广告片,是已经制作好的,并不需要我们台进行广告片的拍摄。”

陈福祥先是隐讳地拍了何立伟的马屁,然后把何立伟的问题回答得清清楚楚,他知道,这次如果广告能够做成,那么,他和何立伟的关系绝对能够出现突飞猛进。

就在何立伟刚要再开口催促他的时候,陈福祥抢先一步说道:“何部长,我这边先给您交个底,黑省我同学介绍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