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林路副食第八分店门前,每天早上都排着二十几人的一支长队,而这些人起大早排队,则是为了美美地吃上一顿豆浆油条。

豆浆和油条在这个时候是一种极好的早餐,除了江城几大副食商店,就没有哪家能够做这种东西了。

大白面馒头在这个时候卖五分钱一个,外加上二两粮票,而油条因为豆油紧缺的原因,价格直接在馒头的价格上翻了一个跟头,每根大油条的价格是一角钱,每根油条也需要二两粮票才可以购买。

而且卖油条的商店还有着硬性的规定,每个人最多能够购买五根,想要多买,卖油条的售货员也不会卖给你,除非到这边来两个人以上一起排队。

天刚刚放亮,晨雾还没有散尽,冯小武就骑大二八载着李忠信来到了卖油条的第八副食商店。

饶是这样,他们还是没有排到第一号。

对于八二年时候人们对油条豆浆的热情,李忠信也十分无语。

想起后世那句,今后我要是有钱了,吃油条喝豆浆的时候,油条吃一根扔一根,豆浆喝一碗扔一碗这句话,他心中十分鄙夷。

要是搁在八二年的这个时候,真要是做出这样的一种事情,哪怕不被群众直接打死,打残废是必然的。

“我们两个人,买十根油条,四碗豆浆。”冯小武一边向售货员递钱和粮票,一边把李忠信向前拉了拉,示意他们是两个人一起过来买的。

想买油条豆浆,规矩不能破,要不然的话,就是有钱,售货员也不卖给你。

冯小武一开口,李忠信看到排队人的眼睛几乎都望向了冯小武,眼神中羡慕嫉妒恨五味俱全。

油条一角钱一根,大家在这个时候都能够买得起,可是,每根油条二两粮票他们实在是拿不起,家家户户都差不多,粮食能够吃到月底就算是万幸,一次性拿二斤粮票买油条的,绝对是八二年的土豪。

下一刻,冯小武被一群大妈包围了,她们都想要和冯小武换一些粮票,甚至还有一个大妈问起冯小武有没有对象,她家里面的姑娘和他差不多一般大,如果可以的话,她回家以后和姑娘说一说,让他们先尝试接触一下。

羞红了脸的冯小武站在一群大妈中间,手足无措,求救一般地望向李忠信,可是,李忠信却好像没事人一般,连看都不看冯小武一眼。

听着那大妈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她家姑娘怎么好,李忠信猛地想起一句话来——呔,兀那和尚,你就从了贫尼吧!

接过新出锅的油条,分开人群,狼狈不堪的冯小武就是到李忠信家里吃饭的时候,他还心有余悸,他有些被那种场面吓到了。

而李忠信一路调侃着冯小武,差点就告诉冯小武,你就从了贫尼吧!

他心中清楚,冯小武是个老实人,接触社会的时间不多,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是嫩了点。

今后还需要他多多调教,毕竟冯小武是他起步的功臣,怎么也要让冯小武有着后世给领导开车司机的优厚待遇。

幸福很简单,一顿豆浆加油条吃得不亦乐乎,让家里面充满了幸福的味道。

李忠信暗下决心,他要努力赚钱今后要让家里面的生活更好。

忠信打鱼的项目如火如荼,打鱼的人员业已经上升到了十八个人,每天的出鱼量已经突破了两千斤的大关,甚至直逼三千斤。

可是,通过李忠信周六小半天的跟随观察,他发现了一个很大问题。

一年当中打鱼的时间是从每年的四月中旬开江一直到冬天的封江,时间说起来很长,可是,却没有多少时间,争分夺秒的干是好事情,却不应该什么天气都干。

遇到极端天气,也就是说遇到下大雨的时候,李忠信都不会让忠信公司的人到江边打鱼。

别人可以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可是,李忠信却不会因为赚钱的这个事情让这类事情发生。

八十年代的时候个人是不用交税的,工人不用交税,事业单位和教师坐办公室的领导们也是不用交税的。

这些人都是属于国营的和国家开资的人员,农民就不一样了,除了要缴公粮去充顶三提五统,还要经常被征用到地方上支持国家建设。

农村的家里面要是人口多,或者是村子当中的地多还算好一些,要是人口少,地再少一些的,每年交公粮都成问题。

交不上公粮,也就完不成上面交代下来的三提五统,那么这些人在下一年的时候,要是没有人救济一下的话,都会吃不饱饭。

要是遇到大旱大涝的时候,能够不饿死就可以偷着乐了。

一般情况下,交上一千多斤的公粮,扣除掉农业税,农村水利费……最后农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