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本太郎眼神怨毒地盯着李忠信,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李忠信在这个时候绝对会被他那如刀子一般锋利的眼神杀死几百次。

“八嘎。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马上只掴二十个耳光给三井雅子女士道歉,并声明你之前说的话是无心的。二是我把你和你的家族一齐告上法庭,我相信,法庭那边会给我一个公道的。”小野工信这个时候的火气也是越来越大,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家族的子弟难道已经如此猖狂了?在他的面前,还露出那么一种想要杀人的表情,这个他绝对不能忍受,看到松本太郎有些傻愣地望着他,他阴沉的脸仿佛砸到了地面一般地继续说道:“现在我只给你十秒的时间,在这十秒钟,你如果没有拿出诚意地道歉,那就法庭上见。”

松本太郎彻底傻掉了,他无法想象,小野工信在这个时候居然只给他十秒钟的时间。

借助着酒劲拼一把,狠狠地收拾一下对面的几个人?还是老老实实地赔礼道歉呢!

松本太郎脑海当中只是转了两遍,便清楚现在的处境了。

他现在的处境是,如果不道歉,那么,他将会承受来自三菱财团和三井财团两大财团下面的法务上诉,一旦上诉,那么,他必败无疑,因为的的确确是他侮辱了三井雅子。

如果真到了那样的一种地步,家族蒙羞不说,他依旧逃脱不了给三井雅子和小野工信道歉。

想到小野工信坚持要把他和松本家族告上法庭,他眼含着泪,慢慢抬起了重如千金的右手,以一种极为屈辱的方式,在自己的右脸上重重地掴了一下。

一下,两下……每一次手掌打在他的脸上,都好像是一把锤子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心脏。

屈辱,不甘,愤恨,无助,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如果不是心中还有着怨念,这个时候他都能够昏厥过去。

掌掴了二十下以后,他整个人都好像要崩溃掉了,可是,看到那小野工信依旧不依不饶的表情,他咬着牙,含着泪,打掉牙吞肚子般鞠躬向三井雅子和小野工信道歉,并在小野工信地指示下,向三井雅子保证,他今后一年之内不会出现在三井雅子身边。

松本太郎哭丧着一张死了老子的脸,顶着个大猪头,在横田志信的搀扶下,以一种最为憋屈的方式离开了茶室。

买单这样的事情算不得什么,可是,围观的人很多,很快就会把他的糗事传播出去,他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脸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三井雅子今后是追求无望了不说,还白白地挨了一顿揍。

被人狠狠地打了,被人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以后,还要哭着喊着打着自己的脸给人家赔礼道歉,最后还签署了丧权辱国的条约,松本太郎这个时候好像杀人,甚至想到找上一把机枪的话,他都能把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打死。

如果对面的不是三菱矿业公司的副社长,如果不是他犯错在先,打死他也不会这样赔礼道歉。

可是,他犯了低级的错误,对面又紧抓着这个错误不放,真要是被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到时候那可就是整个家族都跟着他蒙羞了。

现在给三井雅子和李忠信道歉,无非就是他一个人受辱,绝对要比家族蒙羞强。

松本太郎在这个时候已经恨死了李忠信,心中更是发誓,今后只要他能够找到机会,一定要让这个该死的中国男孩好看。

如果不是在怀石料理这边,如果不是他现在喝酒了,他绝对能直接取车开车直接把李忠信他们这些人统统撞死。

虽然有着松本太郎到茶室闹的不愉快的小插曲,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小野工信他们几个人的谈判。

三个人在茶室当中定下来,这两天的时间,他们要组织成一个专业的谈判团,就在黑省那边建设水泥厂的事情,逐一逐项地进行深入探讨,争取用最短的时间签订下来协议,尽早进入黑省那边进行施工。

现在这个时间,如果能够在黑省那边开展先期的一些工作,到冬天的时候,还能够有一些工程能够在室内施工,如果过了这个季节,想要搞水泥厂的建设,又要多出来一年或者半年的时间。

黑省那边和中国其他地区不同,冬天的时候特别寒冷,一般情况下,到十一月中旬的时候,就已经无法进行施工了,他们必须要赶工期,争取在今年把水泥厂的基础搞起来,这样的话,八四年用一年的时间,基本上就能够把水泥厂完全建设起来了。

“太郎,你出息了啊!去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结果被人给欺负了,你瞧瞧你这点出息。丢人不?我都替你感觉到脸上无光,我们松本家怎么会出现你这样的一个废物,八嘎。”松本斫恨铁不成钢地踢了跪在地上的松本太郎一脚,声音越发大了起来。

“你给我说说,除了那个三菱矿业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